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正身法道 > 正文 第515章 女人失踪 怀疑被……
        轿帘打开了,果然露出王母娘娘来;没有红盖头;全身穿红,略施粉黛,看上去有点像男人;可她真的是王母娘娘,瞅一眼轿前跪下的人,问:「我何时收你为徒的?」

        「王母娘娘,贵人多忘事;记得仙法演讲大会,二十年举办一次;那时,我来听您的演讲大会,不就成了您的弟子?」

        「哦,这样的弟子太多了,我一时也想不起来;好吧!起来说话。」

        「我叫挽尊,是羿的好朋友,特来恭喜娘娘出嫁?不知上天去何处?」

        王母娘娘不好直接说,看一眼喊:「太白金星——你来介绍一下。」

        太白金星在哪呀?大家到处看;猝然,在挽尊面前闪出一个矮矮小小的老头;手拿白拂尘,有种饱经风霜的感觉;一见就说:「这次是在王母娘娘的大喜日子里见面;算你运气好;这么高的空中居然能看到,说明有缘吧!新上任的玉皇大帝登基不久;心里总惦着昆仑山上的山神,派小老儿下山做媒,达成了这桩婚事!别跟着去凑热闹了,紫微宫大变样,所有的建筑都在王母娘娘到来之前竣工;现在处处金碧辉煌,比以前美丽百倍!王母娘娘将成为玉皇大帝的第一位夫人,也就是皇后;不知比那个东王公强几千倍!」

        挽尊伸出大拇指比一比,赞:「你真伟大!这桩婚事史无前例!」面对王母娘娘恭恭敬敬说:「祝娘娘早生贵子,让昆仑山繁荣昌盛!」

        王母娘娘爱听,笑容就挂在脸上,也有回话:「让仓生繁荣昌盛!让万物复苏!世间和平;道路越走越宽广!」

        挽尊祝愿完毕;白美女也想说两句;然而,轿帘关上了;太白金星在前面领路;闪一闪,所有的一切消失,恍若做了一场梦。

        「洪漪丽和纯艳艳都不在,不知她俩上哪去了?」白美女想了解紫微宫的更多情况,看来又要失望了。

        「咱们所在的位置,海拔一万米,用仙眼能看见那座大柱不周山。传说烛龙就在这座山里;不知驻守这么个破地方干什么?」白美女觉得很奇怪:「烛龙不是被玉帝召上天去了吗?留下这么个大柱山,不知有何用?」

        「来也来了,怎么也得下去看看。」挽尊领衔下冲,一会来到大柱山顶降落,远远望去,这座大柱很小,在上面才知,站十个人都没问题。

        花龙女身体一缩,附在柱顶岩石上,感觉很坚硬,无法进去,只好退出来,变成原样说:「这种地方,只有姊姊能钻。」

        白美女对顶上不感兴趣,却对大柱着了迷;从顶部转着圆圈向下飞,一路看,大柱中部圆直径约一百米,下面圆大,上面小;到处参差不齐。正欲离开,山体中部闪一闪,一个全身红的隐形人,露出岩石,摇摇晃晃,有声音传来:「何人在这里打扰;本山归我管;不经允许;不可观光!」

        「我们是来找烛龙的,传说他住在这里。」

        全身红的隐形人不予回答;闪一闪,就不见了。这时挽尊、花龙女、师娘赶到;盯着大柱山看好一会,由挽尊问:「你发现什么了?」

        「发现一个隐形人,全身红……」

        「全身红的隐形人,怎么会在山柱里呢?应该是烛龙守护的山;可是,烛龙上天去了,没有人才对!」花龙女考虑半天,百思不得其解。

        「哎——红衣人——你在里面吗?」挽尊提高十倍嗓音喊。

        看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挽尊盯着白美女问:「你看见的人呢?到底有没有?」

        师娘一挥手,桃木剑从头上弹飞,变大十倍;光芒照在石柱山上;仿佛能够穿透。

        挽尊、白美女的眼精紧紧盯着;桃木剑从下往上围着大柱转圈,又从顶下到底,弹一弹,停在师娘面前,透过光芒,能看见大柱山上隐隐约约竖着一

        排篆文;师娘情不自禁念出声:「大柱圣地、严禁观光!」

        「‘呵呵,一根大山柱有何好观光的?还是什么破圣地呀!」白美女用蔑视的目光盯着笑一笑。

        花龙女心里有打算;找准大柱山土多的地方钻进去,特别露出头来喊:「良人——里面是空的。」

        此言令人意外;都以为是实心的,这种山怎么还有空的呢?挽尊也没缩小,附在上面,探头看;直到顶都是空的,下面连底部都是空的;这引起挽尊的极大兴趣;直接钻进去;白美女、师娘紧紧跟着……

        「红衣人,快出来呀!我们不会伤害你!」挽尊一连喊了很多遍;里面传来回音,和挽尊的声音一样。

        一路向下,到了地平面线位置,明显有一道圆形;顺着下去,是个大大的通道;一路下坡走到底,发现绿阴阴的水,把通道隔断,对面恰好有一洞,没看见有人;大家也没怎么在意,飞钻进对面洞里,还是通道;一路上爬,转了几个弯,进一个很大的空间……

        「哎——有人吗?」白美女的声音很好听;一会就传来同样的回音。

        「不用喊,没有人!明明看见有个红人在里面,一路追来,什么也没有?」花龙女很困惑。

        师娘移动桃木剑,顺空间转一圈,获得一图案,透过桃木剑光方能看见;印在土壁上的篆文:白美女情不自禁念出声来:「这是章尾山空间,长百米,宽六十米;该山乃仙人住居;禁止参观!」

        「一个破山,还有仙人住居?」花龙女要笑话了。

        师娘却笑不出来,还有说法:「咱们一路飞来;道听途说;章尾山是烛龙的住居;难道就是这个地方吗?」

        挽尊在空间里到处找床,当然不会有:「烛龙,人头蛇尾,长达千米,在这个空间里,只能盘在一起,弄床干什么呢?」白美女要猜一下。

        桃木剑光顺着照射,发现地下有蛇尾拖过的痕迹;光滑与别的地方不一样。

        「我们进来了!既然不让人进,就应该有人出来阻止;可是,良人咋咋唬唬的叫喊,并没看见一个人!」

        桃木剑响了一下,上面出现一行篆文;花龙女不认识;挽尊却能读出来:「烛龙不吃,不眠,不呼吸;额头上有一只横眼;据说,能呼风唤雨。」

        花龙女越听越迷糊:「不是说烛龙是天帝和皇后娘娘的儿子;其身应该是太阳才对呀!与呼风唤雨好像没多大的关系?」

        「再测!」挽尊大声喊。

        桃木剑继续移动,连空间的旮旯里都照射过了;获得信息,掠过师娘脑瓜,心里就明白了;必须告诉大家:「烛龙不是天帝的儿子,与皇后娘娘一点关系也没有;身体里全是火;如果钻出土外;眼皮一闭,天就黑了;睁开,天就亮了。」

        「他娘的,跟老子一样;身体里全是火;我是一条龙;而他只是一条美人蛇。」

        这些言语没人领会;花龙女想吃烛龙的欲望越来越强:「如果他是天帝儿子,心里还有些畏惧;既然不是,就不能让他逃跑了。」

        师娘提出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烛龙既然不是天帝儿子;那么他父母会是谁呢?」

        挽尊把目光落到师娘的脸上,说:「继续寻找信息!」

        现在除了桃木剑,没有可测试的东西,不知在空间转过多少圈,一点收获也没有。师娘倒会想办法:「姐姐不是会发信息吗?」

        挽尊竭力反对:「烛龙是公的,你发女人信息不是把他勾引了!可是,想过没有,良人的心里何感受?」

        「有女人气息是最好不过的了!没有这种气味,或许烛龙嗅到置之不理!」花龙女盯着良人说:「发你的气息,能把他勾引过来吗?」

        白美女谁的也

        不听,故意发出秋波波纹,里面有很浓的女人味,连挽尊嗅到都受不了!亲眼看见波纹在空间里转来转去,也有一部分飞出通道;估计一刻钟,用仙法收回来;没感觉有磁场;但很失望……

        「他娘的,烛龙藏在什么地方?再发!」挽尊的话喊出去,没人答理;只好自己发一把神剑波纹;专门对着通道过去,闪一下,就不见……

        一刻钟不到收回来,从脑瓜过一趟为空。「不用告诉任何人,让他们去猜吧!」

        还是没人答理,猜什么呢?最着急的是花龙女,就那么想吃烛龙,不知那时隐时现的家伙,是不是烛龙;全身红通通的?

        挽尊不再感兴趣;吃又吃不着,连影都没有?到哪去找呢?

        「不知这章尾山有没有出口?」师娘用桃木剑光到处找;「铛」一声,出现一个箭头,指着通道。

        白美女明白,也不说话,自己先飞进去,一会来到绿阴阴的水边;对面有个洞,进去仍然是通道;大家心里都明白。

        挽尊,花龙女、师娘也来到这里,盯着那发绿的水看一会;白美女恍然大悟;美人蛇为什么一定要藏在洞里?难道不可以……

        师娘的桃木剑移过来,对准绿阴阴的水杀一下,整过山摇摇晃晃,好像马上就要倒塌了。

        花龙女十分惊诧!抬头看,上面有落土,越来越严重;挽尊带领妻妾穿过对面的洞,顺通道往外逃,很快来到钟山,从大柱里出来;桃木剑紧跟着……

        所有的人惊魂为定,却盯着钻过的表土看;没有坍塌的痕迹;大脑里不知不觉留下一个问号?

        师娘想进去看一眼坍塌情况?挽尊竭力反对:「你疯了?好不容易才出来,不知进去看什么?」

        白美女也想看,她不怕挽尊,一下附在钟山大柱上,往里探头,喊出要命的声音:「救命呀——救命!」

        挽尊反应最快;附在大柱上,一探头,发现一条红通通的美人蛇——白美女却不在:「会不会被他吃掉了?」

        花龙女似乎嗅到了什么气息,直接变成龙头伸进去;真的看见红通通的美人蛇;一口咬住了头,拼命挣扎,尾巴将下面洞打得「啪啪」响。

        一心想吃掉美人蛇的花龙女停不下来,大口大口的吞;感觉很热,连嘴都烫得受不了,不得不把美人蛇脑瓜吐出来,而他掉头就跑……

        挽尊钻进去追;师娘问:「花龙姐姐,你不是把他的头都吃进去了,为何要吐出来呢?」

        「开始我以为他身体里的火是假的;没想到越吞越烫,发展到不吐不行!就让逃跑了!」

        花龙女的决心,挽尊明白,一会来到绿阴阴的地方,下面的水不知有多深,表面还残留着什么东西入水的痕迹。

        师娘双手紧紧握住桃木剑,用尖对着绿阴阴的水;狠狠杀下去……桃木剑变长十米;将水杀穿,感觉空空的,没有东西在里面;那么,白美女呢?师娘先喊:「姐姐——赶快出来呀!你在哪?」几遍下来,没有回应;倒是那儿传来自己的回音。

        挽尊不甘心;红通通的家伙没吃着,相反搭上了一条人命;岂不郁闷吗?

        师娘想起白美女心狠手辣,也不觉得怎么可惜;相反死了更好,不就少了一位竞争对手了吗?

        「嘭」一声,把水花打飞起来;花龙女等不及了,刚才尝到的滋味,在水中很可能实现;钻进去就不露出头来。

        「花龙——回来!这里的水你也敢下吗?」挽尊一连喊了好几遍;还是不见花龙抬头;心里很慌,钻进水中;师娘傻了眼;他们走了,留下自己怎么办?什么也不顾,跳进水里,往前游一阵,感觉这里水很臭;难闻极了!良人变成了大龙,尾巴不知不觉伸过来,恰好让师娘附在上面,将桃木

        剑收回来,插在头发上,钻进去,一路顺大龙体内往上飞,一会来到龙头,对着龙眼往前看;水依然很绿;不知里面有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

        「花龙——你在哪?」挽尊边游边喊;从嘴中冒出大量的水泡,声音也传不远……

        「这是什么破地方呀?这条河宽二十多米,不知通向何方?」师娘在大龙的眼睛后面喃喃自语。

        挽尊听烦了,问:「你有什么办法找到花龙女吗?」

        「加快速度向前游,说不定花龙就在不远的地方?」

        挽尊脑瓜迷茫:两个女人失踪,使他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师娘在他脑瓜里指指点点……
    热门搜索:病毒性感冒吃什么药枪神纪烈焰性感图夫妻生活两性杨颖性感图片爆操美女丰满性感性感沙滩3性感沙滩4汉化补丁台湾写真视频性感野兽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