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在秦时做丞相 > 正文 第十七章 主动出击(第二更)
        傍晚,韩国,新郑。

        王宫大殿之上,韩王一脸惆怅的看着站在殿下的世族大臣。

        “前任秦国使节已经被害,现任秦国使节李斯又险些遭遇刺客刺杀,卿等对此事怎么看。”

        韩王的语气中充满着焦急与无奈,但更多的是怒意。

        姬无夜瞥了瞥韩非张开地等人,踏前一步拱手道:“启禀王上,臣以为此次刺杀秦国使臣的刺客,肯定又是百越余孽天泽的人,他是想借助秦国的力量打压韩国。”

        张开地上前与姬无夜并肩站在了一起,拱手道:“禀王上,臣也这么认为。”

        韩王听到又是百越余孽天泽,眉头皱的更加紧了。

        自从天泽从牢狱逃出,先是派出手下焰灵姬夜袭王宫,接着又掳走了太子和公主红莲,害的太子摔下断桥重伤不治。

        不久前又杀死前任秦国来使,使得秦国百万大军压境,战事一触即发。

        如今又明目张胆的刺杀现任秦国来使,万幸这次刺杀以失败告终,如果刺杀成功那么等待他们的必定就是秦国百万大军的猛烈进攻。

        韩王越想越是生气,他的右手紧紧握住了王椅棱角。

        “又是天泽,我韩国人才济济,难道就没有人能对付他嘛。”

        殿下众臣纷纷低头不语,韩宇在一旁看见韩非一幅若无其事的模样,他的眼眸深处流露出些许光芒。

        “禀父王,九弟曾经与血衣侯联手对抗天泽救出了红莲公主,儿臣以为九弟必定有法子能够对付他。”

        韩非无奈的听着韩宇吹捧自己,他这个四哥城府极深,每次都是在最危险的时候,将他往火坑里面推。

        韩王一听到韩非有法子对付天泽,立马眼前一亮,喜道:“老九,你有何计策对付天泽?”

        韩非走上前,抱拳道:“父王,儿臣确有计策,只是需要委曲李斯大人秘密从驿馆转移到新郑城内的紫兰轩中。”

        紫兰轩?

        姬无夜目光一横,八玲珑与夜幕约定的计划就是封锁新郑城门,突袭紫兰轩,不让目标有任何可能逃出新郑城。

        偏偏此刻韩非竟然要让李斯转移到紫兰轩中,这算盘未免打的太过于巧合。

        张开地听韩非竟然提议让秦国来使去风月场所,立马冷哼一声。

        “九公子竟然让秦国使节去风月场所,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六国耻笑我们韩国的待客之道。”

        韩非笑着摇了摇头,在张开地的心里面始终认为他是个纨绔子弟。

        “相国大人真是错怪韩非了,韩非的用意刚才已经通过相国大人的反应表现出来了。”

        张开地一怔,没有听明白韩非的话中的意思。

        “九弟的意思是相国大人既然觉得李斯住在紫兰轩有失我韩国礼仪,那么天泽肯定也想不到李斯会身处在紫兰轩。”

        张开地顿时茅塞顿开,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一定也在天泽的意料之外。

        “王上,臣以为九公子的计策不妥,臣的手下今日曾看到杀害前任使节的百越余孽,似乎就藏匿于紫兰轩,如果消息属实让秦使住进紫兰轩,这岂不是羊入虎口。”

        韩非早料到了姬无夜的反应,胸有成竹的说道:“姬将军多虑了,天泽之所以屡次加害秦国来使,目的就是为了救出焰灵姬。”

        “九公子何以见得。”

        “如果我是天泽,必定不会再次伤害秦使,如果李斯再次被杀,那么他想要的东西也都会付诸于水。”

        “可是现在秦使又遭遇到了天泽的袭击。”

        “这就是天泽的目的,营造刺杀秦使的假象吸引韩国重兵把守驿馆,然后趁机潜入雪衣堡救出焰灵姬。”

        姬无夜一愣,韩非说的竟是有几分道理。

        “按照九公子的分析,是要在驿馆和雪衣堡分别布上重兵把守了。”

        “姬将军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军人,一点就透。”

        好个韩非,竟然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切,如果雪衣堡和驿馆分别派重兵把守,想要彻底封闭新郑城门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韩非将李斯安置在紫兰轩,届时八玲珑在紫兰轩内误杀了李斯,那么秦军的铁蹄必定冲破韩国的城墙。

        到时他在韩国积攒多年的势力将会功亏一篑。

        韩非的这一步棋下的是环环相扣,姬无夜越想越是生气。

        韩宇在一旁察言观色了许久,上前道:“九弟的计划非常完美,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儿臣以为还是要安排人手暗中保护李斯。”

        韩王点头道:“老四说的有理,此事就交给你与姬将军速速去办。”

        “是。”

        ……

        紫兰轩。

        在这一片莺歌燕舞当中,李斯颇为不习惯的走在这大厅之中。

        屋内宽广有度灯火透明宛若街市,期间不凡传来男男女女的欢笑之声。

        李斯听到这欢笑之声,一路眉头紧皱。

        他一介儒生学的是君子大道,忠孝两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对这种风月场所心里面本就是摈弃万分,根本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踏足这种地方。

        李斯快步走上了二楼,他扫了一眼二楼的环境,除了几处房间内传来些许的谈笑声,走廊内靠近栏杆处放着的几张木桌处倒也算是僻静。

        李斯走到旁边的一张木桌旁坐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另一张桌子旁正在喝酒的甘罗没有说话。

        甘罗看着李斯进入紫兰轩的模样,不由的觉得有些好笑,从他进紫兰轩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是皱着眉头,真不知道他是真清高还是假清高。

        “阁下既然来到了紫兰轩,怎么一幅愁云惨淡的模样,与这莺歌燕舞的氛围着实显得格格不入。”

        李斯见甘罗把玩着酒杯,一幅陶醉的模样,冷冷哼了一声。

        “阁下是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场所,没关系我第一次来比你还不好意思,来到这里就是要开心嘛,干嘛老是板着一张脸,这样可是在姑娘们的心中会减分的。”

        李斯一幅出淤泥而不染的模样着实让甘罗忍不住想逗逗他。

        李斯与韩非不同,他的心目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寻得一位真主一展自己的雄才韬略,成就自己的霸业。

        “看公子的年纪也不大,竟这般不学无术经常流连花丛之中。”

        李斯一幅鄙夷的神色,全部显露在甘罗的面前。

        甘罗吃了个闭门羹,忍不住大笑道:“李大人不愧是荀夫子的得意弟子,果然胸怀大志,不受世俗污染。”

        李斯身子一震,面前这位身穿天蓝素衣的俊秀男子,竟然知道他的身份。

        这说明从他进入紫兰轩的那一刻起,他所有的行为都已经在对方的掌握之中。

        李斯的额头隐隐有些出汗,在来紫兰轩之前,韩宇说是韩非为了他的安全秘密送他来紫兰轩暂避风头。

        为了不引人注目,他穿了一身便服来到紫兰轩,可是没想到刚一道到这里就被人认了出来,难道这是他们的阴谋,将他引诱至此趁此下手杀害于他?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