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家老板非人哉 > 正文 006、出事了
        滴答……

        滴答……

        杜归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梦。

        而且还是春梦。

        他梦到一个绝世大美女,光着身子,给他推背。

        那手感。

        那滑嫩。

        简直了……

        作为一个老嫖客,杜归恨不得立马翻身,策马奔腾,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然而……

        梦里的他不管怎么做,都没法翻过身。

        浑身乏力,四肢沉重,尤其是后背,就好像被什么重物给压着一样。

        紧接着……

        杜归便感觉后背一冷。

        一盆冰凉刺骨的水浇在了他的身上。

        他心中暗忖:我草,我他妈推背呢,不是搓澡啊……

        那水一盆一盆的泼在他背上。

        渐渐地,水越来越多,逐渐在地上积蓄,然后不停的在涨,一点一点的没过床腿,没过床单……

        似乎要将杜归淹没。

        ……

        金辉煌洗浴中心此时已经彻底混乱了。

        老吴的尸体出现在浴池里。

        这件事的影响十分恶劣。

        洗浴中心的老板陈进田是个身材发福的中年人,头发稀疏,穿着个西装,看起来人模狗样的。

        此刻。

        陈进田非常的害怕:“都他妈别慌,赶紧报警,老吴昨天刚辞职,今天就死了,这肯定是一场凶杀案。”

        “对对对。”

        “赶紧报警。”

        “张全有,你发现的尸体,你去报警。”

        这些人平常哪见过尸体啊,都被吓的六神无主。

        张全有纹丝不动,瞪着灯泡眼,冲陈进田说道:“陈老板,不用报警了,实不相瞒,我就是警察。”

        陈进田擦了擦冷汗道:“老张,你别开玩笑。”

        张全有拉开大裤衩,从里面掏出证件,淡淡说道:“我没和你开玩笑,在下张全有,安州市警队特别办,这是我的证件。”

        作为民调局的一员。

        张全有的身份真的很多,就像他之前跟杜归讲的那样,他什么都能干。

        你永远不知道,他能从裤裆里掏出什么证件来。

        陈老板呆呆的看着证件,这年头有证的就是大爷。

        他盯着张全有的裤裆猛看,脸上硬是挤出笑容,谄媚的说:“哎呀,原来是张队啊,有您在,我算是有主心骨了,您看这事怎么处理好?不会影响到金辉煌洗浴的生意吧?”

        张全有也很犯愁。

        他盯着摆放在大厅地板上的老吴尸体,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

        那水鬼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要是再不早点解决,恐怕会出大乱子,上面给的压力也会让他扛不住。

        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安抚这些人。

        不然,上面依旧会怪罪。

        现在可不兴封建迷信那一套了。

        于是。

        张全有清了清嗓子:“咳咳。”

        所有人,从金辉煌洗浴中心的工作人员,到那些来保健的客人,全都盯着他看。

        “其实吧,我来金辉煌洗浴中心上班,就是为了探查这起凶杀案,我调查到有一个凶手在附近游走,所以潜伏下来,但没想到还是被他得手了。”

        “同志们也不用太慌,那凶手的习惯我很清楚,不会在一个地方久留。”

        “所以你们的安全肯定能得到保证。”

        “至于洗浴中心,我建议先关门一周,等我这边的消息到了,你们再开门。”

        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而且,会有安州的警察来协同处理。

        张全有要做的,只是尽快把那个水鬼给干掉。

        其他人见张全有胸有成竹,也不免只能相信。

        这时。

        张全有瞥了一圈众人,忽然皱起了眉:“等等,陈老板,所有人都在了吗?我怎么感觉人数不对啊。”

        陈进田惊异不定的看了一圈,说:“没错啊,客人,还有咱们这干活的都在,没别人了。”

        张全有心里咯噔一声。

        “不对,杜老板没在。”

        “杜老板?”

        陈进田听到这话,脸色茫然无比:“你说的是哪个杜老板?”

        张全有摆摆手说:“就是如家饭店的杜老板,刚刚我还给他拔火罐了呢,差点把他忘了,我得去找他。”

        说完,张全有迈步就走。

        原地。

        陈进田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的脸上都十分诧异。

        “老街的杜老板?他那店不是半个月前就关门了,人又回来了吗?”

        “没注意啊!”

        陈进田叹了口气,心想着:“唉……肯定是半个月前那件事把他打击到了,不然的话,他一回来,肯定和咱们和咱们这些老熟人打招呼,算了,等明天天晴了,去他店里吃个饭,就当捧个场吧。”

        ……

        哒哒哒……

        张全有快步来到杜归的小包间。

        金辉煌洗浴中心的保健项目,都是一个包间一个包间的。

        不过这地段人流量不大,因此房间都显得很简陋,颇有种30块钱一晚小旅馆的风格。

        张全有站在门口。

        他一把抓住门把手,就要将其拉开。

        可忽然……

        他感觉到了一阵阻力,就好像门里有什么东西在吸着一样。

        并且。

        张全有的鼻子,也嗅到了一丝极为特别的味道,那味道有点像是石楠花……

        “是水鬼的味道……”

        张全有心里一寒。

        难不成那杜老板已经遇害了?

        一连死了两人。

        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全有立马拿出那瓶装着灰色液体的瓶子,揭开瓶盖,甩向木质的房门。

        哗啦一声……

        就好像是打破了什么东西一样。

        整个木门的缝隙里,往外疯狂的渗着水。

        张全有咬牙切齿,一把将门拉开。

        下一秒。

        满屋子的水全都沿着门口冲了出来,垃圾,床单,垃圾桶,等等等等……

        而在屋内。

        那张床上。

        杜归趴在上面,背上全是火罐。

        他皮肤惨白,也不知道是被泡白的,还是本身就那么白。

        张全有心里十分警惕,扫视了四周,抽了抽鼻子才松了口气:“又被它跑了。”

        说着,就快步走到杜归面前。

        他面露不忍:“对不住,杜老板,都是鄙人能力不足,白白害了你的性命。”

        他是专门来处理水鬼事件的,可水鬼没解决,反倒是又死了两个人。

        突然……

        杜归那惨白的身体猛地一抖。

        张全有立马后退。

        然后,他就看到,眼前的这位杜老板僵硬的扭转脖子,一张脸憋的发青:“妈的,这是什么鬼梦,我怕不是梦到鬼了。”
    热门搜索:两性产品性感人体艺术飞华两性的热门文章最性感的丝袜性感女生头像性感脱衣性感丝祙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