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封侯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口风
        李卢见慕容温术脸上露出轻蔑之意,连忙解释道:“堂主千万不要认为陈庆防御单薄,这些女护卫只是负责贴身保护陈庆的家眷,如果堂主的目标是陈庆的家眷,那卑职也无话可说。”

        慕容温术摇摇头,“刺杀陈庆的家眷能让他退兵吗?显然不可能,我们的目标当然是陈庆本人。”

        “陈庆的武艺十分高强, 一般刺客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的后宅很大,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安歇?”

        慕容温术淡淡一笑,“在刺杀方面,你就是外行了,我做刺客二十年,刺杀了几百人,我很了解各种刺杀的情况, 你说他后宅只有几十名女护卫,我就知道他并没有防备刺客,你说的三千军队,驻扎在府中的亲兵,这些措施其实只是防备内乱,防止被骚扰。

        真正的刺杀在瞬息之间,一支毒弩箭就足以毙命,军队和亲兵反应得过来吗?他武艺再高强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提防,总有疏忽的时候,我还以为他的防御像皇帝一样密不透风,所以才派三百人过来,现在看起来,我只需派三名高手就足够了。”

        李卢急道:“堂主不可大意, 如果一击不中,他就不会再给我们机会了。”

        慕容温术淡淡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着急, 我会把各种情况了解清楚,然后像狼一样等待机会。”

        ..........

        入夜,司马张晓正在书房看书, 他长子张平远在门口道:“父亲, 兵曹参军事杨笑臣有急事求见!”

        “请他到我的外书房,我马上就过来!”

        张晓披上一件外衣,不慌不忙向中庭的外书房走去。

        外书房内,杨笑臣正不安的来回踱步,他年约三十岁不到,非常精明能干,一直是张晓的左膀右臂,被任命为兵曹参军事,主管兵曹司。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张晓笑呵呵走进来,“杨参军有要紧事吗?”

        杨晓臣连忙行礼,“这么晚打扰司马了,但卑职确实有要紧事!”

        “别急,坐下慢慢说。”

        张晓让杨笑臣坐下,又让使女上茶。

        杨笑臣连忙道:“今晚林建青请卑职喝酒,除了卑职外,还有法曹判官左长胜,军曹参军事刘偃, 按照司马的吩咐, 卑职和他相谈甚欢, 这人居然自作聪明的套我的话。”

        张晓在军部特地安排了两人和林建青接洽,一个是仓曹判官王迪,一个便是兵曹参军事杨笑臣。

        张晓微微笑道:“他不是自作聪明,他是斗不过你们这帮老官场,他问了什么?”

        “他抱怨调粮食压力太大,问我什么时候攻打西夏,我说冬天吧!等黄河结冰才好用雪橇运输粮草物资。”

        “然后呢?”

        “然后他说他有十几个朋友想报名从军报国,问我们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募兵,要募多少军队?”

        张晓笑道:“问得倒是有点意思,你怎么回答他的?”

        “就按照司马的嘱咐,我实话实说,不专门招募士兵,将十万乡兵转正,他朋友如果想从军报国,赶紧去报名参加乡兵。”

        “但这几個问题谈不上紧急啊!”

        杨笑臣急道:“关键是他最后问卑职,听说宣抚使有替身,是不是真的?这个问题让卑职一激灵,他们想干什么?”

        张晓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居然问宣抚使有没有替身,这显然是金国探子要他问的,这明摆着金国是想行刺宣抚使啊!

        张晓也有点坐不住了,刺客不是可以慢慢商量的事情,刺客随时会出手,说不定就在今晚,自己必须要立刻通知宣抚使。

        “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好,很及时,我现在就去通知宣抚使,绝不可大意!”

        ........

        在距离陈庆府宅约两里外,是京兆城的报恩寺,报恩寺内有一座佛塔,高约五丈,是京兆城一座有名的高塔。

        当夜幕还没有完全降临之时,佛塔顶上出现一个黑衣人,抱着塔尖向行宫后园眺望,在这里黑衣人可以清晰看见余晖下,后宅府园内的布局。

        最后黑衣人目光落在东北角的小山上,黑衣人眼睛为之一亮......

        夜渐渐深了,大街上的行人已经看不到了,两名黑衣人沿着墙角飞奔到行宫高墙的东北角。

        他们将一只精钢虎爪甩过高墙,钩住墙壁,两名黑衣人纵身向墙头攀去,动作十分迅速。

        翻过高墙,里面就是小山了,他们一跃跳上一株大树,待四周安静下来,没有任何异常,他们这才攀下树,向小山的另一边奔去。

        这两名黑衣人便是慕容温术派出的两名黑锦堂高手,慕容温术领导黑锦堂二十年,策划了无数场刺杀,经验十分丰富,他绝不会轻易动手,一定要周密策划,掌握所有情况,把目标的整个底细都摸透后,然后再耐心等待最好的机会,一击而中。

        尤其是这种关乎西夏国运的刺杀,慕容温术更是谨慎,他知道机会只有一次,他绝不会轻易出手,可一旦出手就绝不能失败。

        刺杀分为内刺和外刺,一般是内刺优先,外刺对方的护卫太严密,很难有机会,慕容温术首先要了解陈庆府宅的布局、人口、生活习惯等等,除非是内刺无法执行,才会考虑外刺。

        两名刺客的经验非常丰富,他们入宅十分轻松,既没有对方的埋伏,也没有遇到猎犬巡逻,这就说明堂主的猜测没有错,陈庆并没有防备刺客的意识。

        两名刺客暗暗兴奋起来,要不是规矩严厉,他们今晚就想行刺了。

        但堂主的命令非常严厉,他没有下令刺杀,谁也不准轻举妄动。

        两名黑衣人借助大石和树木的掩护,渐渐靠近了一条石板路。

        就在这时,远处出现一抹亮光,两个黑衣人立刻躲在两株大树后,只见一辆轻便马车快速驶来,马车前面挂着一盏灯笼,一名健壮的妇人赶着马车,马车内坐着一名身材稍矮的中年男子。

        两名黑衣人没有任何动作,他们知道陈庆只有三十岁,身材高大,这男子绝不是他们的目标。

        待马车走远,两名黑衣奔过石板路,向水里游去,他们需要了解湖泊,看能否从水中潜入住宅区.......

        来拜访的中年男子正是张晓,陈庆在外书房接待了他。

        听完张晓的汇报,陈庆眯起来了眼睛,问自己有没有替身,居然要行刺自己。

        陈庆当然不会没有准备,上次李成派人在成纪县行刺他后,他就加强了护卫,尤其在宅院区内有三十名女护卫,都藏匿在隐秘处,即使刺客进了后园,也休想平安进入宅院区。

        陈庆随即让使女把女护卫首领找来,让她带领手下监视四周动静。

        女护卫首领接令去了。

        张晓又劝道:“宣抚使还是暂时搬去军营吧!最好今晚就走,切不可大意,万一刺客伤了夫人和小公子怎么办?”

        陈庆笑着摆摆手道:“今天晚上应该问题不大,我已经安排护卫巡视了,就算有刺客也会打草惊蛇,等明天我仔细考虑一下,最好在城内找一座隐蔽的宅子。”

        话音刚亮,外面便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陈庆一怔,走到门口问道:“怎么回事?”

        女护卫首领上前躬身道:“我们刚才巡逻时,发现湖内有两个黑点,不知是什么,不太像水鸟,我们怀疑是两个人。”

        陈庆心念一动,立刻令道:“你们监视水湾,再通知颜骏带亲兵过来巡视后园和湖面,不管水面上有什么,格杀勿论!”

        水湾是从湖中延伸到住宅区,修建一些小桥水榭,这是一个防御漏洞,刺客可以从水下潜入住宅区。

        “遵令!”女护卫匆匆走了。

        张晓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没想到真的出现异常了。

        “那卑职先告辞,不影响宣抚使布防。”

        陈庆点点头,让两名护卫护送张晓坐马车离去。

        他随即回到内宅,命令女护卫们保护着家人集中到红楼来。

        
    热门搜索:性感美女图片性感睡裙最性感的女明星全民影视大全两性问题老奶奶在线办公室性感女秘书两性刺激生活片免费视频性感大胸美女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