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三世爱恋唯爱相寻 > 正文 第十二章:特殊的见面礼
        第十二章:特殊的见面礼

        看着盒盖上婴儿小手指般粗细,透明异常的“蛇”?萧凰着实不知该怎样来形容自己所视之物。

        说它是蛇,是因为那玩意儿正像蛇一样一圈一圈的盘着身子,并且头上有两颗沙粒般大小的黑色眼珠。

        说它不是蛇,是因为这么幼小的爬行动物,根本就不会有这么逆天的身长!

        她目测了一下这“蛇”在盒盖上围成的圆形半径和盘着的层数,粗略心算出了它的周长幅度,萧凰瞬间讶异斐然,因为把这东西拉直了得有两米左右的长度。

        非但如此,它身体的透彻程度不亚于石晶,人的肉眼都能通过它的形体看到底下盒盖上的花纹图案。

        没有脊椎,没有内脏,没有血肉……就像是一个充满空气的泡管,如果不是它的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恐怕她都不会认为这是一件活物。

        虽说它表面上看起来还有些蠢萌蠢萌的,但萧凰盯着它,心底里却是一阵一阵的发寒。

        这样的东西,司马逸为什么要说看得见看不见的话呢?就算它的体色是无色接近于透明,但它的两只眼睛还是黑色的呀?

        还有……他们刚才那样的反应?

        “爹爹,您看得见三叔所说的东西吗?”

        即墨黎云不知萧凰何意,却还是认真的告诉她,“我并不曾看见,但是……”

        “但是爹爹却知道,三叔说的是什么,对吗?”

        “嗯。”即墨黎云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他可以肯定逸不会伤害萧儿,但他却不知自家三弟此番又是何用意。

        “那娘亲呢?”萧凰又看向连华英。

        “为娘也看不见。”

        “小香,盒子上有什么东西?”

        虽是一头雾水,但后者还是睁大了眼睛,凑近盒子仔细的找了找,“小姐,这什么都没有呀。”

        看多了摇头的动作,萧凰不抱期待的转向柴子歌,“大伯也是看不见的,对吧?”

        果然,下一秒她便“得偿所愿”的看到了一个点头的脑袋。

        奇怪,他们为什么会看不见呢?难道她和司马逸的视力超乎常人?答案显然不是这样。

        恐怕问题的源头还是出自于这条“小蛇”身上,不过三叔居然会把这样怪异的东西当做礼物拿出来,难道他就不怕她一个闺阁女子驾驭不了吗?

        能让笑面虎大伯把伪装色都放下一瞬的东西,萧凰可不认为它是个善茬。

        如此危险之物,关键时刻可能真的能派上用场,可是如果等不到那个时刻,她便被其反噬了呢?

        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她还是离那样的境地远一些为好。

        思绪飞转之间,萧凰已是走到那个一袭紫衣锦服的人面前,她把盒子抬高了说道:“三叔还是把这个玩意儿收回去吧,萧儿怕晚上做噩梦。”

        “唉,既然如此,那好……”话还未落,司马逸的一张俊脸立刻就激动了起来,“小侄女,你刚才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能看见它对不对?”

        “萧儿未曾说过看不见呀。”萧凰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可就算看得见,这也只能是三叔之物,萧儿是万万不能收的。”

        “小侄女儿是看不上三叔的礼物?”

        “不。”她摇摇头,真诚道:“三叔的礼物自是极品,不过三叔觉得,是您送给萧儿什么,还是萧儿想要您送什么,这两者之间,比较而言,谁对萧儿比较重要?”

        “额……”司马逸突然听到这样绕口令一样的话,细细想来,不禁无言以对。

        “萧儿不懂外面的局势如何,却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之分,三叔担心萧儿不能自保,在这京都里恐会给爹娘增添麻烦,三叔思虑周全自是让萧儿不甚感激。”

        虽然看在将军夫妇的面子上,萧凰非常的注意措辞,没有直接说“司马逸,你怕我成为爹娘的负担直说就是,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管得也太多了点”此类目无尊长的言论。

        但是“给爹娘添麻烦”一句话下来,也有点戳心窝子了。

        这不,如她所愿,司马逸脸上的笑容虽然还在,但他嘴角的神经很明显的抽了抽。

        “萧儿,不准……”

        “哎,听听孩子怎么说。”柴子歌摆摆手,阻断了即墨黎云的严厉。

        这边,对即墨黎云与柴子歌之间的互动,萧凰故作未闻,“如果三叔想要拿‘金银珠宝’来包裹一座泥房子的话。”

        “那么萧儿相信,这座泥房子会在暴风雨到来之前,就会先被这些‘金银珠宝’给压垮掉。”

        “毕竟拔苗助长之事终究不如根深蒂固来的有力,更何况,萧儿并不是那样的泥房子。”

        闻言,在场之人皆是一愣。

        司马逸看着萧凰,脸上最后的一丝笑意逐渐褪去,眼底的墨色却越来越深。

        那样的眼神,柴子歌记得,那是司马逸少年时偶然遇到……所流露出来的目光。

        一席话讲完,萧凰连同盒子一起把那个东西放在桌案上,她相信司马逸是聪明人,会明白她的意思的。

        其实在他拿出那条“小蛇”的时候,萧凰一开始还有点懵,但在她看到柴子歌身上还没来得及换掉的官服……

        又想到明晚的除夕之夜,虽然过除夕倒是没什么,反而是热闹的场合,预示着新的一年即将来临,说是年末当中最喜庆的日子也不为过。

        可怪就怪在,今年的除夕宴也是为了给十年驻守边境的骁勇将军的洗尘宴,本来皇帝设宴给返朝的将军接风洗尘,自古以来也是很正常的事。

        如果无特例情况,当朝三品以上的官员,都必须带自己的正室夫人和已加冠而未婚娶,或已及笄而未出阁的嫡系子女,或嫡系子孙出席,这也算是那些贵族圈里隐形的相亲宴。

        可不正常之处就在于,此次的接风洗尘宴却并不是办在临近即墨黎云返朝后的几日里,反倒是借由除夕夜来做文章,这就不得不让人心生警惕。

        其中的弯弯绕,萧凰自是有所耳闻,当即心下一推敲,她便也明白了司马逸的意图。

        对于他送出来的“护身之物”,柴子歌只是神色变了一下,却并未像将军爹爹一样出口阻止,那么今日送礼之事,想必他和司马逸早就在私底下商量好了。

        只是柴子歌不知道自家三弟要送出手的具体是什么而已,所以他最开始才会有那样的反应。

        既是如此,那么他送的见面礼八九不离十,应该也是护身所用的东西了……说到底,柴子歌和司马逸此行的源头,还是得归根于夏禹帝。

        为了昭显他所谓的皇恩厚泽,特许骁勇将军的爱女进宫面圣,因此,即便是还有半年才及笄的萧凰,也不得不加入到除夕宴一行中去。

        试问,一位游走在天下政权之间的上位者,如何会顾及到一个毫不起眼的臣下之女?

        所以,作为即墨黎云亲兄弟般的存在,如果柴子歌两人对萧凰不闻不问,那才不正常。

        虽然将军夫妇还有一个嫡亲的儿子,但是即墨浩轩如今住在学士府,并且未及弱冠之年,是不会出现在除夕宴上的。

        萧凰知道,无论何时何地,能让爹娘方寸大乱的,除了他们的孩子不作他想,因而刚才的那一席话,也是她说给将军夫妇听的。

        她想让他们明白,现在的萧凰已不再是以前那个贪玩的孩子,她有自己独立的思维和主观的判断。

        但是,她不知道以这样的方式来提醒他们,对父母来说,到底是一种安慰,还是一种变相的残忍……

        一盏茶的时辰过去,萧凰觉得也是时候收拾她刚才留下的烂摊子了,随即沏上两杯热茶,行至柴子歌和司马逸的面前,她一手端着一杯分别递给两人,然后中规中矩的向司马逸行了一礼。

        “三叔的关怀之情,萧儿铭记于心,如若方才萧儿有所得罪之处,以茶赔罪,不知三叔觉得如何?”

        本来司马逸也是在等一个台阶,只是眼前女子如此“赔罪”的方法,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哈哈,只要小侄女不是来砸三叔的场子就好。”

        “那这礼物?”萧凰将桌上的盒子端了过去。

        司马逸见此,痛快的收回了盒盖上的东西,“没送出去的就不算礼物,三叔择日补上。”

        “那萧儿就记着了。”萧凰曲身一礼,随即转身唤来小香,让她把盒子拿去收着。

        “唉……小侄女可真是偏心啊,只收大哥的礼物。”

        萧凰慢悠悠的回过头来说道:“大伯的礼物萧儿可得收着,要不然,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话落,屋里流动的空气有一秒钟的凝结,随之便是哄堂大笑。

        只有柴子歌表情未变,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萧凰,暗自思腹道:察言观色,待人接物,分寸都拿捏得恰到好处,且冷静从容,进退有度……小小年纪便能做到此处,只可惜生为女儿之身。

        柴子歌轻叹一声,否则入朝为官,必是一名极为出色的政客。
    热门搜索:性感诱惑两性聚丙烯酰胺利智性感韩国主播福利在线播放两性文章性感蕾丝内衣性感超短裙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