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都市最狂梦幻师 > 正文 第52章 父母死亡真正原因
        “我不放心你啊!”

        刘寡妇娇嗔了一句,满头青丝摇落。

        “你这不是……”

        萧夜话终究没有说完,因为再看刘寡妇时,那眼里尽是担忧,“算了,你跟着吧。”

        如此深情的刘寡妇,让萧夜也是一阵感动。

        他们在村里转了数圈,结果转了个寂寞,倒是像是一对玉人在谈恋爱。

        转累了,他们选择在一黑暗的角落中蹲守着,看着一座座淹没在黑暗里的房屋,眼里也起了迷茫之色。

        今晚僵尸会来吗,来了又要去祸害哪一家?

        冷风如针也如刀,弯月如银也如火。

        这一等就到了午夜时分,两人冻的如筛糠。

        刘寡妇受不了了,哆哆嗦嗦道:“夜子,要不我们回家吧,这么冷的天,相信那僵尸不会来了。”

        “这……”萧夜还想等等。

        “走吧,回去吧,去我的被窝暖和暖和。”刘寡妇张开朱唇,向萧夜的脸吹了一口香气。

        那温暖的香气在萧夜的脑海缭绕,瞬间将萧夜拉进了一番云雨的被窝,暖香销魂。

        让萧夜现在都有些亢奋,欲罢不能。

        “要不,我们回去吧?”萧夜的脸上已经流露出那贱贱的神色。

        还抓什么僵尸,还救什么村民,我萧夜有那么伟大吗,那么伟大干什么?

        再说,我父母不在,这困难的两年,你们同村人帮过我吗?

        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说不干就不干,萧夜立刻起身拉着刘寡妇的手向刘寡妇的家里行去。

        一路上他倒是雄赳赳气昂昂,无惧于黑暗无惧于僵尸。

        而反观村里的村民,房屋皆没有熄灯,在惶恐的熬度夜晚。

        有的房屋内,聚集了数十人,大都是太怕了,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感觉安全许多。

        萧夜顿住了脚,他的身边是村内暴发户寒大山的家。

        想起寒大山,让他咬牙切齿。寒大山一定是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

        但是那关键的一幕他还没有看到,还不能非常确定。

        这段时间事情太多,让他一时无法抽身来到寒大山家看那最后一幕。

        如今,是不是有了时间。

        “怎么了夜子?”

        刘寡妇看到萧夜不走了,再看萧夜的脸色明显阴冷了许多,问道。

        “没事,刘姐,要不,你先回家吧,我再看看?”萧夜道。

        “那哪能呢,不是说好了一起回我家吗?”说到“我”字,刘寡妇的脸上明显流露出一抹红晕,并低下了头。

        “这……”面对刘寡妇,萧夜也是为难了。

        但是,自己父母的死必定是比天还大的事,他开口道:“你先回家吧,我一会儿就回。”他眼里有肯定的神色。

        “不,你不走,我就不走!”刘寡妇哪知萧夜此刻想的什么,自以为现在的她似乎在萧夜心里不是那么重要了。

        “哎,要不,你先在我身边呆一会儿,呆一会儿,我们就做伴回去。”萧夜妥协了,他岂能看不出刘寡妇现在一刻不想离开自己。

        “那好啊!”刘寡妇眼里有兴奋之色,开心的像个少女。

        此刻的她是那么单纯可爱,像一朵初绽放的花朵,像是春天吹来的第一缕东风,处处带着娇羞。

        萧夜以笑还之,随即他闭眼入定,一缕精神力渗透进寒大山的房屋。

        寒大山房屋的大门堆满了石头,门被石头堵的死死的。

        大概是怕夜晚僵尸到来,所以才这样封堵大门。

        真是个胆小怕死的人!

        萧夜不禁一阵鄙夷,你防的了僵尸,防的了萧夜我吗?

        我要杀你,那是分分钟钟的事。

        萧夜的精神力继续渗透,渗透进寒大山的房屋内。

        本以为寒大山惧怕僵尸,应该还没睡去。

        可是他错了,寒大山搂着娇妻在“呼呼”大睡,那呼噜打的震天响。

        并且看寒大山的表情,那呢喃的嘴唇,他已经进入梦乡。

        这可真是天助我也啊!

        萧夜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接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首先,萧夜进入了寒大山的梦里,看到了寒大山梦境的内容。

        在一破旧的宿舍内,里面住了四个人。

        有他的父亲、有寒大山也有两个工人。

        那两个工人萧夜看到,立刻变了脸色,那两个人不正是和寒大山一起谋害自己父母的两人吗。

        萧夜想不到,杀了自己父母的人竟然是与父亲同一宿舍几人。

        但是,他们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父母?

        萧夜继续看下去,那是一个清晨,阳光早早洒射进这间破旧的宿舍。

        首先起床的是父亲,他看到天亮了,立刻穿好工服起身,拿着脸盆出去洗漱去了。

        紧接着,起身的是寒大山。

        寒大山住在父亲的上铺,他下床铺时,不小心一脚踢掉了父亲的枕头。

        他将枕头放在床上时,不禁面色微变。

        因为他看到枕头内似乎藏着一件黄皮纸包,那东西太熟悉了,不正是昨日发的工资吗。

        他的心“咚咚”跳动起来,因为他知道父亲发的工资是半年的工资,足有四万,比他的多一倍还多。

        他有了觊觎之心,悄悄的将手伸进枕头内,掏出了那黄皮纸包。

        打开一看,不禁傻眼了,这岂止四万,足有七万,似乎他老婆发的工资也在。

        他想将钱偷偷装进自己的包内,却发现有两只手悄悄的伸来。

        他一看,居然是另两个醒来的工人。

        这两个工人当即提出要分父亲的七万块钱,寒大山犹豫了半晌,还是同意了,毕竟若不分,这两个人告发自己,那么可就要坐牢的。

        于是,这三人将父亲的七万块钱平分了,分了后,继续躺在床上装睡觉。

        父亲洗漱回来,并没有发现异样,便出门向工地走去。

        父亲啊!

        萧夜看到这里,已经想到了为啥这三人要谋害父亲了,那是为了父亲的钱。

        但是,必须要看到最后,难道这三人真的为了父亲的几万块钱,变的丧心病狂,要杀死父亲?

        萧夜还是有些不信,毕竟那几万块钱,哪有父亲的性命贵重。

        父亲离开后,寒大山和其他两个工人起了床,他们聚在一起商量着。
    热门搜索:性感女图新福利影院性感美女热舞两性辣文美女在线播放两性心理学性感的美女性感女护士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