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只想成为神兽的我被魔女收养了 > 正文 第二卷 玄采山脉 122:解答
        “尽管被时间消磨,被命运削弱,但我们的意志依然坚强如故。

        “去奋斗、探索、寻求,而不屈服。”(注1)

        “…………”

        “你很喜欢读那本书吗,郑?”

        金碧辉煌的舞池中,一道修长的身影挽着同伴的手臂翩翩起舞,同时不忘向坐在舞厅角落里、看上去与现在的场合格格不入的贵族男子搭话。

        “人类把它们带到了这个世界。”优雅展现自己曼妙舞姿的男人接着说道,“诗歌,童话,小说,以及其他精彩的、引人入胜的作品,对了,还有现在正在播放的这支曲调,也是源自我们先祖的贡献。”

        “那已经是两千年前的事情了。”他说,“很神奇吧?过了那么久,它们仍然是经典,依旧不断被我们,甚至是你们这一侧的存在挂在嘴边,记载着它们的书籍被翻印了一遍又一遍,但仍不断有生命体一脚踏入这个无底坑洞中。”

        “嚯、嚯、嚯,我可不是在说你。”他拉过舞伴的手臂,以一个旋转动作为这支舞点上了句点,“我很乐意看到像你这样的存在承认它们的价值,因为这就意味着古老的兽族认可了我们人类的文化。”

        “宵。”舞池边缘贵族打扮的男子站起身来,合起一直捧在怀中的书籍,并将它随意搁置在一旁的矮桌上。

        很快,就有一个侍者模样的人类从阴影里走出,移走了那本书。

        “这次,你要离开多久?”

        遣走舞伴的男人抬起手臂,扬了扬手,一个盛放有带气泡的透明液体的高脚杯便飘飘悠悠地,从舞池对岸的侍者手中的托盘上飞来了他的面前。

        “天机不可泄露,宵。”金发遮眼的贵族装扮男子走到他的异族朋友、同时也是他所在的这座人类帝国的掌权者跟前。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这个说法。”男人吃了一惊,“我总算知道了,我的爪牙们为何总是拿你没辙……你就是拿这句话应付他们的吧?”

        “他们都是我麾下的老实人,不懂得变通,被地位稍高于自己的人形生物一阵呵斥了,就难以鼓起勇气追问下去。”他摊了摊手,“但我不一样,郑,我是一定得从你口中敲来一个答案的。”

        “十年。”

        “什么?”掌权者一挑眉毛,眼神中尽是难以置信。

        “至多……十年。”金发的贵族微抬起头,语气给予听者一种像在隐忍某些事的感觉。

        “战争怎么办,郑?”

        掌权者的口吻逐渐趋于平静,气势也愈加尊贵,不再像是面对朋友,而是在面见使臣、下属。

        “是你联合了艾德瑞尔那位命运坎坷、身世悲惨的‘小王子’,受他之托……不,倒不如说是设计了他,让他把不利于那边王室的信息交给了你,使得我们卡斯兰奥得到了左右这场战局的资格与能力。”

        “这是一场交易,宵。”金发的贵族一步步经过了掌权者身畔,但并没有在他身边停留,而是继续朝远离他的方向走去,“而你自己也说了,这还是一个‘委托’。”

        “你回来的时候不是已经禀报过了吗?”掌权者猛地扭转身子,面向背对着自己且在不断远去的“下属”,他的语气听上去终于有些急了,“诺威家族已经消失了,你不必再履行艾德瑞尔那边的特色……那个叫‘守护兽之印’的契约。”

        掌权者张开双臂,神情难得激动地说:

        “你自由了,郑!你已经逃出了寒冰地狱,也摆脱了那个疯子家族的掌控,没有人会逼你执行令你感到痛苦的使命,也没有人会唤你那个被位格污染、侵蚀的本名。”

        “你已经是一个人类了,郑,斯林·郑!”说到激昂之处,掌权者忘我地挥舞起双臂,仿佛是想向他的异族知己说明自己有关未来的美好蓝图,“留在我的国家,留在卡斯兰奥吧,什么邪兽,什么诺威诺,什么交易、什么委托,通通都抛弃到脑后去吧!”

        “抱歉,宵。”

        听到这句话时,有着“宵”姓的掌权者目光一滞,他愣住了。

        斯林·郑从不会向人类道歉,这有失身为一位尊贵兽族的格调。

        “呼……”人类帝国的皇帝深深地叹出一口气,“你已经下定决心了,是吗?”

        他意识到,无论自己怎么劝说、怎么威逼利诱,都改变不了人形兽族的决意。

        “谢谢你,宵。”对方感谢了他的挽留,不由令他对自己心中一瞬间涌现出的歹念感到羞愧,“很高兴你能说出方才那席话语,但是,我还不能成为人类。”

        “好好利用我交予你的那些情报。”金发下的那对眼眸眯起,兽族的脸上展露出了属于“斯林·郑”这一角色的灿烂笑容,“带领卡斯兰奥取得战争的胜利吧,宵。”

        身为“人类”这一面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为兽王的冷酷、疏远、拒他物于千里之外。

        “等等,告诉我你准备去哪里。”掌权者最后一次尝试拦下对方,“好让我在约定的那天到来前去接应你。”

        “…………”

        金发贵族的背影一下变得挺拔、伟岸起来。

        伪装成人类的外表正在迅速从兽族的体表上剥离,然而,看到这一幕的唯有一直注视着他的人类掌权者。

        其他仍在舞池中婆娑起舞、或是在舞池边缘饮酒谈天的人,无一察觉到此刻上演的“骇人”景象。

        伪装的碎片化为至臻的灵力,消融在了这座大厅内的空气中,完全卸下伪装的兽族也恢复了祂的真实面貌,背对着人类掌权者而立。

        苍白中暗藏银光闪烁的长发,宛如一件毛茸茸却不失气势的厚长披肩,在他的身后无风自摆。

        哪怕是背对着,人类也能看见自兽族的脸颊两侧延伸出了如同荆棘一般的尖锐事物,又好似是某种有蹄类长错了位置的利角,还像是堆积在海底的珊瑚化石……

        银白和冰蓝两种颜色的轻铠披在祂的身上,十分合身,但却给予人类一种破破烂烂、弱不禁风的感觉——

        那是由兽族的灵力与意志构筑成的、本应不存在于世、却被赋予了存在意义的“虚假造物”,是兽族向来引以为傲的能力的作品。

        但如今,它们却向人类目击者明示了兽族内心的疲惫与千疮百孔。

        “郑……”

        祂不会让任何生命体找到祂的——不知为何,掌权者心中萌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你不会以兽王的身份离开这里,对么?”即便视野中的兽族变回了其全盛期的形象,人类却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你准备隐藏起、不,是暂时放弃兽王的身份……我能感觉到,可,为什么?”

        “本座无需向你解释,人类。”心性傲慢的王者连头都没有回,冷声作答道。

        祂的身躯逐渐覆盖上一层冰霜,而后,整只兽都转变为了一座精致透明的冰雕,再当着人类的面碎裂开来、冰屑溅洒一地,又在极短的时间内融化成水、蒸发为水汽,再步入空气的循环之中,彻底消失了踪迹。

        人类的掌权者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转过身,慢慢踱步回原先兽族所坐的那张矮桌旁。

        他抬起一条手臂,掰着手指,默默计算起年份来。

        假使他的兽族朋友当真放下了兽王的身份,哪怕只是暂时的……祂的故乡那边,估计也要乱套了。

        过去,纵使是被艾德瑞尔人暗算,导致降格为邪兽且被封印在寒冰地狱中不知多少年月,祂依旧有能力将自己的力量投映在囚笼之外、远程影响所有崇敬着祂的生灵。

        兽王的威能,始终弥漫在祂的故乡内外,不会有生灵遗忘祂,不会有生灵背弃祂。

        祂依旧是“自然之子”,“天地的宠儿”,“‘虚假’概念的化身”,“创造万物、无所不能的王者”。

        可一旦祂施展独属于祂自身的奇迹,将“虚假”赋予自己,自愿隐藏起兽王的存在……祂就真的会变得“不存在”了。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郑?”

        皇帝在矮桌旁坐下,将手中的酒杯轻轻放在桌面上,抬起头,凝望着朋友离去的位置。

        “真想知道啊,你这是为了什么呢?”他的手指轻敲起桌面,他的心神也随着有节奏的声音,逐渐陷入沉思。

        ……

        “哇啊!”

        方诺从水环境中猛地冒出头来。

        方才体内水分流失过多,他不得不主动跳进附近的水中,无暇顾虑这样莽撞的行为能否起到作用。

        令他略感庆幸的是,半个身子浸入水中后,体内溢出水汽的情况好转了不少,肢体上的酸痛感也有所减缓。

        可还没等他高兴多久,只见一枚庞大的、违背常理悬浮在半空中的水球迎面而来,正好撞击在他的脑袋上,当场……单方面地被击得粉碎,溅出无数水花。

        随后,一开始的大水球变为了数不胜数的小水球,每一颗都散发出有些眼熟的湛蓝光辉,接着一颗一颗地朝他袭击过来。

        方诺慌忙潜入水底,不料,一段段记忆毫无预兆地拥入他的脑海中,排挤走了他的其他思绪,还使他感到头痛难忍。

        此等状况,倘若放在以前,绝对是会致命的……好在他现在有了足够的灵力护身,根本不需要担心水下呼吸、或是水下因疼痛失去意识的问题。

        而他也没有真的丧失意识,否则,他肯定又会“看见”与现在同一时间发生在黑暗森林中的事情。

        能力太多,也是一件令兽困扰的事情。

        也不知道这项新觉醒的力量会不会打搅自己日常休息,比如在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插入一段其他生灵视角看到的内容……想想也是挺心累的,不,应该是“身心俱疲”。

        “是刚才那些水球……它们中蕴含有作为记忆载体的灵力……它都让我看到了什么?这些似乎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整段被灌注入他脑内的记忆上,都笼罩着一种极具“旧日感”的朦胧滤镜,令他看不清出场角色的面庞。

        不过,脸之外的细节,倒还算清晰。

        “斯林·郑?是宵先生记忆里出现过的那位……他果然就是失踪的兽王啊,没想到解答来临得如此之快,这趟秘境真是进对了!”

        方诺全然把之前对秘境的嫌弃抛到了脑后。

        来自于不明存在的记忆中,出现了一些他暂且难以理解的情节。

        不过,方诺并不在意这种小问题。

        他被眼下局面的顺利发展蒙了心,认为自己不久之后就能弄明白这一系列事情的来龙去脉,哪怕它们最早已经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

        注1:出自丁尼生《尤利西斯》。
    热门搜索:法国时尚性感内衣秀性感照片美女男女两性又色又黄的视频美女最性感的地方中国老太卖婬hd播放性感迷人两性生活视频4k福利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