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爸妈和我一起穿越了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老宅一家
        忙活了一晚上的三口人,心满意足地闻着香味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就着卤肉,余卿卿连吃两大碗面条。没一会儿,何家老大把剩下的折叠椅子送来了,接着老三推着车来拿老余搓好的两桶冰粉,怎么卖的老三在第一天就知道了,他跟何氏两个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何氏头上还包着个头巾,三个小娃在旁边一蹦一跳的跟着,一家人一副要出门野炊的样子。

        目送老三一家远去,老余跑到山上去摘冰粉籽,余卿卿则绕到了何家,别说,这家人是真的好用,余卿卿打算去他们家定点竹签子。

        开门的不是何家老大,而是何家的二儿子,名叫何文的,扛着锄头准备出门的样子,看到余卿卿,何老二就点点头,说“又找你何大伯啊”。

        余卿卿点点头,转念又一想,不对,这个竹签子,除了他爹,是个汉子应该都能做出来,找何大伯来做的话,未免有点大材小用,毕竟人家是做正经木工生意的,何二伯平时也就是种种田,找他做签子应该更好一些。

        于是余卿卿立马说道:“何家二伯,我是来找你的。”

        何老二眉毛高高翘了一下。

        “是这样的,我们家最近又做了新的吃食,需要八寸左右长的竹签子,您看您平时能做不,我们要的多,一百个签子算十文钱,您看怎么样。”

        这家人可真会折腾,这是何家老二的第一想法。

        不过内心的吐槽不耽误何老二答应下这件事儿,“签子没问题,我儿子还有老大家的大儿子,也都可以做,你们每天大概需要多少呢。”

        “先来三百根吧。这是三十文钱。”余卿卿很大方地把钱给了何文。天天种田为生的何家老二,还没出门就收入三十文,这让他感觉很刺激,面上是不露分毫的冷静,跟余卿卿打了声招呼何老二就扭头又进屋了。

        走开几米远的余卿卿听到他兴奋的叫唤声:大壮,大毛,快快快,出来帮我做签子了!!

        啧。

        余卿卿解决了心头大患,又进了自家折腾她昨晚从空间拿出来的钵钵鸡和卤汤。她拾掇出几碗,准备送到奶奶家和二狗家。

        先是去了二狗家,大妞三姐弟看到余卿卿都高兴得跳了起来,看到她手里的吃食更是一蹦三尺高,要知道他们自打出生起几乎就没吃过肉,顶多是家里炼猪油的时候尝了几口的猪油渣子,像余卿卿带来的新鲜又香辣的吃食,他们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余卿卿给每个娃都分了一点儿,主要是小孩的肠胃脆弱,不能吃太多。卤肉倒是可以多吃点。不过这三小孩懂事的很,尝了几口后就把吃的都收起来了,说要留给爹吃。

        余卿卿又把自己家的枸杞红枣桂圆带了一包偷偷塞给了二狗媳妇,二狗媳妇推拒着说不要,但是她的力气连十岁的余卿卿也比不过,力大无穷的余卿卿就把这一大包的补品塞进了她的被窝里,让她没事吃一点补补身子。

        跑完了二狗家,余卿卿又回家拿上了给大伯和奶奶家准备的小吃。奶奶家人口多,准备的自然也多点。余卿卿一人抱不下,就叫上了吴氏一起,难得清闲的吴氏正窝在空间的书房里画画,看余卿卿一副兴致勃勃要去走亲戚的样子也是哭笑不得,就也抓上了一篮子水果跟她一起出发了。

        奶奶家的方向,余卿卿有点儿模糊,吴氏又是天生的路痴,两个人东跑西跑的,又偷偷问了路过的一个村民,那个村民就很吃惊这母女俩连自家老宅都不记得了,母女俩就打个哈哈过去了。

        快到老宅的时候,就听到老宅传出来极大的声响,还有余李氏响亮的嚷嚷声。大门边上站着一圈看热闹的村民。

        “咱奶不得了,哪儿都是舞台,哪儿都有观众。”余卿卿小声跟吴氏吐槽,吴氏赞同地点点头。“老戏骨了。”

        看到余卿卿母女俩来了,围观的群众自动让出来一条道,让他们通过,那期待的眼神活像是在等待下一场好戏的开始。

        看得余卿卿突然就有了些莫名的使命感,敲开了门,大声地喊了一句:奶!

        又听一阵子稀里哗啦的,有人开门了,是鼻青脸肿的余家大伯。

        看到余卿卿和吴氏,他的表情扭曲了一下,又很快恢复到一本正经没事人似的样子,打了个招呼:“老二家的,你们来啦。”

        最爱装得成熟稳重极要面子的老大心里就一个想法:完了,丢脸丢到老二家了!

        被引进屋的余卿卿打量了一下目前的情形。老宅还是记忆里的老样子,只不过比之前三家人挤在一起时候要宽敞了许多,院子里的鸡圈比以前他们在的时候大了一圈。。

        看到鸡,余卿卿就想起来自己来这儿第二天就买了的小鸡崽,老余也不会扎鸡笼子也不会整鸡栅栏,所以放养在自家院子里的小鸡刚来就贡献了鸡屎地雷若干,更在老余出门时候忘了关紧门时候溜走了,这一个个的重获自由,不知道又去了谁家的鸡圈。

        老宅的鸡一看就是养了很久的老母鸡了,家里的蛋都是它们贡献的,平时也是余李氏的宝贝疙瘩。这时候这几只母鸡正窝在鸡窝里,好整以暇地看着院里的热闹,时不时的咯哒一声,附和一下。

        顺着老母鸡的目光,余卿卿一眼就看到了炸毛的余李氏,拿着个扫帚,叉着腰,一副门神的架势站着,怒发冲冠。

        旁边站着小余李氏,也就是老大家的媳妇。小余李氏是余李氏的远房侄女儿,因余李氏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被扒拉进了老宅家,当了老宅家的第一个媳妇。

        要说还是一家人,小余李氏跟余李氏挺像,也是泼辣决断的性子,摊上爱面子的余老大,两个就商量好了,对外听余老大的,对内就听小余李氏的。这样面子里子两不误,舒坦。

        看到狼狈的余大伯,余卿卿就一个看法:被婆媳俩收拾了。

        要说这事儿,跟老二家的也离不开关系。

        就是因为余老大送来的那一两银子。

        这钱是余老大瞒着余李氏偷偷攒下来的,琢磨着平时买点小酒,烟丝啥的,犒劳一下自己,这个小余李氏是知道的,就当作是夫妻俩的体己钱。

        最近碰上困难的老二家,余老大咬咬牙就把这私房钱从被窝枕头下拿了出来,没想到碰到最近正好有些臭美也想用私房钱买点胭脂的小余李氏,伸被窝里,一摸手空,瞬间就爆炸了,在房间里就跟余老大嚷嚷上了,甚至扭起了耳朵。

        平时对外钢铁汉子说一不二的余家老大在家也就是个耙耳朵,一边哎哎哎的不敢回手只能讨扰。
    热门搜索:极品性感美女性感海茶5最性感的美女潘春春夜火性感女人性感图片女生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