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今夜海棠未眠 > 正文 第014章:她就是个神经病
        她 抬眼望向1709的房门,挪了挪脚,犹豫了半晌,还是走了进去。

        男人只着着单薄的衬衣,靠在床头。

        他面色异样的潮红,眉目紧锁着,似乎很难受。

        嗅着浓烈的酒气,言如意没注意过他到底喝了多少,记忆中,九爷闲来无事总饮酒的,不会喝醉……

        “嗯……”

        男人喉结滑动,一声闷哼,微微撑开眼来,深邃墨瞳看到床边的女人,薄唇噙着若有似无的浅笑。

        “咚,咚,咚……”

        言如意能清晰地感受到心跳的频率一声高过一声,或许是酒精麻痹,她有些心慌。

        走,脚下仿若生了根。

        “药……”

        他低沉的声音略带沙哑,无力地抬手,指了指床头柜上的东西。

        那是开瑞坦,言如意当即错愕,“你吃芒果了?”

        九爷有过敏原,那就是芒果,有一次佣人没注意,用芒果做了奶昔,九爷是被救护车接走的。

        她站在原地,脑子里回溯着往事,说好什么也不管,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吧!

        言如意走上前找了新的水杯,掰开一粒药塞进他嘴里,让他喝水顺下药,随之,着手解开了他衬衣领口……

        夜灯的微光里,他胸口的皮肤大片大片的红疹。

        那时候她怎么做的来着?

        言如意最清楚不过了,进了浴室打了一盆热水,毛巾浸湿后,索性脱下他的衬衣。

        深刻的锁骨,垒块的腹肌,人鱼线棱角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息。

        言如意耳垂充血欲滴,她接到江家才十岁,那时候懵懵懂懂,现在……不敢直视。

        江酒丞微垂的眼看着她压着毛巾颤抖的手,暗哑的声音问道,“你怕什么?”

        怕……

        当然怕!

        二十三年来,她连男人的手都没正经牵过,就被他夺取了初吻。

        言如意暗自吞了口唾沫,佯装镇定,“我怕你死掉,我就成了嫌疑犯。”

        毛巾顺着他胸口往下擦拭,擦到腰际,如小猫的爪子挠动着,男人凝眉,下一瞬,扣着她的手,轻而易举地将她压在了身下。

        言如意瞪大的眼犹如受惊的小兔子,手里捏着毛巾,热水顺着指缝滴答在被子上。

        “害怕我,还往上送,你想要什么?嗯?”男人的鼻息扑散在她脸颊,锋锐的眼光似要洞穿她灵魂般。

        她已经不是那个任由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丫头了!

        言如意找回理智,迎着他的视线,不做挣扎,“ 只是因为工作,你护着霍杰森也没用,他如果没有作为公众人物的自觉性,我会让他跌下神坛,等调查清楚,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不会再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仿佛有什么在蚕食着心脏,隐隐钝痛。

        疼痛,致使他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冷不丁地倒了下去,拥抱小丫头的状态,下巴压在了她颈窝里。

        “江先生?江酒丞!”

        言如意被压得喘不过气,急切地想要推开,男人的话伴着温热的呼吸在她耳畔轻柔,“别动,为什么,你为什么总要逃?”

        言如意撑着他肩膀的动作僵滞,心贴心的距离,他身体的炙热似乎具备传染性。

        什么意思……

        他不是很讨厌自己吗?

        高兴时赏颗糖,生气时候不当她是人!

        “九爷,你还记得烧掉的进修邀请书吗?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就为了出国,我都已经计划好了,拿到奖学金可以独立生活,不会再麻烦您……”

        可是,他把通知书烧了,亲手碾碎了她的梦想。

        时光倒流,那一切都没有发生,她依旧会对江酒丞感恩戴德,学成归来成为新闻主播,一定会报答他。

        而现在,她只能做个小记者。

        “九爷,三年前的言如意,已经死了。”

        应答她的,只是男人均匀的呼吸声,言如意瞥去,他阖着眼眉目舒开,俨然睡了过去。

        嗐,他没听见也好。

        言如意深吸一口气,将男人沉重的身体推开,滚到床边下了地。

        捡起落在地上的毛巾,不经意看见站在门口的林文雅,她宛如幽灵,不知伫立在那里看了多久。

        “林助理,你来得正好。”言如意手背蹭了蹭脸颊,滚烫如烙铁,心虚地埋头往卫生间去,“江先生芒果过敏,吃过药了,还是你照料比较方便些。”

        “劳烦了,我让人送你回吧。”

        林文雅收拾残局,拖在地毯上的被子一角卷起来。

        “不,不用了。”言如意走得匆忙,酒店楼下,盛夏的风吹拂在脸颊,双眸渐渐清澈明亮。

        说好恩怨两清,只是不清楚,江酒丞怎么想的。

        地处太偏,打车困难,路灯下,人影拉得细长,言如意走了一小段距离,骤然停下,回头望去,背后空空如也。

        “哒哒哒。”

        她继续往前走,双重的脚步声像是有回响。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过敏感,每每回头,背后鬼影也没有,迈开脚就有重音。

        背脊骨冷汗涔涔,正好有空车路过,她矫健地跳下马路,坐上出租车,报了目的地,再定睛看去,只见绿化带的大树阴影下,有个男人穿着连帽衫,背对着大马路。

        夏夜,皎洁的月亮似圆盘。

        海棠树下,女人双手托腮,望着树杈,三魂七魄游离。

        “想什么呢?”

        厉昇弦递出一厅冰可乐,就势坐在了她身边。

        “我在想韩诺和霍杰森到底是什么关系,拍戏期间很冷漠,聚会结束,韩诺又寻上前去,情侣吵架?”

        她百思不得其想,愁上眉梢,这个世界,太多谜题待解了。

        “咚。”

        厉昇弦一记暴栗敲在了她脑门。

        “干嘛呀?”言如意捂着脑袋,怪疼的。

        “韶华当年,你居然只知道工作,像你这么大的孩子,成天情情爱爱,甜甜蜜蜜,看电影,聚餐。我看,你要再不自己发展,我给你介绍我们医院的青年才俊。”

        言如意由下往上地盯着眼前的男人,蓄着寸短的发,不算帅气的脸,看着却很实诚可靠。

        她咧了咧嘴,“没比我大两岁,打着光棍,泥菩萨过江把自己的事解决再说吧!”

        厉昇弦吹嘘在医院是生在百花中,言如意当耳旁风,喝着清凉的可乐,心绪又飘远了去……

        清晨,厉晟弦起得比她早,提着运动包刚踏出门,言如意叼着一枚包子刷着手机,一条短信展现在眼前,忙叫住了他,“你今天别去打球了,韩诺自杀,跟我走一趟。”

        她顾不上吃早饭,厉晟弦怨声载道,休息时间被言如意压榨不是一次两次了。

        快捷酒店外拉起了警戒线,15层的房间口,警方正在收集证据,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你好,我是锐利的记者,请问一下,死者呢?”

        言如意亮了亮工牌,接过警察递来的鞋套,面色凝重,昨天韩诺精神状态不大好,但,谁也没料到,她会选择自杀。

        “什么死者,没死,送医院了,抢救过来还处在昏迷中。”

        警察话音方落,电梯的方向传来吵闹声,“不是我!我杀她干嘛?那就是个神经病,你们找我的经纪人,OK?”

        声音渐行渐远,应该是随电梯下底层了,是霍杰森。
    热门搜索:美女性感影院在线观看韩国性感热舞mv高清在线播放制服丝袜性感电影动漫性感美女性感比基尼美女视频免费两性的视频网站rosimm官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