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将门悍妻 > 正文 第222章 家有娇医
        而且小路越走就越是僻静,周遭的风景也从原先的荒野平地,变成了高山林立。

        裴枭然扒着车窗,探出整颗小脑袋来看着外面那一座一座、连绵不绝的高山,终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去了百里烈鸢的马车。

        百里烈鸢正在专心致志的翻阅那本表里不一的春宫图。

        大概是因为知道了这本书并不是真正的,裴枭然觉得这人看起来也没那么淫荡了,便不在意的开口问道:

        “咱们这到底是要去哪儿?”

        百里烈鸢听到她的声音,懒懒的将书阖上,转头看她,一脸被打扰的意犹未尽,心不在焉的问道:

        “怎么,在马车里憋了这么多日子,憋坏了?别急,马上就到了。”

        裴枭然不解的问道:

        “到?到哪里?”

        百里烈鸢奇怪的反问道:

        “当然是本王的府邸啊,不然还能是哪里?”

        裴枭然圆溜溜的眼睛睁得老大:

        “殿下的府邸?!”

        百里烈鸢被她的小表情逗笑,觉得这个小东西真是可爱,真想在她粉嘟嘟的小脸蛋子上狠狠的捏几把。

        他点点头,看着对方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笑了笑,扔了书站起来,走到车帘旁,穿了鞋和她一起撩开车帘出了马车。

        两人并排站在车厢前的木板上,百里烈鸢朝着不远处的一座高山上一指,低头对着身旁的小姑娘道:

        “喏,看那里。”

        裴枭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张大了嘴。

        就见在那座山的半山腰上,坐落着一座壮丽恢宏的府邸。

        山顶云雾缭绕,山体雄奇俊伟,这座府邸就如同仙人的住所一般,高不可攀。

        百里烈鸢为她解惑道:

        “本王有两座府邸,一座在闹市里,一座在深山之中。因为曾有一游方道士说过,深山之中乃是本王的福地,若本王住在其中,必当顺风顺水,福寿绵延……”

        裴枭然咂舌道:

        “然后殿下就在闹市和深山中各建了一座王府?”

        百里烈鸢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在她面前摇了摇,道:

        “本王可没那么多银子,这两座府邸都是本王的叔父和皇奶奶为本王建的,不过如无意外,本王一般不会住在闹市,太吵,这里才是本王长住的地方。”

        裴枭然努力仰着脖子仰望那位于半山腰上、差不多有朱雀皇宫一半大的建筑物,啧啧不已。

        在平地上建这么一座府邸就够不容易的了,更何况是在半山腰上。

        有钱真好。

        不一会儿,一行人便来到了那座山的山脚下。

        百里烈鸢已经提前让人前去通知他即将到府的消息了,因此,裴枭然一下马车,便看到山脚下站了不少人。

        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比她大了两三岁的小姑娘,一见到马车停下,小姑娘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嘴里甜甜脆脆的呼唤道:

        “哥哥”

        哥哥?

        裴枭然不解的转头,就见那小姑娘如一只出笼的鸟儿一般,飞扑进了紧跟着裴枭然下马车的百里烈鸢怀里。

        原来这就是百里烈鸢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啊,她只是听说过百里烈鸢有个妹妹,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本人。

        小姑娘生的极为漂亮,只是大约是女儿随父的原因,与百里烈鸢站在一起时便显得稍有逊色,但与其他的姑娘一比,那真是棋无对手了。

        百里烈鸢笑着接住妹妹,一把将人抱了起来,宠溺的刮了刮她的小鼻头,问道:

        “哥哥不在的时候念儿有没有乖?”

        百里余念搂住他的脖子,大声的回答道:

        “有!”

        随后又忍不住抱怨道:

        “哥哥总是在过年的时候出门,丢念儿一个人在家里,还回来的这么晚,真是太讨厌了。”

        “对不起。”

        百里烈鸢只是道了句歉,却并没有对妹妹解释什么,转而道:

        “来,哥哥为你介绍一位新朋友,她叫裴枭然,是朱雀大将军的女儿,可厉害了。”

        裴枭然冲着小姑娘友好的笑了笑,福身行礼道:

        “枭然见过公主殿下。”

        百里余念睁大一双明澈清灵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裴枭然。

        忽的,她秀眉一皱,扬声道:

        “你该不会和那些女人一样,是来和陶姐姐抢我哥哥的吧?我告诉你,我只认陶姐姐一个人做嫂子,其他人,想都别想!”

        裴枭然愕然,什、什么?!

        “念儿,别胡说八道!”

        百里烈鸢低斥了妹妹一句,随后一脸无奈的对裴枭然解释道:

        “以前常有女人来这儿找本王,还死缠烂打不肯走,着实令人烦恼,于是念儿就对外人有些排斥,你别放在心上。”

        裴枭然倒是半点儿没放在心上,因为她对百里烈鸢不感兴趣,只是有些私人恩怨在里头罢了。

        不过,看着一向自诩聪明绝顶的离王殿下对妹妹露出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她倒是觉得挺爽的,果然一物降一物,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哈哈哈!

        看着某人脸上不小心流露出来的幸灾乐祸之色,离王殿下的一双美眸眯了眯,正想对妹妹来一句没错她就是你未来嫂子来吓吓某人,就听一道清柔的声音道:

        “恭迎殿下回府。”

        三人一起转头,就见一道纤细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

        她身穿一袭月白色水纹凌波长裙,墨色的发间挽着一根白玉簪,半张脸被轻纱遮起,露出的双眉细长而舒扬。

        一双美丽的眼睛里却没什么情绪,如松生空谷,秋菊披霜,莫名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

        裙摆随着她的走动如波浪般的轻轻起伏着,轻纱飞扬,飘然若仙,还未走近,裴枭然便已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

        这应该是位……大夫?

        果然,百里烈鸢看了一眼后便转头对裴枭然介绍道:

        “这位便是本王对你说过的,曾教过本王识别药草的大夫,也是曾救过念儿一命,之后被我请来一直照顾念儿的大恩人,姓陶,你叫她陶大夫就行。”

        裴枭然点了点头,对着走过来的少女道:

        “枭然见过陶大夫。”

        少女的年纪与百里烈鸢相仿,身高自然也是比裴枭然要高出许多的。

        她先是看神色柔和的向百里烈鸢,待百里烈鸢介绍过后,才目光淡淡的瞥向裴枭然,不着痕迹的将裴枭然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才微微启唇道:

        “小女见过裴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