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侯府嫡女打脸日常 > 正文 第460章:火炮的雏形
        李澈的语声很平静,可他说的每个字,却好似针尖一般扎在李翰的心上。

        他颤抖着双唇哑声道:“此事……父皇他知晓么?”

        “知晓。”李澈淡淡道:“不仅他知晓,你的母后、陆国公等人也知晓,只是他们以为,父皇还余四年的性命。”

        “呵!“所以,你们都知道,独独我不知……”

        李翰闻言凄楚一笑:“难怪父皇总说,我是陆家人,而不是李家人。”

        李澈没理会他的自嘲,只缓缓开口道:“父皇颅内异物已经越发壮大,虽然还余下一年多的性命,可待到颅内异物大到一定地步时,他会失明、而后昏厥,到那时便再也瞒不住了。所以留给孤的时间并不多。”

        说到此处,李澈顿了顿,看着李翰以从未有过的郑重,一字一句认真道:“所以李翰,你给孤听好了。”

        李翰没有答话,仍陷在巨大的震惊中,可他的身子却以为李澈的话,不由自主的挺直了。

        李澈正色道:“如今我们得有三手准备,其一,陆子昂所言是真,退守琉球之事也是真心,他有能力将陆国公带走,孤能顺利登基,过渡皇权。其二,陆子昂退守琉球之事为假,只是麻痹孤的手段,他与陆国公仍旧想着殊死一搏。”

        “其三,陆子昂有心退守琉球,但陆国公并不甘心,若是当真如此,他会扇动你篡位,孤要你做的,就是假意配合,而后将其余党一网打尽!”

        李翰闻言张了张口,哑声道:“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假戏真做么?”

        听得这话,李澈轻哼一声,他看着李翰道:“若是你能摆脱陆家控制,能让大胤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假戏真做又何妨。届时你劳心劳力,孤与婠儿双宿双飞逍遥自在,岂不是美事一桩?”

        原本的压抑严肃,却因为他最后一句话当然无存。

        “你想得美!”李翰忍不住道:“还是你坐在那个位置上劳心劳力吧!苦行僧一般的日子,比较适合你!”

        这话一出,事情便就定了下来。

        李翰沉默了一会儿道:“但是琉球……”

        “无妨。”李澈摆了摆手:“随孤来,孤给你看一眼东西。”

        李澈从书桌的暗格里,取出一个精致的木盒,然后带着一脸莫名的李翰,径直来到了一处隐蔽处。

        李澈打开木盒,从木盒内取出一个比巴掌略大的铁器,那铁器上有一个铁管似的东西,下面是两个轮子。

        李翰看着那个奇怪的东西,出声问道:“这是什么?”

        “火炮。”李澈言简意赅,说完之后他便没有再理李翰,而是将这浓缩版的火炮放在地上,而后取出一个约莫两寸宽的铁球来放入其中。

        紧接着他递给李翰一个火折子,指了指那浓缩版火炮上的引线道:“点燃它!”

        李翰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吹燃了火折子,而后蹲下身子点燃了那跟细小的引线。

        滋滋滋。

        引线燃烧着,忽然嘭的一声,火炮跟炸了似的一抖,那颗铁球瞬间就从铁管里射了出去,而后又是嘭的一声,那铁球撞在了墙上,瞬间炸开,顿时扬起一阵灰尘。

        待到灰尘散去,墙上那被铁球砸到的地方,墙泥消失无踪,就连里面的砖块都缺失了一半,形成了一个洞。

        李翰惊呆了。

        他看了看地上那个略比巴掌大些的叫火炮的东西,又看了看墙上那个洞,整个人震惊的久久回不过神来:“这……这是……”

        “这就是火炮。”

        李澈将地上的浓缩火炮小心翼翼的收回木盒内,看着李翰道:“确切的说,这只是一个火炮的雏形。真正的火炮要比这个大上百倍,威力也要大上百倍不止!”

        百倍!

        李翰看着墙上那个坑洞,想象了下百倍的效果会是如何。

        带他想明白之后,不自觉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火炮是何人发明?眼下在何处?”

        李澈闻言,垂眸看着手中的木盒,清冷的凤眸都放柔了些:“这是你皇嫂发明的,眼下还没有真正的火炮做出来,但雏形已出,剩下的不过是时间罢了。”

        说完这话,他抬眸看向李翰:“现在你知道,孤为何不怕陆子昂退守琉球了吧?”

        李翰再傻也明白了,这火炮的威力巨大,而且瞧着还是能移动的,若是将这火炮装到船只上,莫说是区区琉球,就是整个东南海岛,都不在话下!

        甚至,西凉亦不在话下。

        他仍是有些不可置信:“皇兄刚才是说,这火炮是婠婠发明的?”

        李澈冷冷看了他一眼:“是皇嫂!”

        “这时候,你就别跟我计较这个了!”李翰无奈道:“这当真是婠……皇嫂发明之物?”

        李澈点了点头:“原先你皇嫂只是画出了构造和图纸,孤寻了一些能工巧匠来研制,然而他们终究不得要领,多日之前,你皇嫂亲自与他们相谈,几日之后,他们便交给了孤此物。”

        “那些巧匠特意让孤将此物拿给婠儿,询问她可还有要改进之处,可婠儿突然有了身孕,这些日子都需要卧床养胎,否则,此物即便是个雏形,威力应该还要大上许多。”

        看着李澈脸上那隐隐的骄傲,李翰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有些酸,有些苦,有些羡慕,还有些嫉妒。

        他酸溜溜的道:“有了火炮,皇兄还有什么可担忧的,西凉胆敢进犯,一炮将他们炸的灰都不剩,至于陆国公那处就更不用说了。”

        听得这话,李澈仿佛看到了一个傻子:“且不说这只是雏形,想要造出真正的火炮需要时间,就说,若是陆国公当真造反,你让孤将这火炮往何处发射?”

        额……

        这确实是个问题,火炮威力巨大,一炮下去,死的可不仅仅是那些反贼,还有百姓。

        李翰默了默,心里仍是觉得酸溜溜的,实在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真不知道你上辈子是烧了什么高香。”

        “呵!”

        李澈冷笑一声:“不管是烧的哪出高香,总归是你烧不起的那种。”

        李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