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蝉动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节后续3
        “不,先生,这一定是误会。”

        沙律勋真得急了,他知道情报机关的行事作风,就算他是英国军情机关的一员,对方杀他也绝不会有任何犹豫,自己今天危险了。

        “不,不,沙律勋先生你误会了,我来这不是为了听你解释,只是好奇掌管英国在金陵情报网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结果让人失望。

        您通过你的身份结交了很多中国人,这一点很了不起,只是为什么不关注一下身后呢,还是你觉得我们根本不会发现这些小秘密。”

        年轻人不管沙律勋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抬手看了看手表:“我想提醒你,你等的那位军官不会来了,他现在应该在地狱里等着阁下。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拿着那把破枪瞄准我,然后你会被击毙,你的夫人和三个孩子今晚就会被一伙惨无人道的劫匪折磨致死。

        或者你坐在这享受最后一杯红茶,回顾一下人生,几分钟后你会没有痛苦的死去,你的家人可以安全的回到英国,现在,选择吧。”

        年轻人一边说,一边品尝着甜点,有人说甜味会让人产生愉悦,可相比操控一个英国间谍生死带来的满足感,这点愉悦不值一提。

        他是真没想到,一个金陵电厂的副理竟然控制了那么多鼹鼠,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对方接头不做任何反跟踪,甚至直接电话联络。

        或许是中英间的实力差距,或许是他们从来没有遇到危险,总之MI2要为轻敌付出代价了,比如一个地区负责人和一整个情报网。

        沙律勋的脑袋有些混乱,一边是全家被杀,一边是只死自己一个人,看上去很好选择,可谁愿意死去呢,反抗说不定有活的机会。

        可远处楼顶一道闪光让他打消了这个妄想,那是狙击瞄准具的反光,对方是在用这种方式警告自己,只要他一动就会被打烂脑袋。

        经历过大战的他明白,在这样一个开阔的环境下,被一个狙击手盯上有多危险,逃跑和反抗只有死路一条,中国人的准备很充分。

        “一分钟了,看来沙律勋先生已经有了选择,非常好,我最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那我就不打扰了,祝你有美好的一天,再见先生。”

        年轻人喝掉红茶,在侍者欲言又止的表情中起身离开,随后将手插入风衣口袋慢步在满是落叶的街道上,听着脚下枯叶的破碎声。

        人生就像是一片片树叶,经历萌芽、成长、凋零,然后彻底消失,有过灿烂,有过美丽,最终归于死亡,真是美好又脆弱的过程。

        “滴滴,滴滴。”

        忽然一辆卡车出现在安静的街区中,飞快的速度行驶在马路上,在接近咖啡店时,司机拼命的摁着喇叭,伸手对着行人不停摆动。

        “让开,车子失控了。”

        司机声嘶力竭的喊着,躲过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市民,任谁都看得出来此人正在尽力操控汽车,可惜有时灾难和悲剧是无法避免的。

        “轰隆~”

        最后在所有人惊悚的目光下,卡车一头冲进了咖啡店里,顺便将坐在露天餐桌旁的沙律勋撞成了碎片,鲜红的鲜血慢慢浸湿落叶。

        “死人了,撞死人了。”

        有的人捂着脸大声喊道,有的人吓得瘫软在地上,有的人仓皇离开,巡警鼓着腮帮吹响了警哨,哭声、呼喊声,警哨声响成一片。

        年轻人似乎没有听到身后混乱的动静,依旧不慌不忙的走在梧桐树下,迎着看热闹的人流渐渐走远,脸上还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

        走出咖啡店几百米,他转入一条小巷中,这里停了一辆黑色轿车,车旁站着两个面色冷峻的中山装,见到对方回来立刻迎了上去。

        其中一个光头说道:“科长,沙律勋死定了,几顿重的卡车全速撞击,他就是神仙也逃不了,等会我再去警署打探一下,确认消息。”

        “司机方面也可以放心,中央医院已经确定他的病无药可治,他想要给家人留下点什么,就必须闭嘴。”另一个中山装随即补充道。

        这三个人自然就是左重、归有光和邬春阳,这次清除行动除了一个以命换钱的司机,就只有他们三个,所幸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

        “先撤离。”

        左重说了一声,钻进后排开始清理脸上的伪装,嘴上问道:“司机估计活不成了,答应他的一千大洋,等风头过去再交给他的家人。”

        “是,科长。”

        邬春阳点点头,一个英国人被撞死确实是一件大事,警署方面肯定会追查,要是知道有人给对方家中送钱,很可能会联想到谋杀。

        驾驶位的归有光打着火将车开出巷子,向着现场反方向开去,很快消失在晚高峰的车流中,谁也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阴谋。

        “科长,除了沙律勋,其他MI2鼹鼠应该也被清除了,古副科长带着老宋和老吴亲自动手,具体原因我没有解释,他们也没有多问。”

        邬春阳拿着一件中山装递给左重,平静的汇报情况,按照他的描述,除了刚刚那场不幸的车祸,金陵今天还会再发生十几起意外。

        比如有人会因为火灾烧死,有人会因为在初秋时节游泳淹死,有人会因为汽车的刹车失灵在城外掉落悬崖,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

        这些人要么是军政官员,要么是有影响力的商人,要么是江湖上的头面人物,并且跟英国人都走的比较近,当然,这只是个巧合。

        “唉,水火无情啊。”

        左重套上中山装,将风衣和伪装物塞进一个纸袋,一脸惋惜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不能光明正大的抓捕英国间谍,确实太可惜了。

        是的,光头给他的那封命令就是让他干掉几个英国佬以泄心头之恨,不过为了避免引发中英两国冲突,必须采用秘密行动的方式。

        秘密行动其实就是暗杀的文雅说法,光头不可能直接命令他们蒙面打黑枪,虽然这是果党的老传统了,总之光头硬了,又没全硬。

        所以在查到沙律勋的下线们之后,秘密清除就成了最佳选择,只要不撕破脸皮进行大规模抓捕,英国人只会假装这件事没发生过。

        “找个地方把这些东西烧了再回处里,再去核实一下事故的伤亡情况,如果有没死干净的,就帮帮手,务必让他们没有痛苦的离开。”

        左重指了指纸袋,觉得自己太善良了,随即又补充道:“记得拍照,这是要交给上峰的,千万不要拍得血糊糊的,倒了上面的胃口。”

        邬春阳露出渗人的笑容:“放心吧科长,我亲自去医院检查,确保他们痛痛快快的走,相机也准备好了,照片今晚之前就能洗出来。”

        他知道科长说的上峰是谁,处座经常去审讯室视察,自然不会因为照片倒了胃口,再联系今天的任务,所谓上峰只能是委员长了。

        说话间,归有光将车开到一片荒地里,三人下车将纸袋浇上汽油点燃,火焰轰的一声窜的老高,纸袋没用多久就烧成了一团灰烬。

        等到灰烬停止燃烧后,邬春阳更是细心的找来一根木棍将灰烬捣碎,又浇了一壶水,彻底销毁了本次行动的证据,显得非常谨慎。

        “沪上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明天天亮前一定要把公共租界警务处特别部给我撞塌了,对方知道沙律勋死亡,一定会召集人员开会。”

        左重再次坐上车后下达了新的命令,那个特别部是英国军情二处的据点,他原本准备找辆卡车装满危险品在其附近引爆搞次拆迁。

        不过考虑到此举可能会吓死光头和戴春峰,便把引爆换成了撞塌,得让这些高傲的英国佬知道,就算他们躲在租界也不是安全的。

        驾驶位上的归有光回头说道到:“好的,人员已经确定,为了安全考虑我们没有出面,而是让漕帮的马天长找个不怕死的负责行动。

        此人是沪上本地人,妹妹被租界里的英军士兵糟蹋了,父母因此被气死,自己还被打坏了肾,他的条件是让马天长照顾他的妻儿。”

        “答应他。”

        左重脸色略显阴沉:“告诉马天长,既然应了人家,就一定要做到,他要是敢欺负孤儿寡母,我就亲自送他去见他的师傅,原话说。”

        司机身上发生的事在民国太多了,他管不了其他人,只能做到言而有信,帮对方照顾妻儿,让此人没有遗憾的与英国人同归于尽。

        不要觉得盎撒人多有人性,他们在非洲、美洲、亚洲做出的事情比小日本好不到哪里去,司机要是落在对方手里绝不会可能活着。

        为了保守秘密,司机在最后关头必须咬破口中的毒囊,左重想给对方一个错觉,那就是特务处不介意派出职业情报人员进行复仇。

        得罪一个黑邦分子,最多会让人头痛,可得罪一个情报机关,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就算是日不落帝国也要好好的掂量掂量。

        “好嘞。”

        归有光杀气腾腾的回了句,准备随时收拾漕帮大佬,金陵有活力团体带头大哥马天长,而后他突然提起了几个左重差点忘记的人。

        “科长,南斗和北斗的人都死光了,可伪满间谍、王德勇和刘桂还活着呢,到底要如何处置他们,老是占用着看守所也不是个事啊。”

        左重拍拍脑袋,叶金中那帮伪满特务关了这么久了,确实该处理掉了,王德勇送监狱就好,至于刘桂刘科长嘛,想死没这么容易。

        着笔中文网

        
    热门搜索:法国时尚性感内衣秀猫扑两性小说美女性感泳装性感美眉性感欲奴欧美性感美女两性健康读本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