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快穿之回到前世去逆袭 > 正文 331 元帅的废材女儿(13)
        对于木哲天到底能不能帮助自己,云裳是丝毫不怀疑的——上一世,他不就帮着言安浅成功出逃了吗?

        趁着木哲天的计划实现还需要几天的时间,云裳继续解决彭大师的问题。

        在彭大师对言安陌下手的前一天,他不知道的话,昏迷了五年的言安陌醒了。

        “爷爷,浅浅有危险,我们快……”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言安陌连自己身在何处都还没搞清楚,就对近在咫尺的言爷爷急急说道。

        “哥哥。”云裳出声打断了言安陌的话。

        言安陌有些怔愣地看了一眼就站在言爷爷身边的云裳,少女的面容,他无比确认自己是第一次见,但却无端地熟悉至极,加上对方还叫自己“哥哥”。言安陌神色有些迟疑,“你、是……”

        在场的人都知道言安陌昏迷了五年,而这五年内,云裳从十二岁的孩子长大成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女,他有些认不出来云裳也是情有可原的。言爷爷开口解释道:“安陌,这是浅浅,是你妹妹啊。”

        言爷爷这么一说,言安陌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了自己那一股无端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对啊,眼前这个少女确实给了他一种血脉至亲的感觉,尤其云裳眉眼之间很有当年言母的影子在。

        “啊……啊,是、是浅浅啊。”自己竟然没认出自己的妹妹来,言安陌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赧色,但,浅浅真的长得也太快了,他们这才几天没见啊。

        言安陌一开口就说她有危险,足见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了五年前陷入昏迷之前,云裳见他有些尴尬,赶紧说道:“哥,我们都五年没见了。”

        言安陌露出了吃惊的神色,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发现自己在家里以后,他昏迷前的记忆慢慢地复苏。

        “我竟然……昏迷了五年……”言安陌只觉得上一刻自己还在被人袭击,却没想到这一刻竟然是五年这么长时间的跨度。

        然后,言爷爷就询问了他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真相跟云裳知道的差不多,言安陌收到了她出事的消息,因为时间太紧急,他只身前往去救她。

        有心算无心,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因为事情已经过了五年,加上五年前当时的情况太紧急,言安陌并未留下什么证据,所以现在要去追查五年前,到底是谁利用了言安浅算计了他,可能性太低了。

        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木家的算计,也知道了木家背后站着的是谁,所以,根本不需要去做任何的调查,在场的人都知道当年到底是谁对言安陌下了手。

        云裳将他们近期的计划告诉了言安陌,言安陌一边听,一边用混杂了意外惊喜还有心疼的眼神看着言安陌到底昏迷了五年,虽然五年间疗养仓的营养不断,但大病初愈,身体总是有些虚弱,大家大概地将情况说了一遍之后,就让言安陌好好休息了。

        根据云裳对彭大师的监控来看,下一次给言安陌换药的时候就是他要动手的时候——也就是言安陌醒过来的第二天,云裳与言爷爷商量了一番之后,言爷爷就去联系一些朋友了。

        第二天,彭大师的助理告诉他,联络人说了一切都准备好了,让他按计划行事。

        于是,彭大师就带着自己早准备好的“毒药”,一脸志得意满地去给言安陌换药了。

        走到言安陌的住所,看着紧闭着的房门,彭大师与身边的助理相视一笑,他伸手推开了房间。

        房间刚被推开一些,彭大师脸上的笑容就滞住了。

        只见,从来都是很少有客的房间里,此刻竟然人头攒动。

        最让他感到不安的是,在那些人里,最前面几个跟着言爷爷站在一起说话的,竟然好几个都是熟悉的面孔。

        赫然,那几个人都是在联盟里跟彭大师同等级别的药剂师。

        看了看手里的“特殊药剂”,彭大师的心沉了又沉。

        “彭大师。”

        看到推门进来的彭大师,房间里的人纷纷主动而热情地打招呼。

        这个时候,进退两难的彭大师只能勉强地挤出笑容来,跟那几位与他一样同属联盟药剂大师的人打招呼:“周大师、丘大师……”

        “彭大师真是好本事啊。”被彭大师叫做丘大师的人十分感慨,“我们几个老头子,用了几年的时间,都不能医治好言少爷,不想彭大师只用了区区三个月不到的时间,竟然就让言少爷恢复到如此的程度,真是好生厉害。”

        “对啊,老元帅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还有些不敢相信呢。”

        这一群人正围着彭大师说话的时候,言爷爷也跟着走近了。

        “彭大师,安陌的情况越来越好了,这些人都算得上是安陌的长辈,大家都很关心安陌的情况。索性我就把大家都约了过来。”言爷爷人逢喜事精神爽,乐呵呵地解释了一遍,“之前忘记给彭大师你说了,还希望你别见怪才行。”

        彭大师原本还想指责言爷爷怎么不打招呼就叫了这么多人来,现在被言爷爷先这么一说后,他只能吞下了责怪的话,面上笑呵呵地说道:“大家都是关心言少爷嘛,我当然能理解。”

        心中却是阴狠地咬牙切齿:“等下等言安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死了,我看你还怎么高兴!”

        “诶,这味道好像有些不对啊。”围在一起的人群里突然冒出了一句不一样的话来。

        因为他这语气语调跟周围的人完全不一致,彭大师立马就注意到了,他的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连呼吸都错跳了一拍。

        索性似乎人声嘈杂,并未有人注意到那人的话语。

        彭大师吞了一口虚惊一场的口水。

        为避免夜长梦多,他跟助理对看一眼后,他就寻了借口,要去看看言安陌。

        就在其他人也要跟过去的时候,跟在彭大师身后的助理阻止了其他人,“不好意思,彭大师救治病人的时候,不大喜欢周围有人在。”

        见助理将所有人拦在自己身后后,彭大师抓紧时间到了言安陌的疗养仓面前,看着虚拟平板上的数据显示,他原本有些犹豫的神色在刹那之间坚定了下来。

        看这数据,说是言安陌下一刻就要醒过来了,他都不怀疑。

        不行,没有时间了,绝对不能让言安陌醒过来。

        主意定下后,彭大师打开了手里的药剂,准备给言安陌换药。

        “这不对啊,药剂不对,味道不对……”先前那个让彭大师心咯噔的人,再次开口说话了,这一次,他的声音更大更响,想让人不注意到都不行。

        “什么不对?”言爷爷注意到了,他看向说话的人。

        说话的人则是指着彭大师的方向,“那个药剂,味道不对,那不是救人的药……”

        这人的话一字不漏地传进到了彭大师的耳朵里,他一咬牙,只当着什么都没听到,就要将自己特质的药给言安陌换上。

        就在这时,一声“彭大师”,让他的动作一滞。

        言爷爷快步地走到了彭大师的身边,指着刚刚那个说味道不对的人,“彭大师,他说药剂味道不对,不是救人的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差一点……彭大师的心中掠过了一丝遗憾,但现在言爷爷都走了过来,他再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话,就太明显了,只能无奈地先暂停了换药的动作。

        “彭大师。”见彭大师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言爷爷又追问道。

        “大师,我先帮你拿着吧。”就在这时,一直跟在彭大师身后的助理,朝着彭大师伸出了手,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彭大师手里的药剂。

        “好。”彭大师应了助理一声,将药剂给到了助理手里之后,他才皱着眉头看向言爷爷,没回答言爷爷的话,他反问言爷爷:“老元帅这是怀疑我吗?”

        言爷爷一愣,似乎没想到彭大师会这样问他话,“彭大师,我自然相信你,但安陌是我唯一的孙子,我冒不起任何的险。”

        “老元帅这么说,就是在怀疑我了。”彭大师一边说着,似乎站立的姿势有些让他不舒服,他的身体突然侧了侧,整个人略微有些歪了一点点,“老元帅,我从三个月之前来到这里,就一直费心费力地照顾言少爷,没日没夜地研究新的药剂,就想着能帮老元帅一把。最近,老元帅自己也看到了,言少爷的情况越来越好,这些事实难道还不能证明我的一片丹心?现在就一个人随随便便地说了一句话,老元帅竟然就要怀疑我了……”

        彭大师一番长篇大论地说下来,让言爷爷神色越发的为难,但不管多为难,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意见:“彭大师,对不起,安陌对我太重要了,我实在不能冒险。请允许我,派人检查一下药剂。”

        “好,既然老元帅不相信我,那你就派人检查吧。”彭大师似乎是生气了,他一甩手,走到了一边,露出了先前站在他身侧,又因为他突然的站姿改变而被整个完全挡住了的助理来。

        助理的手里依旧拿着药剂,颇为神色无措的样子。

        “彭大师,得罪了。”言爷爷致歉一声后,冲着人群里刚刚说味道不对的人拱手相请。

        那人看上去颇为年轻,他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伸手就要去拿助理手里的药剂。

        “这……”助理躲了躲,犹豫的目光看向彭大师,“大师,这……这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彭大师的语气充满了怒火,“既然别人怀疑我们的药有问题,那就让他检查呗。”

        “哦,好。”得到了彭大师的吩咐,对面那人再来拿药剂的时候,助理就乖乖地将药剂给了。

        那人接过药剂来,闻了闻,又闻了闻,然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尴尬之色来。

        “怎么回事?”言爷爷问道。

        “对、对不起,老元帅……”那人缩了缩脖子,“我刚刚应该是闻错了,这、这药剂没问题。”

        言爷爷神色一愣,还没说话,那人就被吓得跪在了地上,“老元帅,对不起,我、我错了,我……”

        “把他带下去!”言爷爷吩咐了一声后,就有人上前将跪在地上的年轻人带走了。

        看着年轻人被带走,彭大师从鼻子里发出了不悦的冷哼,“竟然为了这样一个人冤枉我,我……”

        他的嘀咕还没说完,就看到言爷爷将药剂拿到了周大师跟丘大师的面前,请两位帮着分辨。

        言爷爷这样的举动,让彭大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年轻人那事,本就该已经证明了他的清白,言爷爷竟然还去找其他的人验证,这是摆明了不相信自己啊!

        显然这个时候的彭大师早就忘记了,自己原本就是打算毒杀言安陌,言爷爷的怀疑根本是正确的。

        周大师丘大师检查了一下那药剂,纷纷冲着言爷爷点头,表示药剂没问题。

        现在连周大师丘大师都说药剂没问题了,彭大师看着言爷爷,他倒要看他怎么说。

        “彭大师,对不起。”言爷爷非常干脆利落地道歉,“刚刚是我冤枉你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怀疑,还一次两次,彭大师根本听不进去言爷爷的道歉,他怒道:“我费心为言少爷看病三个月,没想到随便来个人说句话,就能让老元帅如此怀疑我。既然老元帅不相信我,也罢,那就请老元帅另请高明吧。”

        “彭大师,你别生气,这一次确实是我做的不对,但希望你能理解,这是一个爷爷对孙儿的担心,我不是不相信你。”

        “老元帅这么说,就是以后只要有人随便说个话,你又得怀疑我了?”

        “不,彭大师,我相信你。”

        “相信我你还怀疑我的药?”彭大师针锋相对。

        似乎是被彭大师挤兑得说不出话来了,言爷爷沉默一会儿后,突然抬起手里的药剂,在彭大师震惊的目光中,当着他的面,直接给言安陌换了药。

        “你、你、这……”这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到彭大师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只能用行动来向彭大师你证明,我相信你。”言爷爷严肃地说道。百镀一下“快穿之回到前世去逆袭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