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医妃难惹,王爷的掌心宠撩人又放火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再访长烟斋
        见主子没有停步,她忙又小声询问:

        “奶奶,春朝和督马联手的事,您知道么?她对您生了二心,您看要怎么处置?”

        “放长线,钓大鱼。”褚凌月回答。

        既是留不住的人,那就榨干她最后一点价值再扔掉好了。

        “可他们在暗奶奶在明,她又是您贴身伺候的人,对您在外面的事儿也知道不少,若要全被她告诉督马,奶奶岂不是要面临很大的风险?”

        秋日的担心不无道理,但褚凌月的傲气远不止于此。

        她连追踪蛊都不屑放给春朝,足以见得她对所有局势变动的掌控程度有多大。

        翌日一早楚蓓蓓就来了景王府,对于这个不速之客,褚凌月多少是有些惊讶的。

        押茶看着她手里紧攥的东西,褚凌月只道:“什么风把我们的小霸王给吹过来了?你阿娘有事?”

        “不。”楚蓓蓓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秋日和春朝,更加沉默。

        “你们下去。”褚凌月吩咐。

        待房门被关上,楚蓓蓓立马凑近,将手中东西展开放在眼前人手边,轻声开口:

        “这是我在寿康宫里看见的,太后娘娘那儿放着一堆这东西,我有回吃饼随手拿了一张垫手来着。”

        起初褚凌月还有些不明所以,直到她仔细观察过,才发现这上面绘制的图案之下,印着很淡很淡的“贺兰”二字。

        在这张纸背后,甚至还有一个简单的狼图腾。

        迅速将其与贺知卿联系到一起,她看向楚蓓蓓。

        面对她的直视,楚蓓蓓有些心虚:“那天你和阿娘在密室里说的话,我全听见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也正是听了你们的对话,我才觉得这张纸不简单,所以专程拿来给你瞧。”

        知道眼前这丫头不敢撒谎,褚凌月又看了几眼她,想了想才问:“需要我做什么?”

        楚蓓蓓一呆,怎么什么事都瞒不住她?

        心想着,她忙交出一块碎玉,答:

        “我有个好朋友曾在皇帝伯伯身边做事,但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我打听过很多人,可不管问谁,都像世上从来没有过那号人一样……”

        “我阿娘隐瞒了这些年的身份,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去让她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做这件小事。婶婶会蛊人尽皆知,你可不可以帮我找找他?那个朋友对我真的很重要……”

        楚蓓蓓越说越委屈,见昔日的小霸王此时此刻卑微成这般,褚凌月轻笑。

        “我会通过自己的手段去帮你调查的,但能不能找到,我不能向你保证,除此之外你还得帮我一件事。我需要你帮我在皇室宗亲内部,多打听我母亲的事。”

        “婶婶放心!我一定做到!”楚蓓蓓激动。

        她知道,眼前人的蛊术远在阿娘之上,甚至比她母亲钰吟厉害,即便不能找到朋友的下落,总归也是八九不离十的。

        楚蓓蓓离开后,褚凌月调动血蛊们从秘辛阁提取的内容里查询,足足半个时辰过去,她终于得到些许进展。

        手上的这份图纸,是一份机关图纸。但与它唯一有关的记载,是机关鬼手曾参与众多机构的建设,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御龙司的天涯楼了。

        至于那位机关鬼手,整个秘辛阁再没有半点关于他的信息。

        线索到这里就断了。

        但还没等褚凌月捋一捋思绪,她就发现魂间里存储着的那瓶从陆沉鱼那儿带回来的药,居然自动稀释分解了!

        这么奇怪的现象,褚凌月还是头一回见。

        忽地想起什么,她收拾好东西便顶着初四月的身份上沽鹤集去了。

        今日沽鹤集地上地下都规矩不少,听说这是因为姬北野要迎心上人回来,也难怪最近沽鹤集很多人都被赶到别的地儿去闲待着了。

        一路到了长烟斋,发觉没了风铃和香料的聒噪声,褚凌月还有些不适应。

        好在这里并不安静。

        陆沉鱼的房间里乒乒乓乓的声音很大,听起来是在敲打金属材料。

        扣动门板,房内一阵叮铃当啷的动静之后立马安静下来,紧接着房门便被打开。

        发现是熟人,陆沉鱼拉动手边机关绳,使长烟斋大门锁上,自己从机关套里钻了出来。

        “你又来做什么?”小家伙的脸上全是警惕。

        拿出药瓶,褚凌月开门见山就道:“我还没研究个什么所以然出来,它就成这个样子了,这是怎么回事?”

        接过药瓶打开,陆沉鱼被扑鼻而来的臭味熏得当场呕出声,迅速盖上盖子方才回答:

        “实话告诉你吧,这东西就是一种寄生在人体里的东西,和蛊虫差不多,但没蛊虫那么活跃自主,毕竟嘛,它只是一种佐料。”

        嫌弃地撇撇嘴,陆沉鱼又说:“它的功效,是根据搭配的东西来看的,所以需要及时入体,一旦没有载体承担,它就会‘死’,懂了吗?”

        重新拿过药瓶,褚凌月忍着臭味又闻了闻。

        怪不得先前查验这药时没推测到它有什么功效,唐诗灵却因它中毒,原来是这么个说法?

        但督马让她中毒,只是为了从藏书阁脱身的话,犯不着费这么大的力气吧?

        看来唐诗灵那边还得更加仔细地盯着才行。

        同一时刻,褚凌月更加在意这些药物的去向了。

        万一它们被有心人用在不轨之地,岂不是要有无辜人遭殃?

        看出她的在意,陆沉鱼两手抱怀一副小大人模样:

        “你已经不是第一个来我长烟斋闹事的人了,我这段时间歇业,正是因为不想再有人因为我怎样。买家都有谁我确实想不起来,真要想起来什么,我不会瞒着你的。你也放心好了,这些药我以后不会再生产了。”

        听着小家伙这些话,褚凌月心头一热,抬手就揉了一把她脑瓜,随即拿出机关图纸询问:

        “你能看出来这是做什么东西的吗?”

        陆沉鱼连忙摇头,谁知下一秒就被对方指着房间角落里的那堆金属材料:“改进机关套用的吧?你忘了上次你说那东西是你自己做的了?”

        陆沉鱼傻眼,尴尬地揉了揉鼻子才说:“我的机关术是祖传技能,但我哥不让我泄露出去,你得帮我保密。”

        “好。”

        拿过图纸,陆沉鱼拉来一块布,从乱七八糟的操作台上找到一块放大镜和一把尺子,用心研究一番才道:

        “这个图纸很复杂,但设计的很精巧,所有数据都很精准,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部件,但我一时半刻猜不到它是做什么用的,得打磨出来才知道。”

        闻言褚凌月捏上下巴,顺着反向思维推进,“一般什么样的机关会设计这样精巧的小东西?”

        “越大型的机关越需要。”陆沉鱼回答,“因为涉及到安全问题,一丝一毫的差池都不能有。”

        细嚼着她的话,褚凌月又进入沉思。

        这张图纸是楚蓓蓓在寿康宫找到的,上面又有“贺兰”之姓,而自己也在寿康宫发现过机关暗盒……

        莫非贺兰家出过什么精通机关术的大佬在为唐太后做事?

        但贺兰家没落多年,族人早就改了名姓没了踪迹,要不是唐太后,贺知卿也要查无此人了。

        想着,褚凌月带有一丝试探的思量,将自己曾意外看到过一个机关暗盒的事说给陆沉鱼,并表现的极为苦恼:

        “说起来,这种东西也太难破译了。小小一个盒子里居然藏着这么多玄机,做出这种东西的人还真是厉害。”

        谁知陆沉鱼满脸鄙夷:“机关暗盒这种鸡肋的玩意儿居然还有人做?张简子当年做出这东西真是脑袋进水了。你要实在破解不开,直接砸了它就完事。”

        此话一出褚凌月嘴角轻抽。

        这小家伙还真是会找办法,虽然粗暴,但有用。

        “张简子是什么人?”她问。

        “一个会机关术但嗜酒如命的糟老头子。他神出鬼没好多年,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得到这条消息,与陆沉鱼简单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褚凌月这便离开了黑市。

        还是那个十字路口,还是那股熟悉的天元蛊气息。

        这里人来人往甚是拥挤,褚凌月找了半天才找到气味来源,但当她视线转移过去时才发现,姬北野早不知什么时候就盯着自己了。

        这回蛊王没有什么反应。

        “小巫娘,别来无恙。”姬北野走过来时,还牵着一位蒙着眼的青衣女子。

        “今日在我这沽鹤集,可有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

        见这二人举止亲昵,褚凌月下意识后退一步,“阁主好,沽鹤集处处都很好,不会遇到不顺心的事。”

        说完,她鼻尖轻轻嗅动。

        眼前这女子,身上有一股很淡的药香味。

        那是治疗眼疾的清目香。

        “看着天色,马上就要下雨了,早些回家比较好哦,小巫娘。”

        姬北野的笑声打断褚凌月的观察,等她应声时,对方已经带着青衣女子离开,身边只剩撑着伞的扶灵。

        “在下应阁主之意送姑娘回家,姑娘请带路。”

        嘴角微动,褚凌月拒绝:“我家就在附近,多谢阁主与大人好意,告辞了。”
    热门搜索:美女性感三角裤性感丝袜诱惑香港性感女星电影福利网性感婚纱照蔡依林性感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