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如果如果书店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我愿意
        啥?

        老首长不容置喙的语气让年轻的士兵立刻怀疑起了人生。

        我是不是在做梦?

        这是怀疑我之前比武时作弊了?要体检了?

        我是不是该大喊一声,我任某某没有开挂?

        但仅仅一个呼吸之后,年轻士兵就将自己的小心思压在了心底。

        虽然这命令来得确实突然又诡异,但他好歹已经当了五年兵,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连*门指检都会害羞的新兵蛋、子了。

        他瞥了一眼跟着老者一起走过来的两位漂亮女军医,想着人家女同志就不觉得有什么问题,那他又有什么好害羞的?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三下五除二地将全身衣物脱了个精光,连条内裤都没留,然后很自然地分腿背手而立。

        而之后,老者没有再发出任何命令,两位漂亮女军医自觉来到年轻士兵跟前,从随身背着的医药箱中拿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看不太明白的仪器工具,一通测量操作,不时往一张表格上填着数据。

        这次的体检比年轻士兵想象的时间要长,项目也比他想象的多,肢体接触的频率与力度更是让他觉得这像一场性骚扰多过于体检。

        但幸运的是,他还是凭借着过人的意志管住了自己的下半身,没让某个部位抬头,从而得以在这几位首长面前继续抬头。

        在年轻士兵大概背完第四十二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后,两位女军医终于停止了体检,将最后的参数填进表格,交给了老者。用了五分钟时间看完表格,那个肩膀上扛着三颗金星的老者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但那笑容只是转瞬而逝,老者立刻恢复了严肃而庄严的神情。从他眼睛里射出的凛冽寒光,似乎能够劈开年轻士兵的胸膛,将年轻士兵的心脏公之于众!

        随后,他伸出了自己的手,让自己的掌心紧紧贴住了年轻士兵**的心口,叫出了年轻士兵的名字:“任国忠!”

        “到!”

        “你是否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赤色黎明军?”

        “是!”

        “你敢否不怕辛劳、不怕牺牲、不怕非议?”

        “敢!”

        “你能否严守纪律制度以及国家秘密?”

        “能!”

        感受着年轻士兵心口处的平静,老者缓缓收回了贴在年轻士兵胸口的手,背转了身体。

        就在年轻士兵以为自己的悲惨经验终于要结束时,老人忽然杀了个回马枪,又转了回来:

        “那么,我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年轻士兵提起还没来得及泄完的一口气,眼神坚定,声音洪亮:“请首长检阅!”

        看着年轻士兵精神十足的回答,老者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的不忍,语气也柔和了许多。

        “梦之国忠诚的战士,你是否愿意……”

        “抛弃自己的过往,包括你的名字、家人、朋友、伴侣、梦想……这些曾经你所拥有以及热爱的一切光与热,去为着我们的梦之国和人民,与那些甚至可能比你强大凶残上十倍百倍的敌人去战斗!而你的结局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背负着滔天骂名,如同蚊蝇一般,死于一个腥臭肮脏也无人问津的角落。”

        年轻士兵当时就被问懵了。

        那时的他不过才二十五岁,还是个脸上写着青涩的年轻人。仅有的生活经历就是当了几年太平兵,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战争与灾难,就连死人也没见过几个,也没来得及成家。

        说起来,就连最初当兵,也是他父亲一手安排的。他并不是如何心甘情愿,只不过是赶鸭子上架罢了。毕竟这一去,他好像得好几年看不见那个她了。

        只是在入伍之后,他又因为在狙击方面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一直被所在连队当成吉祥物一样养着,日子倒也还过得不错。即便这样,每日被训练学习任务就掏光了所有精力,连想女人这种事都不太经常,又何曾有心思想到这么复杂的问题?

        “我……”

        年轻的士兵支支吾吾好一会儿,也没能说出一个完整的回答。

        那些他所珍爱的人如同入伍那天路旁的各种花草树木一样,在眼前飞驰而过。

        跑得最前面的是那个经常不在家,一在家就摆出首长姿态的父亲。

        前阵子自己得奖的时候,这个技术研究员好像很高兴,几十年从不贪杯的他好像还喝醉了一次。气得母亲好像当晚都没让他回房睡。

        母亲高兴归高兴,但还是和以前一样,在电话里一直关心他比武时有没有受伤,每天训练学习累不累。

        弟弟也似乎长大了好些,还说攒钱给他买了一份礼物,等他下次探亲回家的时候就能看到了。

        那几个坑爹货,也都陆陆续续成家。听说阿光的媳妇肚子都已经显怀了。等他下次回去的时候,应该就能晋升干爹军衔了。

        还有喜欢带蝴蝶发卡的她。

        不知道她的绘画现在练得怎么样了?不过以她的能力,应该到哪里都会过得很好吧。

        想起那个只凭背影就能让自己心脏狂跳不止的人。

        年轻士兵的心就乱得更厉害了。

        如同老者说的一样,这些他所深爱他的人,于他而言就好像天上的太阳,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光芒。

        他能在这枯燥无味的军营里带下来,除了身边可爱的战友和身为赤色黎明军的荣耀感,同样离不开这些人持续不断的支持。

        他一直如此努力的表现,除了最开始是单纯想跟他的父亲赌气之外,到了后来其实也真正想要将自己的荣耀分一点给他们。

        他们温暖了他。他也不能落后,不是吗?

        他一直以为自己服役参军是为了那些光与热。

        可现在老者却说,让他放弃这些人。

        那他服役参军的意义又在哪儿?

        年轻士兵不能理解。

        而同时,也有一个强烈的疑问堵在了他的嗓子眼。

        无疑眼前这波人并非如他刚才所猜测的那样,是来检测他之前比武中是否作弊的,而更有可能是某个秘密部门试图招揽他,来对他进行面试的。

        可到底是哪只部队的人,加入之后就要放弃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

        他们所执行的又该是怎样的任务?

        年轻士兵的迟疑落在老者眼中无疑算是某种无声的回答。

        他显得有些失落,但立刻就调整了过来,像是已经习惯了被拒绝。他笑着拍了拍年轻士兵的肩膀,点了下头,随后就径直大踏步向门外走去。

        没有做任何的介绍或规劝。

        与老者同行的几个年轻军官也没有做这种事。他们只是排着整齐地队列,跟在老者身后,从年轻士兵身边安静走了过去。

        年轻士兵这才发现,原来这几个仿佛能用眼神杀人的人,其实好像跟自己的年龄差不多大,也都是二三十岁的年纪。

        在梦之国,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大多才刚刚离开学校,步入社会,大部分都青涩得要命。

        而这些人却不同。从他们的脸上非但看不到任何的青涩与懵懂,能看到的只有锋锐与刚强。

        就好像一柄柄刚刚接受过火与油淬炼的兵刃。

        与这些人一比,年轻士兵只觉得自己稚嫩得仿佛一朵在温室里被浇灌长大的花朵。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年轻士兵变得更加迷茫了。

        耳边也不由自主响起了前几天自己的连长对他说过的鼓励。

        “你很出色。按理说,我舍不得放你走。但我清楚,像你这样的人,不该留在这里。你理应踏上更好的舞台。”

        当时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让年轻人差点以为自家连长烧糊涂了。

        但现在想来,连长当时已经接到了相关通知,所以在暗中提醒自己吧。

        可我似乎辜负了他的期待……

        这样做真的……好吗?

        没有人听到年轻人心中的疑惑,也没有人为之做出解答。

        身后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空旷的礼堂再次安静下来。

        远处操场上的喊号声因而变得更加响亮起来。

        清风穿堂而过。

        身着单薄军装的年轻士兵忽然感觉到有些冷清。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几处被枪械吻出的厚茧。

        他之前总是笑着跟几个同期的战友说,只要拿到一份荣誉,那他就算是为连队挣了脸面,也就对得起连长这几年的照顾与栽培,而且在他父亲那边,也算有了交代,他就可以安心退役回老家结婚娶妻生子了。

        而现在,他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他好像也真的可以功成身退了。

        上次电话里,年轻士兵跟父亲说起想退役的事,那个固执的老兵也没再用逃兵称呼他的儿子,反而笑着说,他跟那几个老朋友喝酒的时候,说起任国忠是他的种时,可把那几个老朋友羡慕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虽然他任民只是个没怎么拿过枪杆子却一直研发枪械的高级研究员,但好歹养出了一个打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

        这叫什么?这叫虎父无犬子!

        长了二十多年,这是年轻士兵第一次听到那个男人如此自豪地夸赞自己。

        哪怕是隔了几天后想起来,也依旧让他忍不住想要笑。

        于是年轻士兵就真的笑了起来。

        任国忠,你已经得到了那个老男人的认可。

        你已经成长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你已经可以光明正大地离开脚下的这座军营了。

        这不是你这几年来一直梦寐以求的事吗?

        但为什么,你现在会如此的难过与不舍呢?

        年轻士兵终于控制不住复杂的情绪,一拳砸在了身前混凝土砌成的高台上。

        钻心的疼痛中,自欺欺人的谎言如同泡沫般被戳破。

        年轻士兵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真实心意。

        在这几年的军人生活里,他如同以往那样,依旧深爱着那些人,但在他所热爱的东西里也不知不觉间多了一点东西。

        他也同样爱着身上这身全世界最帅的军装!

        那句堵在胸口仿佛一万年之久的回答姗姗来迟,却响亮地回荡在了空旷的礼堂里。

        “我愿意!”

        《如果如果书店》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

        喜欢如果如果书店请大家收藏:()如果如果书店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