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阴美人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一鸣惊人2(九殿番外篇)
        “他当初就是止步十四层,当初出现了三位尊主,他和五殿,六殿,十五层,只有两位,十殿和二殿,十六层只有三殿和一殿进入过,恐怕这涅磐塔,只有第四殿王,能够全部踏过了。”古风男神色相当凝重,也是相当震惊。

        这一刻,不在只是冥府的那些止步尊主以下的存在关注了,就连各处的尊主也都是投射过来目光,因为十四层,对于整个冥界来说,都已经达到了顶峰,只有区区几个存在,才能喔达到那样的地步。

        白热化,持续的白热化。

        “他们会继续闯十五层么?”

        这是无数人死死盯着涅磐塔十五层的磔刑地狱内心升起的想法,此时无论冥界的存在都在执法,又或者是在干什么,都望向了涅磐塔,都在静静地凝视那璀璨的冥光。

        千丈冥光持续了将近几分钟的时间才逐渐的淡化,露出涅磐塔本身的漆黑,那十四层,此时散发出了强烈的波动,但是冥光散去,十四层的枉死地狱安静下来。

        甚至于整个黑塔都格外的安静,但就是这样的安静,却让万众瞩目,带着无数人的凝重目光汇聚。

        最开始北冥夜在第九层滞留,很多不屑一顾的神色,此时纷纷都露出恭敬,毕竟无论在哪儿,都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地方。

        十四层,这点足够说明,九殿王这个称呼,实至名归。

        此时面临这样的境地,第五殿冥府内的五殿王,笑容终于是被北冥夜追逐上去的形势消减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开始有些阴沉,还有点不安。

        即使,五殿王知晓北冥夜曾经止步就是第十四层,更何况如今的北冥夜,因为麒麟咒还没有消除的关系,身体有伤,承受力远不如以前。

        但就算这样,他依然感受到了不安的情绪,这样的情绪,对于任何尊主来说,都遗忘太久了。

        第六冥府大殿的银色面具男,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精致冥杯,虽然依旧看不到他露出来的表情,但从透露出的两只眼睛,却能够看到他眼神里的冷意,手里的冥杯不自觉攥紧了不少。

        他感到了紧张。

        就连此时婆罗彼岸那樵石上的婆罗女,原本微笑的神情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少许凝重。

        “情字一字,能摧毁一切信念,能让人永堕深渊,却也可以让人变得更为执着,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自己。”

        泱泱冥海,血海无尽,亡魂渡的船只已经靠岸,但那面如冠玉的青年并没有下船,反而是和摆渡的老者望着冥界映射出来的涅磐塔。

        “圣君,你猜九殿王和他,还能闯到十五层么?”老者摇头,斗笠下的沧桑双眼,透露出腐朽的气息,望向涅磐塔。

        “昊天,难以闯入十五层的磔刑地狱,不过九殿,不好说!若是他没伤在身的话”

        青年男目光轻佻,似乎连眼睛都会微笑似的,就说目光透露出少许凝重,但轻钩的薄唇依然浅笑。

        “若是圣君去闯,可否有把握,闯入涅磐第十六层?”老者深深的望着涅磐塔,话语里也是充满了敬畏。

        “十六层的岩浆地狱,那无尽的灼热刑法,原本就是惩戒天地大魂的死葬之地,一般的孤魂野鬼,发往岩浆地狱受刑,灼热刑法会在瞬间让其魂飞魄散。”青年男却轻笑摇头,“本君的极限,止步十五层,和九殿不相上下,至于十六层只有三层把握。”

        “我倒是觉得,九殿能去十六层。”斗笠下的老者,传出了郎笑声。

        青年男倒是没想到老者会这样说,还没有等他询问,老者便开口答,“我并非是说圣君比九殿逊色一筹,而是世间万物,情字一字,太过巧妙,是我们这个世界,体会不到的。”

        “我渡亡魂千千万,在这冥海上岁月无尽,看遍了世间的人,看遍了冥界的魂,可悟不透的,是世间的心,参不透的,是冥界体会不到的情。”

        “那些跳入冥海的亡魂,大多是因为心死,因为不舍,因为忘不掉轮回前的一世,于是,他们甘愿在冥海挣扎,我们大都看到的,是世间之情皆薄弱,犹如那经不起雨打的油纸,一点即破,还会羁绊一生,于是无论佛,道,亦或者冥界众生轮回,皆要斩情。”

        “但殊不知,情字一字,亦能让人望而生畏,永无止境。”

        “九殿,或许如今本身只能止步十四层,但因他有了情,所以,我看不透,但那昊天,却是无法在踏入十五层了。”

        冥界众生,无论是古风男,亦或者其余的尊主,都不知道情是什么,他们悟不透,但是在他们眼里,如同冥海那些亡魂,挣扎不起,明知道是地狱,却还是有无尽的亡魂甘愿跳入其中。

        在无情人眼里,情是堕落深渊,是不得如轮回,也是最薄弱的东西,他们不需要,也不想要这种东西来羁绊自己。

        也只有冥海上的摆渡人,亦或者是奈何桥上的孟婆,因为见证了世人,或许能够体会到情是何物。

        老者说的话,让船上的青年,饶有兴致了起来,此时目光仰望涅磐塔内的身影,眼神里也有了少许改变。

        “要是真的如此,九殿能闯入十六层,本君也要去世间看看,这世间的情,究竟是为何物?”

        青年男嘴里,轻声呢喃开口,那原本的优雅浅笑却淡化,眼里也是爆射出了精明的光芒,连同他手腕出的背面,那好似尸鸦的动物,此时也跟活了似的。

        涅磐塔内一片安静,但是围绕十山十海冥府大殿外的人却越来越多,他们的目光透露出期待,更是涌现出了激动,带着振奋的望着涅磐塔。

        哪怕是涅磐塔如此安静,但他们并没有丝毫着急或者议论,似乎生怕一个转瞬,就会错过数百年难得一见的瞬间。

        毕竟距离上次闯入十五层,已经太久了。

        因为,放出哪怕是北冥夜,在十四层就已经退出来了。

        “他们俩没有出来,他们是打算去闯十五层么?”古风男那好看的手握紧又松开,看样子也是非常紧张。

        冷潇寒眉头蹙起,但却没有回答。

        十五层,那可是岩浆地狱,那地方,古风男知道可怕,因为十八层地狱,岩浆地狱是专门惩戒天地大魂,亦或者是那些逐渐有了很高道行的老鬼。

        “昊天昊天动了。”

        “是五位圣君之一的昊天,他要去闯十五层了!”

        这一刻,哪怕是十四层两个人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能够牵动在场人的所有目光和惊呼。

        只是一向速度为快的北冥夜,却依然停顿在十四层,没有动静。

        在古风男,冷潇寒,甚至无数人的目光下,昊天动了,随着他踩上十五层的楼梯,我们都看到了好似涅磐塔的投影,投放在看冥界的天地间。

        那是一个银发男子,影像出现在了涅磐塔外,他的脚步,踩在了第一个石阶上,一共只有九个台阶,似乎走完这九个台阶,银发男就能闯入十五层。

        “天地异象,据说冥界只要有人闯十五层,就会出现这种天地异象,整个冥界,万众瞩目下去闯这一层踏,若是闯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古风男似乎有点羡慕。

        “九转轮回!”冷潇寒在一旁轻声开口。

        我也看的清清楚楚,那昊天满头银发,倒是有些亦正亦邪,随着他踏入第一步,似乎就承受着无穷无尽的压力,因此并没有如正常走楼梯那般容易。

        好半天才又迈出第二步,我似乎听到了无声的嘶吼,和痛苦的咆哮。

        接着他迈出了第三步。

        不过三步踏上三个台阶,他浑身颤抖不止,但依然没有放弃,在无数人紧张期待的目光下,天地投放出来的影像,他迈出了第四步。

        似乎他的脚步就已经开始被岩浆地狱融化了一般,竟然在消退,但是紧接着,第五步落下。

        这一步迟疑太久,从容的迈下第六步,那昊天如此坚毅的步伐下,就在众人以为他这样能够走过的时候,那抬起的脚步,却不敢踩入到第七个台阶。

        他的身体颤抖无尽,刚要落下就轰隆一声,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地浮现出来的异象炸了似的,接着昊天的身体,直接被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从塔内轰了出来。

        “他失败了。”这是无数人心里一瞬间涌现出来的想法,虽然略有遗憾,但能够闯入十四层,并且第十五层走了六步,这昊天,也是极为强悍。

        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失败了会给他直接轰出来。

        “岩浆地狱不同于其他,会从上往下施加压力,那九个台阶,每上一层就会有暴增数倍的压力,所以一旦失败,会被压力直接轰出涅磐塔,但是没有伤势!”古风男在一旁解释,从冥界幻化的天地异象消失,他就知道。

        昊天已经失败了。

        但那毕竟是十五层,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了,然而就在大家还在惋惜遗憾,神情唏嘘不已的时候,顿时轰隆声暴涨。

        却看到原本天地异象再次幻化出来了,在天地异象的第一个台阶,北冥夜的身影刚硬如铁的站在那里。

        “九殿是九殿。”

        “他要去闯涅磐十五层的岩浆地狱了!”

        “他他会过吗?”

        各处山海的人数已经数不胜数,原本以为这是一场普通的尊主之争,原本以为这场涅磐塔第一关,胜算已经在昊天的身上,原本以为最多只陷入十四层。

        但没想到如今却是让整个冥界瞩目。

        这一刻,不再是单单的比试,而似乎是去闯一个传说,毕竟十五层太难太慢,哪怕是强如尊主,也是太难。

        冥府大殿,山海震动,无数原本各自施展观察的物体似乎都已经不足以表明自己真实看到,而是无数人开始飞掠而出,飞出冥府庞大的大殿山海,来仰望通天一样的黑塔,密密麻麻的身影,似乎让原本死寂的冥界沸腾起来。

        当我看到北冥夜的身影从天地异象里幻化而出,似乎那里就是冥界之巅,而他坚硬的站在最巅峰,冥界众人都在仰望着他一人。

        我心里,除了激动和看到那熟悉身影时候的兴奋,同样还在为他祈祷,还有期待。

        “我相信,他能做到的!”我在心里默默的为他祷告。

        冷潇寒相对还比较平静,可是古风男也是激动起来了,眼睛都不眨的望向天空幻化出来的异象。

        北冥夜只留给世人一道孤傲的背影,他踩在第一步台阶上,心如磐石一般坚定不移。

        “他要去闯十五层了啊。”

        亡魂渡,冥海船上,青年仰头望着那道撑天的背影,眼神里终于也是有了一丝期待。

        就在众人火热的目光下,北冥夜终于是迈下了第二步,那踩下的瞬间,仿佛不是踩在台阶上,而是踩在无数人的心脏上,让冥界万万人的呼吸都停滞了。

        我也是如此,屏住呼吸的望着这一幕,但是北冥夜却走的很稳,很坚定,脚步落下,他再次迈出脚步,踩在了第三和台阶上。

        一只到第五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心脏快要碎裂了,北冥夜停顿,身影略微有点颤抖,很显然,虽然走的快,但是承受的压力让他也感觉到了沉重。

        可是就在大家迟疑瞬间,他迈下了第六步,轰然落地。

        颤抖更盛!

        北冥夜停滞了脚步,那抬起的脚似乎踩不到第七步,又或者踩不下这一步。

        这一步,是昊天被轰飞出涅磐塔的关键,更为让冥府大殿出来的人紧张,目光眨也不眨的死死看着北冥夜的脚,那抬起的脚也在颤抖,不停地颤抖。

        嘭~

        我的耳边似乎回荡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但接下来却接连响了两次,等到再次观望,全场人沸腾不止。

        不是迈出一步,而是直接迈出了三步,九阶,北冥夜的身影出现在了第九个台阶上,似乎这一刻,连同冥界的天都起了变化,竟然难得的出现了阴暗和一种压抑。

        这一刻不止是再是冥界飞掠而出的人,哪怕是冥府难得一见的强者,也纷纷现身。

        第五冥府大殿的五殿王,面前的血雾砰的炸开了,猛然抬头,似乎目光透过冥府大殿,望向了涅磐塔十五层的方向,接着他在没有迟疑,整个人瞬间就冲出。

        随着冥府大殿第五殿尊主亲近冥府山海外,几乎又是掀起了一阵,尤其是第五殿阎罗王一身暴戾的血海气势,立即让山海冥府间无数人心神大震。

        
    热门搜索:性感小萝莉性感丝袜美女性感电脑壁纸性感吊带丝袜性感纹身微拍美女性感沙滩4汉化性感泳装女生aiss爱丝高清视频看性感美女图片大全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