• 笔书网>竹书谣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梦之幻境(二)
    “阿拾,阿拾你听得到我说话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头顶的夜空中响起,我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等我再度睁开眼睛时,幻境里的一切都消失了。太阳依旧高高地挂在天上,耳边是瀑布轰隆隆的鸣响声。原来只是一场梦……

        “痛,好痛啊……”我被人紧紧地抱在怀里,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

        “你醒了!你哪里不舒服?哪里痛?”伍封松开怀抱,转而抓住我的双臂,语气焦急。

        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我抬头怔怔地看着伍封,只见他一脸憔悴,满面风尘,头发胡子乱得一塌糊涂。我伸手摘下他发间的一片枯叶,笑道,“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小儿,等久了?”伍封用手拨开我汗湿在额间的头发,低头仔细地打量着我,“幸好你醒了,不然……”他嘴唇一紧,欲言又止。

        “不然什么?”我追问。

        伍封没有回答,只直直地看着我,明亮乌黑的瞳仁里燃烧着一团炙人的火焰。

        我回望着他,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谁料,他只是摇了摇头,扶起了我:“没什么,你好些了吗?能走了吗?”

        “嗯,我们走吧!”我低下头幽幽地回道。

        “小儿……”伍封用两指轻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头来看着他,“我一听四儿说你被人抢进了山,即刻就带了人进山来寻你。可这一带地形诡异,一队人已经在附近原地打转了三天。今天也多亏了你放的黑烟,才终于找到这里。所以,我没有不要你,也没有舍弃你,你明白了吗?”

        原来他已经找了我三日……

        “那其他人呢?四儿呢?”

        “其他人现在留在谷外,四儿一定要跟来,我就让秦牯把她锁在院子里了。”伍封说着弯腰把我打横抱了起来,“你以后有事不可以再瞒我。当日,如果你愿意坦诚相告,也许我会把那奴隶留下来交给由僮。可你却自作主张跑到这摩崖山上来。如果我一直找不到你,又或者今日我找到的是你的尸首,那么……”

        “那么什么?”他脸上一片冰霜,看得我不由心中发寒。

        “那么,四儿也就别想活了。”

        “不关四儿的事!是我自己不敢告诉你,也是我自己想把无邪送进摩崖山的,你回去责罚我就好了。”我急忙替四儿辩解。

        “责罚你?果然是重情重义的阿拾!”

        “我……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伍封眼中流露出的痛苦和气愤,让我惊觉自己这次可能真的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从小到大,你只有认错认得最快!你可知这几天我不眠不休地找你,深怕自己再晚一刻就只能找到你的尸首。我是想责罚你,我甚至想掏出你的心看看,里面到底还装了多少我不知道的东西?”

        “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前几日你一直在生我的气,又故意避着不见我。我是没有法子了才把他送进山的。”我话一说出口忽然觉得自己这样不像是在解释,倒像是要把责任推给他,于是急忙又道,“不,不,不,我不是说这是你的错,我是想说……”我心里越急,嘴巴上越说不清楚。

        “我没有生你的气。”伍封看着我剑眉紧蹙,“那几天,我气的是我自己,气自己不该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心生妄想。可是过了这提心吊胆的三日,我才明白,妄念既生,就注定了求不得,也逃不掉。”

        九年来,我从未见伍封像此刻这般颓丧、无奈。他往日的气度和洒脱不见了,空落落的躯壳里仿佛只留下了无尽的哀伤。我不明白,如果他口中所说的妄念是我,那又何来求不得,逃不掉呢?

        日落西山,伍封带着我离开了山谷,下了摩崖山。

        一路上,我都没有见到无邪的身影。我不知道他当日离开山洞后去了哪里,只是庆幸他恰巧离开了,不然碰到伍封怕是少不了一场恶斗。

        伍封似乎以为无邪当日劫了我之后,就随意将我丢弃在山林里自己跑了。回到将军府后,他派了好几队人马进山搜捕无邪,但那些人统统无功而返。半个月后,伍封也只好作罢。

        再说我的病势,明明那日在山谷里痛得死去活来,人也烧得迷糊,可回到将军府后不到两日,我就已经可以自己下床了。这让给我看病的巫医啧啧称奇,只说是山中神灵保佑。

        四儿最终还是被伍封罚去柴房关了禁闭,且每日只许仆从送一碗黍羹给她充饥,以示惩罚。

        四儿被关时,我也被伍封禁足在小院之中卧床修养,所以一直找不到机会去看她。现在虽已入秋,但是雍城这几日的天气还算暖和,睡在柴房应该没什么问题,只不过四儿自小不曾在吃食上亏待过自己,这一日一碗黍羹她如何受得了。

        今天早上,伍封来看过我后就受召入宫了。我趁机偷溜了出来,把大头师傅给我炖的肉糜端去了柴房。

        “四儿,四儿你在里面吗?”柴房的门环上挂着一副青铜长锁,我只能趴在窗口踮起脚尖往里面瞄。

        “阿拾!你怎么来了?”听到我的声音,四儿的圆脸立马出现在窗口,她隔着木栏子伸出手来,拼命地想把推我走,“你来做什么,快回去好好躺着!”

        “你别急,等你吃完东西,我立马就回去躺着。”我把装了肉糜的陶碗从窗口递了进去,“你别担心,我早就好了,等将军气消了,我就去求他放你出来。这几天饿坏了吧?快接着!”

        四儿没有接我递进去的东西,反而背过身子走到墙角坐下,闷闷道:“这是我自请的责罚,我怕无邪偷鸡的事情被大头师傅发现后会连累自己,才急着劝你把他送走。可没想到他居然会把你抢上山去。不过幸好将军把你救了回来,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这不是你的错,而且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你就不要自责了,快把东西吃了吧!”四儿抱膝坐在角落里,我没回来的这几日,她肯定也不好过。

        “你在山里饿了几天肚子?你饿肚子的时候,我又哪里给你送过吃的。我现在每日还有一碗黍羹,你呢?”四儿说着说着,眼泪开始哗哗地往下掉。

        我想起自己那几日在山里的遭遇,便沉下声音道:“好,我在山中有两日不曾进食,第三日吃了些浆果充饥。所以,明后两日你也不许进食,等后日我送些瓜给你。三天过后,你就给我乖乖出来,行吗?”

        四儿听了我的话爬了起来,把脸凑到窗口,抽噎着道:“好,我听你的。”

        我把手伸进窗口的木栏,抹掉她的眼泪:“好了,别哭了。我小时候常挨饿,所以还受得起。你和我不一样,虽说只是两日,可也不好熬。现在赶紧去躺着吧!三日后,我来接你。”

        “嗯,我等你。”
    热门搜索:性感的美女图片美女艹性感婚纱八七福利电影超性感的美女王祖贤性感图片两性猫扑rosimm在线视频全集
    櫻花の島潘多拉魔盒BENK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