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莽夫从打穿肖申克开始 > 正文 第十章 一粒都不剩
        食堂里面挤满了人,取餐窗口排着长长的队。

        一天的劳作之后,大部分囚犯都已经前胸贴后背,看着窗口内大桶的食物眼放绿光。

        吴行知同样也是其中的一员,随着身体素质的提升,他感觉自己的饭量也越来越大,此时脑子里面已经暂时将系统任务什么的抛之脑后,只想大肆朵颐一番。

        说实话,监狱食堂的伙食虽然差,但是分量却不算少了,毕竟需要满足犯人们一天的工作需求。

        放餐的效率很快,很快便轮到了吴行知,晚餐明显比午餐要丰盛一些,不仅比中午多了一个菜,而且吴行知肉眼可见菜里面有肉的影子。

        当然,仅仅只是如此而已,监狱不可能在伙食上面花费太多金钱。

        主食是米糊糊和粗面面包,吴行知想了想,开口:“能再给我两个面包吗?”

        对于别人可能够了,但是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吴行知觉得这点吃完可能连半饱都算不上。

        派餐的老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食物是定额的,想要多的,自己想办法。”

        吴行知也不强迫,端着餐盘离开。

        获得系统之后,又被丢到这种地方,导致吴行知的性格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大变,但是骨子里,吴行知还带着当初那个普通人的一些特质。

        对付敌人可以毫不留情,但是没必要因为自己强大了而去欺负无关的人。

        凌驾于弱者之上的优越感毫无意义,甚至让人反感。

        环顾四周,食堂已经差不多坐满了,看到附近有张桌子还空了一个位置,吴行知直接一屁股坐了过去。

        “小子,这里是安迪的位置,坐其他地方去!”屁股还没有坐稳,一个金发男直接开口。

        吴行知瞅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桌上的其他人。

        显然,这是一个小圈子,囚犯们有各种小圈子,通常这些人在放风和用餐的时候会聚在一起,在监狱这种地方,无论是抱团取暖也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排外。

        吴行知并没有起身的打算,他知道,即使自己找其他的位置,待遇估计也差不多。

        “现在这里是我的位置了。”吴行知首先拿起面包啃了一口,口感粗粝,甚至还有砂石夹杂在其中,但是这不妨碍他的好食欲。

        还有这么嚣张的新人?

        金发男猛地一拍桌子,就要站起身来,旁边的人连忙狠狠拉了他一下。

        “海伍德,别冲动,这人不好惹。”

        海伍德愣了一下,自己这位狱友平时可不是这么怂的性子啊:“有什么不好惹的?这不就是前段时间得罪了哈德利的那小子吗?在肖申克他还能翻了天不成?”

        “你先坐下。”那人扯着海伍德坐下来,凑过去悄声说道:“你不在洗衣厂工作,所以不知道,艾格博那群人你了解的吧?”

        “关他们什么事?你的意思是说这亚洲小子现在是他们罩了?”海伍德脸色有些诡异,肖申克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艾格博那些人是什么货色。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没什么。”狱友摇了摇头,“你抬头看看,艾格博他们在食堂吗?”

        “咦?还真不在?怎么回事?”

        “他们现在在医务室躺着呢。”狱友瞄了吴行知一眼,轻声道。

        “怎么回事?”海伍德顿时一惊,艾格博等人在监狱里虽然名声很臭,但是谁都不会忽视他们那个团伙的实力。

        “得罪哈德利了?不对,哈德利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和哈德利也有关系,不过不是得罪,而是因为帮哈德利办事。”狱友解释着:“我之前听狱警他们闲聊,据说哈德利挨的那一下很重,直接被带去做了手术。”

        “医生们花了五个小时,也只保住了他一粒蛋,另外一粒直接摘除了。”

        海伍德挑了挑眉:“这么严重?那他以后岂不是——”

        “你懂就行。”狱友摆了摆手:“所以,你可以想象对于这件事情的元凶,哈德利会有多疯狂。”

        “那他现在怎么还安然在这里吃饭?”海伍德刚才的怒气已经熄灭,看向吴行知的目光中带着同情。

        “你又不是不了解哈德利这个人。”

        “他没有出院,但是已经指派了人找他麻烦了。”

        海伍德若有所思:“你指的是艾格博他们?倒确实是哈德利的风格。”

        “但是,这和艾格博进医务室有什么关系。”

        “你说呢?”狱友一副让他自己猜得样子。

        “哈,你不会想说艾格博几个人还对付不了这小子,被统统送进医务室了吧?”海伍德玩笑得说着,却发现狱友一脸认真。

        “......”

        “你是认真的?”

        狱友点了点头,“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拉住你了吧,这么跟你说吧,艾格博的两只手臂被生生折断了,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好的也是个内出血,最惨的那个——”

        “连一粒都不剩。”

        “一粒都不剩?”

        “已经变成肉沫了,命虽然保住了,但是能不能醒过来谁都不知道,毕竟医务室那些医生你也知道。”

        “嘶——”海伍德倒吸了一口气,双腿不自觉夹紧,“狱警不管的吗?”

        “怎么管?一枪崩了倒是简单,但是哈德利的仇恨没地方发泄的话,那些狱警也不好过。”狱友摇了摇头:“而且对方可是以一敌十的猛人,谁能够保证对方会不会垂死挣扎。”

        “失职只是小事,他们也不想拿自己的后半生性福开玩笑。”

        “也对。”海伍德缩了缩头,再也不提吴行知占位置的事情。

        再看吴行知这边,盘子已经干干净净了,他呼了一口气,饥饿的感觉虽然消失了,但是距离吃饱还有很长的距离。

        身为八点的力属性,旁边两个人的消声细语吴行知当然听得一清二楚,但是吴行知并不太在意,只要不招惹自己,他也没有兴趣找他们麻烦。

        这个监狱里面,吴行知唯一感兴趣的就是那个试图越狱的人,这两个怂逼一看就没那个胆。

        在这张桌子上,只有一个人能够让吴行知关注。

        那是一个黑人,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自始至终一直在慢条斯理地进食,是这一群人中唯一一个对吴行知坐在这里没有反应的人。

        他的眼神中,没有其他人那些复杂的情绪,偶尔望向吴行知的时候,一直都很平静。

        吴行知看了看他衣服上面的编号。

        “你应该就是瑞德吧?”
    热门搜索:性感的英文美女性感照片两性健康知识美女性感电影性感牛仔裤美女图片性感漫画美女图片性感女明星性感黑丝网袜性感美女高清壁纸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