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明末之新帝国 > 正文 第563章贼势日盛
        卢象升他就是一个爱兵如子的人,他能让士兵们爱戴,为他而去死,这是因为他真心的对每一个士兵好,对他们就像对家人一样,你对别人真心好,别人可以真心回报。

        卢象升他就十分的奇怪,刘军士兵打仗为何这么的拼命?

        卢象升他就知道,像刘家这样的顶级豪强和贵族,不可能像他一样爱兵如子,以真诚和真心去感动每一个人。

        他卢象升有朝廷大义在,也都宣扬忠君爱国的思想,符合传统的价值观念,像他们刘家,就是一造反的反贼,这些人凭什么如此的卖命?

        想到了这些,卢象升下令抓几个活口来,比较走运的是,他们刚刚成功的抓到了一个刘军的活口过来,正在拷问。

        本来抓住他的人,就想把这个士兵给杀死,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即使在他们这里不杀,往朝廷那里一送,也是死路一条,按朝廷的律令,这些叛徒,那就是斩立决。

        但是卢象升制止了他们的行为,卢象升看见这一位刘军的士兵十分的年轻,看起来相当的强壮,他显得有些害怕。

        令卢象升印象深刻的是,对方的一身装备,普通的一名士兵,居然配备有一身铁甲,而且还配备有腰刀、匕首、短刀,随身的物品都一大堆,在朝廷只有最精锐的亲兵,才有如此的装备,但是刘家军却是普通的士兵,真是令人惊讶了。

        卢象升他在问道:“你好好的一个清白人家子弟,为何从贼?对抗朝廷,这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你这样子做,对得起祖宗,对得起父母吗?”

        这一名士兵他很害怕,但是既然卢象升问了他,就用颤抖的声音说:“俺不参加刘家军,就活不下去呀,如果不参军,连饭都没得吃。”

        吃粮当兵,这也是应有之事,卢象升一听,也都觉得没毛病,这时代只要你有粮,就能招到兵。

        卢象升他说道:“尔等为生活所迫从贼,本官既往不咎,但是尔等为何看见了朝廷官军抵达,为何不弃械投降,反刘复明?”

        这士兵他十分的害怕,但是听到了卢象升这么一说,他还是说道:“这是因为刘家军的待遇非常的好,即使是战死沙场,也可以获得四十多两银子的烧埋银,家里面还有二十亩水浇地,为了这四十两和二十亩地,俺愿意做任何事。”

        这句话一出,可是令许多人都为之震惊了,在场的大多数都是军官,他们的财产也不单只是有二十亩和几十两银子。

        但是对方可是普通的一名士兵啊,在朝廷,普通的一名士兵战死只有十来两烧埋银,就连这十来两,都会被贪污,都会被克扣,听刘军的意思,这些人如此拼命的打仗,那是因为有这么高的抚恤,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死亡,甚至认为死亡是令他们致富的一种途径。

        大家是真正的震惊了,刘军如果能保持这一种的抚恤制度,又哪里会有兵投降?哪里会有人贪生怕死?

        他们又向这名俘虏,打听了一些关于刘家军的待遇方面的问题,一听到刘家军的待遇方面的事情。

        这些人就彻底的沉默了,他们的军饷跟朝廷一样,多不了多少,基本上都是保持每个月一两银子,但是却是从不克扣,而且吃住全包,特别是他们吃的东西,居然说餐餐有肉任吃,这可是令许多人再次的刷新了新知了,这是养兵还是养祖宗啊?临清刘家居然就富到了这样的地步?

        卢象升他听到这名士兵这样说,他就说道:“不可能!天下间哪有人会如此养兵?此人乃是妖言惑众,乱我军心,推出去斩了。”

        这名士兵听说推出去斩了,吓得那是脸色苍白,全身发抖,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求饶。

        如果这士兵求饶了,还能令这些将军们心里面有一点点平衡,但是他居然不求饶,仿佛是一心求死,这就令大家相信他所说的话应该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他就不会这样子不怕死了!

        作为一名普通的士兵,吃粮当兵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谈不上为谁卖命,效忠于谁,但是他们要这样子,让他们心甘情愿而死,这可是真的要拿出真功夫才行。

        卢象升听到了这些,他就不奇怪刘军士兵为何打仗这么拼命,根本不怕死的。

        卢象升他也是一个带兵的人,虽然他爱兵如子,但他毕竟还是高高在上的人,进士出身,底子硬到不能再硬,他所做的这些事,主要是为了笼络民心,让别人为他卖命,但是他自问自己,拿不出这样的条件来。

        所以这可是令他十分的无奈,跟这样一支军队在作战,他们就不占任何的优势。

        以前他可以通过不贪污,通过自己的身份向朝廷要来一些钱粮封赏,令他天雄军的条件优胜于其他各支明军的部队,而且他卢象升也能从朝廷那里争取到封赏,士兵们打仗,有功就赏,有过就罚,十分的公正严明,这也是大家愿意为他卖命等原因。

        这让他们的条件优胜于其他各族明军,士兵们也都乐意为他卖命,但是跟刘家军一相比,这可是差的好远了,根本都没有任何的优势,相比之下,只是叫花子军而已,就与他们说话的这一名刘军士兵俘虏,就相当于他们的军官一样的待遇了,这样子搞法,怎么能跟别人拼?

        卢象升他总算是弄清了刘军为什么如此拼命的原因,弄清楚以后,这可是令他心头沉重,对方可是叛军,但是他们的做法和待遇,可是比他们这些朝廷的正规军还要好。

        卢象升他也算是大明朝廷的高级官员,知道大明朝廷现在吏治非常**,但是现在危及大明的,不是吏治,而是内外交困的军事问题,他必须解决了军事问题以后,再整顿吏治,才能令大明中兴。

        本来经过他们的努力,成功的把流寇差不多剿灭了,结果突然间蹿出刘家这么一个更加强大,更加厉害的敌人来。

        刘家本来只是地方的富豪,有钱没有势,但是他们转化为军事实力的时候,却是如此的惊人,如此的可怕,朝廷把京杭大运河视为生死命脉,结果他的命脉就被刘家给掐断了,是令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接受,所以说只能够跟刘家进行血拼。

        但是卢象升并不看好跟刘家之间的血战,因为朝廷的军队经过连续的作战,士兵已经极其的疲惫,也都非常的缺乏粮食,更加重要的就是,刘家已经完成了对山东的掌控,连德王鲁王都先后落入他们的手中。

        在别人的眼里,两位亲王落入了叛军之手,意味着朝廷威信大跌,要知道失陷亲王,这可是非常大的罪名,皇帝去祭拜太庙的时候,也都是无颜见列祖列宗。

        卢象升却是有不同的看法,其不同的看法就是,既然刘家军已经拿上了两大王府,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将王府之中的财物搜刮一空,获得了大量的军需,要知道无论是德王还是鲁王,都经过了几代的传承,累积了巨大的财富,成为地方最富豪的势力之一。

        山东四大家族,本来刘家是排到最后面的势力,最弱的一位,结果他却是一跃而上,一举拿下了另外最强的两位,获得了他们的实力和资源,这会令他们变得更加的强大,临清刘家本来就已经十分的难对付了,再消化了德王府和鲁王府以后,他们的实力只会更强。

        卢象升可算是知道一点,山东被四大家族搞得乌烟瘴气,穷困潦倒,但是这并不代表山东穷,只是山东的财富基本上都集中在了四大家族的手上,现在刘家已经控制了三大家族,也就意味着对地方彻底的掌控,他的实力变得更强,如此一来,刘家为祸之烈,将会更加的厉害。

        到了这一地步,卢象升他算是突然间明白,刘家变成了一支比流寇还要可怕的势力,更致命的是它盘踞在战略要地,大明北方的局势,急转直下至崩溃的地步。

        卢象升他更明白一点,那就是既然刘家已经发生成为一个如此可怕的敌人,朝廷就应该从容的部署,有条不紊的对他进行剿灭,现在倒好,朝廷为了夺回京杭大运河,居然就在冬季里面派出了主力军团。

        这一方面体现出朝廷平叛的决心,誓不与贼和,但是卢象升他想到一个可怕的结果。

        这就是一旦败了这该怎么办?

        他们算是朝廷目前能够凑出的最后一支机动的,强大的力量。

        如果他们一定败了,意味着明年整年都凑不出同样水平的一支军团来。

        如果刘家过了这一坎,让他们有了更多的慢慢发展的空间,这就意味着局势进一步的崩坏。

        想到了这里,卢象升他马上的就上书朝廷,要求朝廷允许他放弃对南皮的包围,撤回沧州,驻兵河间,压制住敌人的进攻,等到了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再度对山东用兵。

        当然卢象升他这上书,只能说是一种建议,并不是他自己能做主,在朝廷正式的诏令没有抵达之前,他是绝对不敢不打。

        因为他的那一位同行,孙传庭的结局就告诉了他,不听皇帝的旨意,不听朝廷的命令,会有怎么样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