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柯南之酒厂都是我马甲 >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跌落的命运纺锤
        橘良给白兰地道歉?

        呵,橘凉介瞬间脑子里掠过了无数阴谋论的可能。

        总之,错的绝对不可能是他弟弟!

        一定是白兰地那个坏透了的家伙,又使什么坏心眼了!

        “崽崽,白兰地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橘凉介放好了刀叉,语重心长地说,“你别对谁都傻乎乎的,被骗了都不知道。”

        橘凉介一听橘良说白兰地生气了,他在低声下气的道歉赔礼。

        一向觉得自己弟弟天真可爱又乖巧天下第一好的橘凉介,瞬间就不爽了。

        白兰地哪来这么大脸啊?

        橘良长这么大,他都没听过橘良和谁说过对不起。

        更何况是那个阴阳怪气挤兑他的白兰地,橘凉介合理怀疑自家狗崽子是让坏的没边的白兰地给骗了。

        “好啦好啦,哥。”

        橘良看着气不打一处来的橘凉介,只觉得倍觉好笑。

        真是奇怪。

        一向成熟沉稳的橘凉介,每每碰上了和白兰地沾点边的事情,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容易闹脾气。

        “哥,是非对错我还是分的清的。”

        橘凉介听着自己弟弟这么说,他瞬间就对白兰地的怒气值上来了。

        白兰地!

        早晚有一天他会亲手把这个骗得他弟弟团团转的败类,缉拿归案!

        橘良无奈地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倒是你……”

        “我怎么了?”

        橘凉介不高兴地道。

        “你……你能不能别一碰到和白兰地有关的事情,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橘良看着面上没什么表情,实际上委屈和怒气都快溢出来的橘凉介,选择说完了自己的劝告。

        “……”橘凉介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他处理听觉信息的神经系统似乎有一瞬停止了运作。

        橘凉介懵了一会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的狗弟弟刚才因为自己说白兰地坏话……

        不对,他只是委婉地指出了白兰地的阴险……

        良良就说他……幼稚??!

        “良良!”

        橘凉介此时才迟钝体会到了无数家长,在孩子青春期时就感受过的顾虑和担忧以及气愤。

        年少的好孩子与不学无术甚至品行有缺的坏孩子交好,甚至因为他的蛊惑而与家长心生不满。

        如果不是白兰地……

        橘凉介难过地想到,如果没有白兰地,良良就会一直是在遇到白兰地之前的乖巧和听话。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只因为自己表达了些许担忧,就对自己心生不满。

        “……嗯好,那之后我们东京见。”

        橘良没有管气鼓鼓的坐在餐桌对面生闷气的橘凉介,他安抚好了电话里的白兰地,和他约定好了回东京的时间。

        “村上爷爷。”

        橘良挂断了电话,转而看向了站在橘凉介身后侍餐的村上管家。

        “叶山备好车了吗?”

        “小少爷,叶山司郎一直在门口等您。”

        村上管家看了一眼暗戳戳地瞅着橘良的橘凉介,回答道。

        “好的。”

        橘良将手机收到了衣兜里,他将叉子放在了手边。

        “我用好了,”橘良站起身,将餐椅归位,朝着冷着脸的橘凉介笑道,“哥哥你也别耽误了上班的时间啊。”

        “良良,你去哪?”橘凉介冷声叫住了从衣架上拿起了外套,就想出门离开的橘良。

        “工作啊哥。”

        橘良叹了口气,一边穿着西装外衣,一边转头看向不知道在闹什么脾气的橘凉介。

        “我有段时间没有来京都了,距离上次董事会决议也过去将近一个月了,既然来了我总要去各个公司转转看才行。”

        “哥,我今天晚上保证回来吃饭,补上昨天欠你的那顿。”

        橘凉介没吭声,他僵坐在餐椅上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橘凉介既想解释自己不是因为昨天橘良没有及时赶回来用餐而生气。

        他又担心橘良知道他是在气白兰地之后,觉得他不可理喻。

        “好啦哥,我走了,晚上见啊。”

        橘良朝着气鼓鼓的橘凉介挥了挥手,就转身离开了餐厅。

        “村上爷爷,”橘凉介叹了口气,“麻烦你准备一下晚餐了。”

        “生日蛋糕也再订一个吧,良良喜欢吃甜的。”

        橘良啊……

        橘凉介站起身推开了椅子,“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出发去警局了。”

        “好的,大少爷。”

        ……

        东京,正午,伽蓝酒馆。

        星野拓哉刚刚吃完了钟长庚准备的便当。

        星野拓哉正打算继续研究一下基尔上午发给他,有关任务详细信息和初步的计划复核邮件。

        “叮铃铃~”

        就在星野拓哉刚刚收整好饭盒的时候,一向在白天鲜少有人造访的伽蓝酒馆,门口的风铃忽而传来了一阵悠扬的轻响。

        “欢迎光临……”

        星野拓哉抬头看见了明显还是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女,欢迎的话瞬间僵在了嘴边。

        粉发黑裙的少女径直走到了酒馆中央。

        “你好,请问有什么推荐吗?”

        她坐在了星野拓哉身前的高脚凳上,长发少女浅笑着询问着吧台里的星野拓哉。

        “抱歉,我们这里不向未成年人开放。”

        星野拓哉将洗净的饭盒重新放回了提包里,他正视着安然坐在吧台前面的女孩,“还请你出示一下学生证等证件。”

        日本的禁酒令一向执行的十分严格,在出售酒精饮品的居酒屋等商家,有权利抽查疑似未成年人购酒者的证件。

        如有查获未成年人饮酒,不仅会拘留饮酒这,连卖酒的商家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星野拓哉现在经营的这间酒吧,是钟长庚的一位乐于奉献的患者友情提供的。

        钟长庚对经营酒馆没什么兴趣,就便宜了闲来无事的星野拓哉。

        星野拓哉为表感谢,亲手为那位慷慨奉献的病患收了尸。

        把酒馆当副业的星野拓哉只想以不破产为目的,经营这份产业。

        “学生证?”

        长相甜美的女孩愣了一下,她一边疑惑一边从口袋里翻找出来了自己的学生证,递给了点头等待的星野拓哉。

        “米花大学……三年级……文学系学生?”

        “诸伏……花梨?”

        星野拓哉在看见学生证上的姓名时,瞳孔猛地一缩。

        
    热门搜索:男性假两性真两性畸形性感的英文名字两性姿势美女护士性感性感美女小游戏在线播放制服丝袜性感海滩3爆操美女两性用品商城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