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鹰扬拜占庭 > 正文 第34章 夫人的怂恿
        这位歌德希尔德夫人,天生就是能同时翻弄男人和女人的角色,英格兰风景旖旎将她养育得丰韵卓越,泼辣大胆,故而她时而“告诫”高文,时而又“挑唆”安娜。同样高文视她为红颜知己,安娜把她当作闺阁密友。她的话语,直中安娜的“要害”,闹得小妮子战栗害羞不已,但又不得不支起耳朵听下去。

        “把高文引到这座漂亮的庄园里,诱他上你的床榻,让他贪念你嫩美的水草,离不开你,哪怕是在出征时刻,还要时不时给你写信,随时都担心你会被别的英俊廷臣、爵爷给勾搭走。”

        “可是,哪有人会把我勾搭走?我当年从布拉赫纳宫里跑出来,可不是为了到奇里乞亚来展露风情的。况且大蛮子吸引我的,又不是那个......”

        “你关注的重点错误了——现在回到我的最初那句话上去。”

        “怎么引——诱——”安娜面红耳赤地咬出了这个词汇,头压得更低。

        于是对方告诉她,不顾一切创造合适的时机就行,比如邀请高文去庄园小憩,那需要什么实际的理由:女人在榻上的时候,都会包裹着前思后想、左右顾虑的铠甲;而男人在榻上,只要兴致来了,只举着根直来直往的骑矛就行了。所有的引诱,不过也是达到这样的目的就行,而后歌德希尔德再度伏在安娜的耳边,摸着她滚烫的耳垂,低低地不断说着些“可怕恶魔果实的夏娃之语”。

        这下安娜算是明白了,以前恨不早点询问姐姐这样的话题,像歌德希尔德提供的经验和战术,根本就不是小翻车鱼这种级别的少女所能比拟的。

        日头偏移了处女宫位置后(下午一时后),阿达纳城的庭院当中,安娜抄着蝴蝶袖,摆动着裙裾,走到了树下休息的高文面前,把钥匙往他面前晃了两晃,“喂大蛮子,距离整个塞琉西亚的军队调动过来,及隐修士和鲍德温兄长抵达此处,还有三四日的光景。”

        “唔。”

        “听,听说阿达纳河边有座很美丽的庄园,我想你护送我前去逗留下。”安娜说话有些磕磕碰碰。

        这下把高文倒吓得不轻,他把手里卷着的叶子给扔下来,摸着安娜有些热的额头,“是不是有点感染疟疾,是不是害怕冷,并且困倦难受?”

        “不是这样的,听说那座庄园里,以前的突厥贝伊收罗了不少珍贵的手抄稿,有文学、神学和医药方面的,所以我要去整理下,反正歌德希尔德姐姐已经答应那些书籍都是我的。”这话说出来,日光下的安娜有些汗水涔涔: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说起慌来居然没有丝毫负担,不由得想起先前在布拉赫纳宫,她是如何和母亲商议好,欺瞒了帝国最伟大最睿智的皇帝父亲。

        听到这话,高文颔首,松了口气,“那好,我去备马,叫胖宦官斯达乌拉乔斯陪同就行,恰好前些日子为了歌德希尔德你也够疲累,去放松放松也好。”

        “好,好的,我去准备下行李箱箧。”安娜捂住了噗通噗通的小心脏,扯着束带,说到。

        阿达纳的城门口,木扎非阿丁和迪姆都丧气得坐在那里,不清楚主人为什么不带着他们,而只是带着那个可憎的胖宦官,前往目的地。

        行仗队伍规模很小,因为此处已经太平安宁下来,耕作者散布在田野当中,秋季的露水沾染在森林绿色的叶子上,按照惯例高文依旧骑马走在最前面,今天萨宾娜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作为一匹见证主人两次情史的母坐骑,及通过动物的灵性预示到了新的一次后,故而她有些彷徨和不安地不断摆头嘶鸣,大约谁是她的女主人,她自己也不清楚。

        而肩舆里的安娜,则不断紧张地调整呼吸,默记着歌德希尔德的“教导”,森林在她眼前回转了下,接着缓缓朝着入海口流淌的阿达纳河,白色的浪花,和其上船只便出现在她目前——还有一道横跨在河面上的,灰色岩石构筑的堤道,同时还兼顾桥梁的作用。

        在堤边,水流被引来,宛如生丝般形成了道瀑布,推动着桨轮发出巨大的吱吱呀呀声响,转动着其上的磨坊,这个精巧的装置,让安娜一度入了谜,但在磨坊口却有个小小的木制塔楼,其上有几名驻防的士兵,有法兰克人,也有突厥人,全是鲍德温帐下的,他们被委派来,不光是看守庄园,更是监管这所磨坊的,在磨坊边的房间内,有个小记账员,他可不是工程师的身份,而只是在这里收取四周农民的款项的——磨出十袋小麦粉的话,必须得留下一袋,作为磨坊的报酬。

        所以这个小记账员,说白了也就是税吏的身份,也是最不受当地人欢迎的角色,高文骑在马上,看着朝着自己卑笑鞠躬的这位,心中不由得勾起了昔日的回忆,那位化为干尸的皇帝税吏。

        穿过长长的堤道,对面是片榛子树林和苹果树,那边是几处小型的鱼塘和湖泊,而乳白色石制的新月教风格的宅邸,就座落其间,果然如歌德希尔德所言,它真的非常美丽,让高文和安娜都倍感心旷神怡。

        这座宅邸的厨房和餐厅,居然是构筑在堤坝下,与外面的水仅有一墙之隔,所以墙壁上都真的泛着清亮的波纹,惹得立在地板上看着这一切的安娜惊呼不已,而高文则呆在满是壁架的书房内,看着被丝带束住的一卷卷手抄书稿,隔着梯道对着安娜呼喊,“你不是要来收罗书稿的吗?”

        不一会儿,在繁复的花纹雕饰、墙壁间,安娜坐在高脚椅上,面前堆着许许多多的书稿,大呼过瘾,这里果然都是极为珍贵的古代书稿,包罗万象——可惜那群法兰克蛮子根本不识宝。

        而高文因为对这些不甚感兴趣,便走到了宅院的花园里去游玩了。

        大约一个时辰,即日暮时分,安娜忽然把书稿摆下,“哎!我到底在做什么呀,光是在这里看书,沉醉了进去,居然把原本的正事都忘记了!”

        接着,她急忙走到了窗户边,看到夕阳下,高文还在苗圃和花园内徜徉,便翻开了箱箧,里面是梳子、铜镜和梳妆匣等东西。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此刻,门廊里也传来了斯达乌拉乔斯诡秘的声音。(未完待续。)

        
    热门搜索:性感小学生aiss爱丝高清视频看两性故事90后性感美女性感欲奴性感地带性感蕾丝胸衣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