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重生之刻骨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回 伏杀
        小姑娘看着晏冷,气得咬牙切齿,面上一阵忿忿。

        “小丫头,你是来盯谁的我不管,你的任务是什么我也不问,但是你知道,我这人不算好说话,可对你们,我已经算得上是网开一面了,如果把我逼急了,我想咱们谁的面子上都不好看。”晏冷看着她淡淡道,完全不像刚才和她扯皮试探时的样子。

        “我们代表的是国家的意志,是最公正的裁决,晏冷,你不要以为你有了几个臭钱就可以蔑视国家法度,我告诉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这些人,已经进了我国组的监控之中。只要一查到证据,我们就会立刻逮捕你!”晏冷的话在苏蓟听来,完全是他对他们国安的讽刺,立刻像一个被一点火星引燃的火药桶,砰地一下就炸开了。

        “呵呵”晏冷不怒反笑,特意在岑歌面前说这些,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深深地戳到了他的痛处,面上却还是一派地淡然,而就是这种淡然,恨得苏蓟咬牙切齿。

        “你叫什么?”

        “你也配知道我的名字?!”苏蓟反唇相讥。

        “不敢?”

        “谁不敢?!……你记着,我叫苏蓟,是要拿你进监狱的人!”

        “很好,苏小姐,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这句话。”

        “哼,希望你也记住今天这句话!”苏蓟原样奉还,狠狠一拍桌子,引得其他桌的人纷纷皱眉,看向这里。

        “抱歉,我没有记得无关紧要的人的习惯,很多小角色我都只有七秒的记忆。”

        “你!”苏蓟气得说不出话来,最后蹦出来一句,“你以为你说自己低智商我就会放你一马吗?!做梦!”

        岑歌几乎就要没忍住乐了出来,忍得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有些抽搐,一只手偷偷捂着脸,晏冷是在欺负人家读书少吗?

        果然,晏冷也有些想笑,他那时候已经开惯了这种玩笑,他也和岑歌当做玩笑一样说过,没想到,这个苏蓟竟然还是个认真的。

        当晏冷和岑歌偷偷换了个眼神,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的时候,那边的苏蓟却像是要气炸了肺,小脸气得通红,死死地握紧了小拳头。

        本来苏蓟骨架就很小,现在这一幕落在很多人眼里,都像是晏冷和岑歌没有绅士风度,在欺负小姑娘。

        说起来晏冷对苏蓟是真的没什么感觉,别说就是个干巴巴的小丫头,就算是天上人间里的那般人间绝色,在他眼里,只有岑歌才是唯一一个能够吸引着他的,对于他来说,只要是岑歌的,都是极致的美好。

        他本来只是想要警告一下苏蓟,让她不要随便招惹他,可是这位显然被从小受到的根红苗正的教育洗脑了,张口闭口都是国家、人民,直接给他扣了一个反国家、反国安的大帽子,随随便便就说要逮捕他,简直没有脑子。而这种没有脑子、权力还不够的敌人,晏冷选择忽视。

        而岑歌其实对这位苏蓟也没有什么好感,事实上他对于所有算计他、把他当傻子的人都没有任何好感。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已经很明显,这位苏蓟至少有两个目的,其中之一,就是要拿他逼晏冷露出破绽,甚至就范。只是她太高估了自己,也太低估了他和晏冷,她的计谋太低端,他们两个当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中计,只是被这么恶心一下,也够闹心的。

        “我用你放我一马?苏小姐,显然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别说是你,就是你上头的人,都不敢动我。当然,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试试,只不过我这里可没有第一次免费的这种说法,你最好还是做好自尽的准备吧。”

        苏蓟被气跑了,晏冷和岑歌目送她愤然离去,只觉得眼前一阵清爽。

        这么自以为是的女人,还是走了的好,在这里待着,简直影响食欲。

        岑歌把自己的盘子推到晏冷面前,晏冷看着盘子里刻意给他留的沙律,突然觉得刚才被苏蓟勾起的怒气全消,心里充斥着一阵阵满足。

        “先吃点,一会儿去别的地方吃点东西吧。”岑歌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叠地图仔细看着,一边说道。

        晏冷一直在和苏蓟扯东扯西,桌子上的东西一口都没动,几乎都进了他的肚子里。苏蓟和他没关系,可他总不能看着晏冷也挨饿吧,当时看了看桌上,除了这一小盘芒果大虾沙律之外,都是些容易凉的东西,于是他悄悄地把这盘沙律扣下,成为了现在晏冷的盘中餐。

        抬头看了看天色,发觉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于是晏冷决定慢条斯理地吃着,反正一会儿也没什么地方可去。正在晏冷细嚼慢咽的时候,突然听见岑歌问他,“一会儿你还有什么行程吗?”

        晏冷有些茫然地摇摇头,疑惑地看向岑歌。

        “九点钟的时候去东边的夜市。”

        “遵命。”晏冷风卷残云般飞快地将这盘沙律一扫而光,岑歌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中感慨,盘子真干净,都快能找见人影儿了。

        还好夜市没有很远,晏冷和岑歌随意地走了二十多分钟,就走到了夜市,清一色的小吃,让二人都眼前一亮。

        比起西餐厅寡淡无味的拘束,他们都喜欢自由自在的夜市小吃。

        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年纪,晏冷和岑歌的食欲性质都非常高,顺着夜市这一头向那一头扫荡,不管是肉串、仙草还是芋圆,统统塞进嘴里,好一通胡吃海塞之后,晏冷打了个饱嗝儿,拉着岑歌,两人已经走在了回宾馆的路上。

        吹着还有些微凉的夜风,岑歌只觉得一阵舒爽,他无比确定,刚刚在treasures吃的绝对不是牛排,也不是蜗牛,而是钱。除了肉质不错之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寡淡无味,再加上他和苏蓟话不投机半句多,简直想要飞快地逃离现场。幸好还有台州夜市能够拯救他,这一通吃下来,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神清气爽。

        “晏冷,最近咱们都疏于练功了,去前面走两招怎么样?”岑歌一手托着后颈,一手揉了揉肚子,他觉得自己长胖了。

        “好啊。”晏冷笑了,和岑歌并肩向前走去,只是顺着岑歌的余光,眼睛里闪过了一抹狠厉,不理会他的警告,就休要怪他不客气。

        “对了,可别说我占你便宜,之前师父传了我我们门里一门扔石头的绝活儿,我可练的有小成了。”

        晏冷心说我巴不得你占我便宜呢,嘴上却道,“那一会儿可要见识一下。”

        “别一会儿了,就现在吧。”岑歌单手向晏冷引招,另一只手暗扣几个小石头。

        晏冷也伸手,缓缓化劲,突然,岑歌单手一扬,几粒小石头瞬间击中目标。

        除了一声低呼外,悄无声息,只有风声,可晏冷和岑歌却笑了,这一声低呼已经充分暴露了目标,岑歌的小石头,绝对没有落空。

        “有门派就是好,这一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练出来的。”明明看着那边草丛的律动就知道对方绝对人数不少,可晏冷还在这里和岑歌调笑。

        “这好办,拜我为师。”岑歌以极其淡定的姿态调息了回去,手中不时地连扣连发,简直像把对方当成了练习时的靶子。

        “师父,你就收下我吧。”晏冷突然换了一个极其萌太撒娇的声调,刺激得岑歌一哆嗦,一脸黑线,手里的小石子都漏了两个出去。

        “师父……”晏冷锲而不舍,一个一米八六的特种兵继续在祖国的南疆卖萌,此情此景,简直不忍直视啊。

        “晏冷”岑歌无力,“你赢了。”果然还是晏冷技高一筹,在比脸皮这方面,他还是认输吧,最起码不用再面对晏冷那高杀伤力的卖萌了,虽然岑歌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卖萌。

        晏冷心中遗憾,不能再继续调戏岑歌了,只得转移话题,“对方有三十一个人,而咱们只有两个人,岑歌,一会儿打起来你可得保护我啊。”晏冷选择更换套路,继续调戏。

        “是三十二个。”岑歌纠正道。

        “好吧,如果那个女人也算的话。”晏冷其实心里说的是,亲爱的,你的重点get错了,然而他并没能说出口,因为对方已经杀上来了。

        三十一个士兵,还有一个女人监军,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对于晏冷和岑歌来说并不算什么,然而他们手上都带着刹车链和手斧,不是随便找来凑数的混混,而是真的想要他们命的组织。

        “黑、帮?”

        “嗯,应该是赵尔文手下的人。”

        岑歌没有问为什么,他相信晏冷的判断,“苏蓟是个什么角色?”

        “一个无脑的棋子罢了,没有什么价值。”

        “所以擒贼先擒王是行不通了?”

        “大概吧,看情况,今天咱们得拼一把了。”晏冷其实也没有把握,混战当中,他并不占什么便宜。这不是正儿八经的战争,也不是可以斗智斗勇的单挑,这种混战中,他身手再好,优势也十分地有限。

        正说着话,敌人就已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

        刹车链一甩,在灯光下闪烁着寒光,三十一个人将他们团团包围,上三路手斧,下三路刹车链,真是天衣无缝。

        面上的表情极为平静,明显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晏冷也不想跟他们废话,他已经按下了呼叫键,jessens和成確正在赶来的路上,只是晏冷突然对着满脸快意的苏蓟问了一句话,“你付出了什么代价?”

        只这一句话,方才苏蓟快意的神情全然褪去,变得瞬间苍白了脸。很明显,她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她被冲动左右了思考,付出了她本不该付出的代价,只是她脸上的不服输告诉晏冷,她不会承认她后悔了的。

        晏冷摇摇头,这女人实在是又无脑,又无能,真不知道国安怎么选中了她。不过一想到,“保”、“家”、“卫”、“国”四组,她只留在了“国组”,也算得上是正常了,毕竟国安里没有几个废物点心,她只能算是一个特例。

        “保家卫国”这名字听起来俗气,却是全中国最尖端高手的集合地。

        “保组”,顾名思义,外界盛传的中南海保镖就是出自“保组”,“保组”出来的人,全都分配给了诸位首长,当做贴身保镖,忠诚和能力都毋庸置疑。

        “家组”,字面上来看是留在家的人,而事实上也基本如此,“家组”的人都是科技型人才,不管是尖端武器,还是像是计算机之类的科技武器,都是“家组”的范畴。

        “卫组”则是四组的中流砥柱,因为“卫组”的数量较之以上两组来说,已经算得上是量产了,都是战争杀器,每一个扔到特种部队,都是当之无愧的全面型兵王,而当他们集中在一起的时候,将是一支坚不可摧、锐不可当的部队,无人可撼其锋芒,只不过这样的人,却几乎都是死士一般的存在,令人扼腕。

        而较之其他三组,“国组”简直就是一堆废物点心的集合体,其实他们也都是很多人眼中的精英翘楚,一家出了一个,就被看成是祖坟冒青烟了,然而在晏冷看来,这群人简直就是一帮一无是处的废物。

        文比不过“家组”,武比不过“卫组”和“保组”,论忠诚更是一败涂地,常常被人利用,而且洗脑还不彻底,经常会跑出来几个人出来为非作歹,好生闹腾一番,秀一下存在感之后,才被抓回去清理门户,而且很多人也不会被处死,因为他们的价值很大。

        对此晏冷嗤之以鼻,这哪里是在练兵,这简直就是在养祖宗,最后除了鼻孔朝天这一点之外,其他的简直一无是处。而苏蓟显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为了她的自以为是,竟然付出了绝对不小的代价和赵尔文做交换,派了这一堆死士前来杀他们,而且按照晏冷的估计,连廖战她也不会放过,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这一向是国安的必修课,可晏冷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会把这用在了他们的身上,如此地胆大包天鼻孔朝上,也真是着实令晏冷佩服。(未完待续。) 2k阅读网

        
    热门搜索:男女两性李梓熙摄影师福利视频性感视频大全我的性感表姐英两性两性的故事性感内裤51modo性感长腿美女视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