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进化从一只鱼开始 > 正文 第五十三章黑衣人
        啃了会儿竹笋,安然突然停下了动作。

        圆圆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时不时的还在笑两声,这家伙也真是够了,做梦竟然都在嘲笑自己,还真是令人有些哭笑不得。

        但看着他,安然却自嘲了起来:“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挺可悲的,连自己爱的人都留不住,我活着好像真的是为了给这个世界凑数呢!”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安然在想吴江现在在做什么,林佳躺在别人怀里会不会想到自己这个可怜鬼。

        “呵呵!我应该是想多了吧。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人想念呢!”

        他苦涩的笑了笑,突然有点想喝酒,此刻或许只有这样才能麻痹自己这颗乱如麻的心了。

        “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梦啊!”

        每个人都会伤心,会难过,毕竟人心都是肉长得,安然自己觉得他真做不到不去回忆一些事,虽然决定重新开始,可是短时间内,要让他放下林佳,显然有点困难。

        他不是什么绝情的男人,但是生活是向前看的,这个道理他心里在明白不过。

        “过去走散的人,或没办成的事都暂停吧!既然打算重新开始,我更应该暂时忘记某些事情,虽然这很难,但是这不能成为我成长路上的阻碍,相反的,这只会成为让我乘风破浪的利器。”安然这样对自己说,心中依旧辛酸,难过。

        不过就如他想的,人应该往前看,而是还得堂堂正正的活着,不是吗?

        就在这时!安然忽然看到了一道人影。

        人影矗立在一座假山之上,一身夜行衣让他与黑夜几乎融为一体,若不是安然盯着月光看时,运气好恍然一撇,恐怕还不会发现此人。

        看了看圆圆,为了保险起见,安然站了起来,移动身体快速离开了这个地方。

        人影见状,随之而动。

        这样一来,安然肯定此人想必是为了自己而来的了,只是到底为了什么,这让安然颇为好奇。

        安然带着人影来到了偏僻的地方,他缓缓停下,双脚着地,站了起来。

        四周树木葱郁,夜风吹拂,树叶沙沙作响,见安然停下,那人也停住了脚步。

        两人之间仅仅隔了十来米的距离,相互观望。

        安然并未开口,那人倒是先行打破了平静。

        “交出所学功法,我且饶你一命。”

        安然暗暗点头,没想到来人竟然如此直接,不过这样也好。安然撇了一眼那黑衣人,语气带着些许的讽刺意味道:“看来我得多谢你的饶命之恩咯!”

        “呵呵!听你的口气,有点不大愿意啊,不过没有关系,我自有办法让你老实说出来的。”黑衣人冷笑连连,对于安然话中的讽刺之意,领会的那是相当透彻啊!

        不过这也给安然提了一个醒,来人不笨。

        “你说呢!”安然再次撇了一眼黑衣人,想要借此看清来人的容貌,结果这家伙却是蒙着面的。

        “有点意思,明明没有什么本事,却有这般臭脾气,还真是不讨人喜欢啊!话说国宝不都是很讨人喜的吗?你这样做,岂不是让所有国宝难堪?”

        黑衣人慢慢靠近安然,手中出现了一柄长刀,在月光之下,闪烁着耀眼的寒光。

        安然反倒是挺淡定,被对方这般贬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笑了笑。

        “哈哈,有没有本事,这个可不是你说了算呢!不过我很好奇,你到底什么背景,为何一来就要我将所学的功法交出来呢?还是说你对自己很自信?”安然带着疑惑的神色看着渐渐靠近的黑衣人,希望能够得到对方的回答。

        不过黑衣人似乎并不打算说,看他的样子,想必是急不可耐了。

        安然无所谓的笑了笑,这样的结果,显然在他的预料之中。

        突然!

        黑衣人的长刀挥砍而来,寒光闪烁间,长刀已经兵临城下,安然见状,微微侧身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谁知男子早有预判,手中的刀手中一转,瞬间招式一变,直直的就砍了下来。

        安然眼疾手快,一个旋转托马斯,但他的目标却不是黑衣人的双腿,而是他握刀的手,黑衣人没想到安然竟然会使出这样的招式,但黑衣人却十分灵敏,愣是收回了这直直劈下的一刀,不得不令人佩服,此人的反应速度,是真的可怕。

        他整个人以一个很快的速度倒滑了出去,稳稳站住身形,黑衣人露出的眼眸之中竟有几分震惊之色。

        一刀不成,黑衣人没有继续进攻,长刀一挥,指向安然道:“走眼了。”

        安然与之对视,心中的怒火似乎找到了发泄的口子似的,他竟然有些久违的兴奋。

        这还是他学业有成以归来,回到真实世界的第一次战斗,特别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安然竟然有些克制不住这股想要狠揍眼前人的冲动。

        他心中本就有一股怒火,此刻有人撞上枪口,自然算他倒霉。

        对此,安然不会客气。

        “出刀吧!我接下便是。”安然甩手,双手背在身后,尽量摆出一副宗师的模样来,但身为一只熊猫的他,终究没有宗师的那种风范,唯独那双眼睛,大而有神,当然,这不过是一对熊猫眼罢了。

        “哈哈,看来是不能轻松拿下了呢!”长刀挥舞,带着刺耳的破空声,黑衣人发足奔向安然。

        手中长刀嗖嗖舞出了一片刀光,森森寒气从黑衣人身上爆发而出。

        黑衣人的刀法虽谈不上特别精湛,但是可怕的是,却十分霸道,给人一种势如破竹,横推一切的感觉。

        剑法讲究一个快,而刀法讲究的则是霸道二字,而他的招式正好符合霸道二字。

        “再问一遍,是你自己说出所学功法,还是我自己夺取?”

        安然嘴角挂起一抹幅度,道:“凭本事拿去便是。”

        “不识时务,真是难搞。”

        刀光照耀黑暗,在黑衣人猛烈的攻击下,安然竟然吃了几次亏,身体被割了几道口子。

        安然却没有退缩,或是逃避,相反的更加兴奋了起来。

        “痛快,真是痛快。”他大喝一声,身上拳意流淌,竟然形成了流光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