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长安素影 > 正文 第一卷 爱与诚 第十四章 心暖羊牯,合家欢
        拍拍手上泥土,正要回屋,雪见哭哭啼啼地出来了,“欧娘子,你快看看家主吧,家主昏迷不醒。”

        欧素影抬脚进了客厅去查看,暖生正搂着刀大智坐在地上。地上并无血迹,没有撞破,可能就是被刀大礼踹了一脚摔晕了。

        “这身子骨真弱。”欧素影嘟囔了句。“抬正屋里床上躺着,去请孟医匠。”

        徐医匠在的时候,孟医匠常来偷师,路熟来的也快,眯着眼把了脉。

        欧素影对这个朝代的医术很是质疑,只对徐医匠的医术比较信服。

        “孟医匠,你可熟读《黄帝内经》《伤寒论》《食疗本草》《神农本草经》《温热论》等医书?”

        欧素影回忆着自己的中医美容师跟自己聊天时候提到的一些中医名词,问道。

        孟医匠惊讶地回道,“你看医书吗?时人多以医者轻贱,很少撰写,更少有人翻读此类书籍。有幸听讲过些《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里面的草药,其他的不曾听过。我识字不多,看得医书较少,比不得徐医匠学识渊博。”

        提起徐医匠,欧素影又道,“我这有几本徐医匠的书,《筋骨经》,《胸腹内经》,《药毒》,你可看过?”

        “还未曾有幸看过,不知欧娘子可愿意借阅?”

        “你看的懂?”不是说识字不多吗?我翻了看,字认得,意思一知半解了。

        “若是有不懂的,再请教欧娘子如何?”

        欧素影心里凉凉,面上凄凄。

        “严重了,你不懂,我也不一定懂。我夫君伤的怎样了?”

        “无碍,脉象看似乎比以前更好了,头部经脉通畅,我也不拿草药给你们了,到晚上应该就能醒过来。你们做些菜和肉给他吃,好好养着就好了。”

        “多谢,慢走。”

        欧素影心想,补充营养,这话真是古今通用,不指望你能看出些什么了,没有CT,没有造影剂,还指望能看好脑残的问题?

        医匠挎着自己的医用包走到门口又回来了,“欧娘子,你说的那些书,可否借我?小的不才,医术浅薄,就想着能多学些医术,多救助些伤病之人”。

        没有医术,却很有医德!

        欧素影对孟医匠多了几分佩服。

        没有系统地医学院教学,医术差,也是可以理解的。

        “请随我来,孟医匠,”欧素影带他去徐医匠的房里,把徐医匠留的一摞十几卷木简都送给了孟医匠。

        “你别弄坏了,看完了还给我。”

        黄昏,羊牯和石生拉着一板车的货物回来了。听说了白天刀大礼的事情,对刀大礼咒骂不停,又对欧素影夸奖称赞,“多亏了欧娘子机敏。”

        “这也是我家的事,你客气了。”

        “万幸家主没有大碍,醒了,要不然我哪对得起死去老家主的嘱托啊。”

        “羊牯,你还真挺让我佩服的。”

        欧素影由衷说道,能这么重义气,老老实实帮老东家管家照顾痴儿的,这品行实在令人钦佩。

        “你这说的哪里话,那个,开饭开饭,我让袁婆子她们把饭端上来。”

        羊牯竟然害羞的转移话题跑掉了。

        今晚的饭菜很是丰盛,袁婆子拎了个熬药用的小炉子进屋,炉子上放着双耳敞口瓷罐,不过瓷罐里面煮的不是药,而是鸡汤,香喷喷的鸡汤扑腾着,把盖子顶得噗噗作响。袁婆子把鸡肉块夹了出来,放入盘子里供主人家食用。又闷了些青菜叶子到鸡汤里。

        羊牯看着这做法,笑吟吟道,“这法子倒是不错,肉香菜叶子也香。”

        “这可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欧娘子想的主意,还起了个名字,叫‘鸡汤火锅’。”

        “哈哈哈,这名字倒是贴切。”

        “别只忙着说,吃啊”欧素影夹了块鸡肉到羊牯面前,羊牯没有自己吃,而是又夹给了刀大智。

        中午烧的兔肉还余下些,这会儿热好了,赵阿婆盛好摆了一盘上来。

        “这是特地给你留的,羊牯爷爷你快尝尝。”

        羊牯不吃,“主家食,不可分。你和家主吃吧。”

        “你就吃吧,冷了不好吃,中午暖生高山他们可都分着吃了。”

        中午赶走了刀大礼,欧素影高兴,非要暖生雪见等五人一起陪自己吃饭,刚出锅的兔肉也一起吃了。高山饭量大,要不是欧素影特地要留些兔肉,估计骨头都被高山给啃完了。

        “什么?贱奴怎可这么放肆!”

        羊牯一听中午家仆和主人同桌,还吃了自己特地收来的兔肉,怒火中烧。

        初来此地,欧素影还不清楚汉朝的礼节,闹了些笑话。跟荀外傅学了几日,对汉朝的等级制度,日常礼节都知道些了。

        主仆不同桌,饭食主人先食,仆人后食。主人在正厅吃饭,仆人在仆人房或者后厨,总之,找个主子不讨厌的地方吃就行。

        与欧素影看过的一些零零碎碎的古装剧里,人们叩头啊,动不动下跪啊,这里没有那么夸张。也或许是般阳此地偏远,并非电视剧里皇宫那种地方,规矩没那么多。

        就算是正规场合,客人来访之类的,平辈,以及对长辈人们只是站着行揖礼的。平常见面行拱手礼,或者颔首礼即可。家仆对家主也不兴每每见面行礼,只是态度要恭敬,要听主人家的吩咐,否则会受些责罚,或者被主人家辞退驱逐。如果是签了锲约,或者卖身奴隶的,主人家则视锲约内容,享有买卖,转让等等权力。

        除了这些规矩礼仪,欧素影更惊讶的是,这里没有凳子椅子。

        人们席地而坐,大家都习惯跪坐,欧素影跪坐着难受,可是桌子很矮,也不能配凳子。不过欧素影还是让石生和高山,根据自己的需求,改良了西院的木亭子,仿着自己小区公园里凉亭的样子,弄了个靠背的围栏长椅出来。

        羊牯念过些书,比较喜欢儒学的一些做派。不难理解羊牯此时的生气。

        “哎呀,你别这么大脾气啊,自己年龄也小了,不怕气着呀。”

        欧素影安抚道,“什么贱奴主子的?没有你们如此忠心,我和夫君哪里还做主子啊。早被刀大礼那种人欺辱了去。羊牯,你看看咱们这家,人丁稀少,夫君蠢笨,哪里还顾得着那么多规矩,大家和和乐乐才对。羊牯你年龄如同我爷爷,我对你非常尊敬,从不曾把你当作寻常舍人。”

        想起抚养自己长大的胡长水院长,欧素影难过极了。

        竟然连院长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当时自己病了,更是连院长的葬礼都无法前去,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办的。

        听了欧素影的话,羊牯感动得摸了把眼泪。

        “多谢欧娘子。先家主与我有恩情,你待我更加亲厚,我靠着祖上的阴德才遇到这么好的主人家。之前还担心欧娘子有异心,不能善待家主。如今我放心把刀家交给你了。”

        “什么交不交的,这就是你家,也是我家。”

        欧素影如是说。

        回了西院就寝,暖生见无人,便偷偷恭喜欧素影。

        “主人大喜,收复羊牯,成了这刀家的家主呢。”

        “有什么值得恭喜的,我只是以诚待人罢了”欧素影边脱衣服边说,“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我看不得别人欺负。”

        “主人还是这么善良,不过更加聪慧了”暖生说道。

        “若你实在不习惯喊我素影,就跟他们一样喊欧娘子也行。我还是听不惯你喊我主子,你知道,我从未把你当奴隶的。”

        “得嘞,欧娘子”暖生嘻笑着帮欧素影铺开被子。

        “你觉得长安怎样?”

        “那可是皇城,听说是非常富庶的地方。”

        “有多富庶?”

        “这,这,我说不出来。”

        “于是酒中乐酣,天子芒然而思,似若有亡,曰:‘嗟乎!此大奢侈。朕以览听馀闲,无事弃日,顺天道以杀伐,时休息于此。恐后叶靡丽,遂往而不返,非所以为继嗣创业垂统也······”欧素影不自觉地念起了《上林赋》中的句子。

        第二天,欧素影心心念念地马桶安装好了!

        经过欧素影再三解说,木匠终于把马桶做了出来。石生拉着板车,把成品马桶拉回来的时候,羊牯等人都惊奇不已。欧素影打量木头马桶,开始验货,各种接口断面曲面都打磨的很光滑,这两天功夫没白花。

        欧素影果断让石生和高山去把后院北墙的茅厕填平了,改装成新的自己喜欢的厕所。干净明亮带窗通风的小房子,把马桶放在里面,一个竹管连接可以把排泄物污水引流到远远的墙外菜园子。

        “我来给大家演示一下哈,坐在这上面拉屎就可以了,每次用过之后,用这个小桶打水冲一下,你们看看,水就冲走了,留在这个小眼里面的都是干净的水,不臭。”

        本来欧素影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弯曲的管道地方处理的不通畅,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了。林木匠的手艺很好。

        众人轮流过来参观这个新厕所,惊奇不已。

        “欧娘子,你太聪明了”。

        欧素影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皮毛,皮毛,嘿嘿,应该更方便的,好像是利用水压强还是大气压强的,可以弄成自动的,本来有个按键一按就冲干净了的,我不会弄。”欧素影想了很久,搞不懂现代马桶按钮自动冲水是怎么回事,只得放弃这个功能。

        见众人疑惑不已的样子,欧素影知道自己说多了,“当我嘴瓢了,别官这些了,就是,这个挺好的,哈哈哈。”掩饰尴尬,欧素影转移话题道“《吕氏春秋》有言‘物之美者,招摇之桂’,高山你去弄棵桂花树栽在这儿,桂花比较香。”

        “好嘞”

        高山答应地很爽快,却找遍了城里城外,没找到欧素影说的开黄色小花味道很香的桂树。只砍了些迎春花的枝条回来,“虽然现在只是普通的树枝,等到了来年春天,整个藤曼会开满黄色的迎春花,很好看的”。

        “嗯,我知道,谢谢你,高山。”

        虽然不是期待的花树,欧素影知道高山已经尽力了。
    热门搜索:爆操视频两性聚丙烯酰胺性感片性感紧身裤海苔少年非常性感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