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柯南之我的老姐毛利兰 > 正文 第二十一章.打赢庭审
        一直向前搜索,忽然发现一群人员围在某房间门口位置。

        朱蒂赶忙躲在墙角,并且从口袋拿出袖珍照相机,侧手探出,对准这群人围堵的位置,戴上窃听耳机,拥有快速破解通信频道并智能翻译的功能。

        围堵在这里的人似乎是霓虹方面谍报工作人员……

        “组长,返老还童药!”

        “真的,快点过来,再安排医生过来,这个是珍贵的人形标本,他刚才返老还童了!”

        返老还童?

        按住耳机,朱蒂再次仔细听,手中的袖珍相机连续拍摄。

        “我们将他控制住,现在立刻转移到研究所去。”

        “务必保护标本的完整度,不要有任何损伤,我们需要他的血液,了解是如何完成缩小的,如果真的能掌握这种技术,世界将属于我们大霓虹帝国的!”

        返老还童的技术?

        朱蒂微微探头,看见这些霓虹谍报人员离开的背影,围在中间的人怀里抱着一位小孩,袖子与裤腿散落两侧。

        那个就是人形标本?

        暂时没有探查到酒厂的痕迹,也没有发现潜伏在霓虹的其他武装组织,唯一的线索是返老还童药物。

        “世界上真的有法老还童药物吗?”

        忍不住呢喃一句。

        朱蒂从角落里走出来,袖珍左轮枪收回皮裤内,准备撤离警视厅。

        警视厅大楼依旧燃烧,救护车与消防车尚未到场,只有几位警员维持秩序,没有人冲上去救火。

        像是看着一个标志,毫无反抗的烧毁,在所有人的心中倒塌。

        ……

        疼痛,犹如烈火焚烧骨头。

        呼吸困难,神经破碎,像要融化一样。

        “请救救我……”

        发现一群持枪人员出现,工藤新一努力挣扎,向他们求救。

        “他在变小,他在变小……不对,这是返老还童!”

        返老还童?

        他们是在说我吗?

        最后一眼,工藤新一只看见这群人向自己伸出手,似乎会来帮助自己。

        在没有力气,疼痛消耗力量,疯狂冒汗。

        最后昏睡过去。

        ……

        “滴滴——滴滴——!”

        耳边传来心电图仪器的声音,意识逐渐恢复,工藤新一感觉到身体冰冷。

        身体无法动弹,手脚不属于自己一样。

        刺眼白光,眼睛眯成缝隙,努力看清……

        却见到三名穿着防护服的人员,围着自己,他们的手上捏着手术刀,沾染血液,一次次的进入自己的肚子。

        工藤新一,不,此刻已经是江户川柯南。

        “意识清醒,药物只是缩化人体,却会保留人的智慧与理性,无代价药物,这是真正的返老还童药!”

        人类对于返老还童的研究从未停止,包括研究病毒,何尝不是研究不老不死药物的残次品,有的病毒可以让人永生,却也失去人性,化为攻击野兽。

        终于,这样的药物在一个人身上实验成功。

        战后封闭的化学部队在三十分钟内集结,同时调动霓虹国力安排研究人员、医学人员、化学人员,负责对工藤新一的研究工作。

        被固定在白色手术台上,血液不断被抽走,一小剂一小剂的被人拿去化验,所有人像捧着珍宝一般捧着男孩的血液。

        最后,一群身着黑色军统服装的人员进入,替代原有安保人员,围住研究室。

        “有趣,身体变小,智商却能保持正常人水准……的确是返老还童。”

        “标本身份!”

        领头之人向身旁书记员说道。

        “工藤新一,原帝丹高中高中生,已被开除,无业,自称侦探。”

        手持关于工藤新一的全部档案记录,书记员开始汇报工藤新一的信息。

        因为没有参加侦探相关的考试,也没有参加警视厅的刑侦测试,算不上警视厅体系人员,也不算是侦探资格协会管辖人员。

        就算是霓虹公安的协助人员也不算。

        近期被学校开除,没有职业,自称为侦探,混迹案发现场。

        在这张档案纸上,没有熟悉的[东都白骑士]、[平成年代福尔摩斯]、[世纪名侦探]、[警视厅的救世主]等称号,有的只是真实人物情况。

        娱乐称号不能纳入档案内,工藤新一的个人履历是一面白板。

        “除此之外,工藤新一今天需要参加一场庭审,因为触犯法律将会判刑入狱,涉及东京监狱六百名犯人的减刑。”

        也不是白板,还有黑点。

        听完这句话,负责人皱起眉头。

        “安排东都检察院,直接死刑处理,我需要工藤新一这个名字从所有人面前消失……继续,家庭情况。”

        如果宣判入狱,后续肯定需要繁琐麻烦的伪装,与其这样,不如一次性做成死刑。

        都已经成为帝国的血浆库,就要有为了帝国奉献的自豪感。

        汇报继续。

        “父亲工藤优作,著名家,现居住米国,已拿到米国绿卡,有移民倾向,确认与米国谍报组织密切接触。”

        “母亲藤峰有希子,全职太太,现在霓虹,持有米国绿卡,有移民倾向,与丈夫因为婚外情产生矛盾而单独回国。”

        书记员连续翻两页,关于工藤优作的情报占比太多,很多事件都与此人有关联,却又被人抹除痕迹。

        包括上一任怪盗基德,同样与此人有密切往来。

        “工藤优作回到霓虹境内,直接进行抓捕,我需要知道他向米国透露多少关于我们的信息,至于藤峰有希子,交付霓虹公安处理。”

        就喜欢这种与帝国若近若离的坏东西。

        拔下所有牙齿才会老实交代,慢慢割下皮囊饲养花朵,这种试图游走在帝国边缘的人死掉才可以睡得安稳。

        “下令,不能让人知道工藤新一还活着,如果其他组织知道工藤新一身负返老还童药物,必将前来抢夺。”

        (原著:不能让组织知道我还活着,否则不单单是我的生命安全,还会危害到身边人)

        “为了更好收集的血液,进行化验,我们需要将帝丹学院现有的实验室占用,之后所有人转移到帝丹学院的实验室,对工藤新一进行解剖。”

        (原著:为了更好找到导致我变小的罪犯,我住进父亲是侦探的小兰家中,寻找关于他们的线索)

        “所有人在研发药物期间,不可离开,不可回家,不可对外联系,我需要保证消息封闭,没有任何人会知道这件事!”

        (原著:除了我最爱的小兰姐姐,超过十位数的人知道我是工藤新一)

        负责人站在玻璃面前,紧紧盯着手术台上。

        看着那个男孩全身麻痹,无法动弹,而他的身体与内脏被人肆意翻弄,眼神已经麻木,处在崩溃边缘,却连哭喊的能力都没有。

        实在是太棒了。

        这份绝望的表情,让人愉悦啊。

        “想想看,这种身体缩小,智慧却能保持常人的药物,只要解开它,霓虹就会获得永生!”

        (原著:身体虽然变小,头脑却异于常人,任何难题都能解开的名侦探)

        “而我们将重建帝国!”

        (原著:真相只有一个)

        最后看一眼工藤新一,这个可爱的男孩向自己求救,犹如猎物将死时候流露出可怜,希望自己能怜悯。

        然而,自己却是猎人。

        猎人的世界,猎物是没有被同情的权利。

        ……

        东都法院,十点半。

        开庭按照正常流程进行,控方与辩方全部到场,审判的案件是刑事案件,并且关系到六百起案件的翻案。

        也是因为本次案件情节严重,工藤新一未能到场归责于警视厅,为了保住颜面,公生临时接到任务。

        金丝雀法案,上级安排的任务无法拒绝,必须完成。

        由金丝雀总监管人‘毛利公生’下达命令,委派毛利公生前往东都法院,参与工藤新一案件的庭审,作为警视厅委派的免费辩护律师出庭。

        辩护对象正是工藤新一。

        也不算是公生主动惹事,涉及到六百人从监狱内释放,并且全部案件被推翻,这无疑是对警视厅的抹黑。

        人要离警视厅体系,但警视厅的名气公生也要拿走,政治站队要的就是名气,有名气就是政治正确。

        “我想反问控方,你方自始至终强调我方当事人侵犯法律,但却拿不出有力证据,能否根据事实与证据进行控诉!”

        没错,双方已经交战三十分钟。

        敌方阵容豪华,同时出庭两位律师,并且都是东京排名前二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业务能力与答辩能力远超专业级的。

        但,一时间无法压制毛利公生……

        “我方已经向审判庭陈述案件,工藤新一所犯下的罪行是无法反驳的事实,连续触碰法律底线,阻挠警视厅办案,这就是事实!”

        强力做出反击,拿出警视厅的卷宗作为事实依据。

        同时恶狠狠看向审判庭方向……

        警视厅的爆炸属于突发事件,工藤新一无法送达东都法院也属于突发状况,相同的事情再次发生,公生接到突发任务。

        作为一名律师,在开庭之前没有收集案件相关信息,没有了解案件内容,公生基本上是被硬抬着椅子坐在辩方律师席位。

        “控方的确向审判庭提供卷宗,但是并不属于向警视厅申请使用的卷宗,本身具备怀疑性,不足以当做指控证物……辩方律师是否是这个意思?”

        妃英理清冷的嗓音回荡审判庭内。

        一边说着还一边翻看控方提供的三千多页卷宗,看完甩到一边,示意作废。

        目光看向儿子,示意继续发言。

        
    热门搜索:性感肌肉男性感泳装美女最性感的动漫美女一夜不了情福利电影在线美女性感热舞视频性感妹妹性感大胸美女图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