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被自己附体了 > 正文 043 不可原谅
        坐上车返回住处,晚风顺着窗口飘进,林凡心中颇为感慨。

        本来他只想低调的在拍卖会上寻找药材,没想到竟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经历了这几次事情,冯万豪也算是为他所用。

        苏家?

        呵呵!

        今日之后,你们应该明白。

        如今的我已是你们招惹不起的存在!

        这样想着,林凡已经返回住处。

        这个时间,女儿已经睡下。

        他返回自己的房间,迫不及待的拿出拍卖会上得到的那枚黑色圆球。

        从表面看,这东西就像是皱巴巴的核桃,可以说平平无奇毫无特色。

        可按照天灵地宝中所记载,其很有可能是一颗蕴含神秘力量的种子。

        只要能将这颗种子催熟,就可以从里面获得神通。

        林凡调转体内灵气,不断灌入那颗黑色圆球内。

        灵气刚一触碰黑色圆球,便立刻没入其中,像是被吸收一般。

        “咔咔咔……”

        圆球内忽然传来一阵响动,林凡迅速加大灵气,想要一次性将这颗种子催熟。

        只可惜,种子在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后,突然安静下来,任由林凡加大灵气输入,也没有了任何反应。

        “不行吗?”

        “看来是修为太低了,想要催熟这枚种子,只能尽快提升实力。”

        林凡叹了一口气,只能暂时收好这枚黑色圆球。

        第二天一早,林凡便接到秦吟霜打来的电话,说是秦老在家里备宴,邀请林凡过去吃个便饭。

        上次因为女儿的事情,林凡不辞而别,也一直想找机会登门致歉。

        拿上最近练的一些固气培元的丹药,林凡便来到了秦家。

        秦老爷子气色恢复的很好,对林凡频频道谢,一顿家宴很是融洽。

        午宴结束,秦老和林凡坐在一起喝茶。

        秦老端着茶杯,笑着邀请道“还有几日是吟霜的生日,林先生一定要来参加。”

        关于这件事,林凡早就答应了秦吟霜。

        但秦老能主动邀请,说明了他对林凡的认可。

        “谢谢秦老美意,我一定准时赴宴。”

        两人正聊着,秦老的心腹雷暴从门外走来。

        “老爷,赵三元来了。”雷暴禀告道。

        “哦,什么风把他吹来了?”秦老眯起眼睛,惊讶道。

        赵三元是后辈之中的佼佼者,这些年在江城发展的很好,只不过此人心高气傲,倒是很少踏足秦家。

        “赵三元看起来很急,好像是来找林凡的。”雷暴回应道。

        “哦?你们有过节?”秦老看向林凡道。

        “他应该是有求于我,我出去看看。”林凡起身道。

        昨日他走的匆忙,没给赵三元追上自己的机会,没想到对方竟然找到秦家这里了。

        林凡走后,秦老露出一丝惊讶。

        “知道怎么回事吗?”秦老开口问道。

        “好像昨晚在酒会上,赵三元的人得罪了林凡。”雷暴顿了顿,猜测道“小姐昨天也在场,这赵三元可能是给您来赔罪吧。”

        “你太小看这个赵三元了,他可不是会向别人轻易低头的人,别说是吟霜在场,就算是我亲自在场,他也未必卖这个人情。”秦老不禁蹙眉道。

        “我听说冯万豪昨日也在,会不会是因为他?”雷暴试探的问道。

        秦老冷笑道“赵三元连我都不惧,区区一个冯万豪又算得了什么,看来这个林凡,远比我想象的还要令人惊喜......丫头的眼光还真是不错。”

        秦老眼中,露出一丝欣赏之色。

        雷暴闻言,心中颇为不服。

        在其眼中,林凡不过是一个年轻人,何德何能被这么多大佬青睐?

        秦老似乎看出雷暴的心思,警告道“雷暴,不要在继续追查林凡了,有些人是不喜欢被人盯着的......”

        “明白,只是......我有一事不解。”雷暴欲言又止道“昨日在宴会上,林凡跟白家公子起了冲突,小姐这次生日宴,您为何还要邀请林凡参加?”

        “年轻人之间,偶尔擦出一点火花,不是很好吗?”

        秦老微微一笑,意味深长。

        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看看,谁才是真正配的上自己孙女的人。

        欲戴王冠。

        必承其重!

        选择站在风口浪尖上,就要扛得住所有风雨。

        ......

        秦家老宅外,赵三元见林凡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林先生,您终于出来了。”

        林凡明知故问道“哦?赵老板追到这里,是怀疑我在酒会上偷了东西吗?”

        赵三元苦笑道“林先生,您就别拿我开涮了,昨日之事是我不对,您要是心中有怨气可以打我骂我,我绝对眉头不皱一下。”

        话音落下,赵三元抬起手掌,便要朝自己脸上扇去。

        林凡连忙阻拦道“赵老板这是干嘛,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听见这话,赵三元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忙将儿子中邪的事情说了出来。

        赵三元见林凡沉默不语,立刻补充道“林先生放心,只要您能救犬子性命,任何条件赵某都可答应您。”

        能收拢一些人脉为己所用,这也是一件好事。

        而且,林凡这次帮赵三元,还有另外一点私心......

        “带我去看看吧。”林凡淡淡道。

        闻言,赵三元瞬间转悲为喜,立刻引路。

        临海别墅,袁天师再次见到林凡,一脸仰慕。

        “林先生,又见面了。”

        林凡看都没看袁天师一眼,令他无比尴尬。

        经过一晚上的折腾,赵子明仅剩下一口气。

        即便如此,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天花板。

        如果林凡在晚来半步,赵子明就没救了。

        “怨气入体,毒入心脉,遇到我也算他命不该绝。”林凡扫了一眼,已是了然于心。

        “林先生,只是怨气入体这么简单吗,为何我八大符咒施下,竟然都没驱除怨气?”袁天师一脸费解道。

        “就你那垃圾符咒,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林凡冷声道。

        袁天师顿时脸色一青,却是不敢反驳半句。

        林凡并指在赵子明眉心一点,一缕蓝色的灵气瞬间涌入。

        无论是怨气还是煞气,都属于阴气的一种,而灵气是阳气一种,阴阳相克,灵气是驱除阴气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随着灵气不断渡入,只见赵子明突然张开了嘴,一团黑气立刻从嘴里钻了出来。

        林凡对着虚空一挥,那道黑气像是被锁链困住,渐渐消失在了空气中,化成了一地的灰烬。

        而床上的赵子明,眼睛缓缓闭合,气色也在渐渐恢复。

        “解决了?”袁天师惊声道。

        他没想到令其束手无策的问题,竟然被林凡挥挥手就给解决了。

        “你儿子体内的怨念很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招惹了人命债。”林凡皱着眉头道“如果不从根本解决问题,他还会有性命危险。”

        这怨念只是纠缠赵思明,并没有夺其性命之意,否则这么重的怨念早就要了他的命。

        林凡故意吓唬赵三元,就是想问清真相。

        赵三元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噗通一声跪在了林凡面前。

        “林先生,求求您救救犬子,他并没有害人,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啊!”赵三元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事情娓娓道来。

        赵家名下除了十里山庄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公司就是三元集团。

        一个月前,三元集团跟江中顾氏集团合作。

        顾氏集团是江东三省前十的大家族,在整个商圈可谓占据龙首行列,而这次合作负责人——顾家大少顾少坤,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

        顾少坤不仅好色,而且长得奇丑无比。

        据说还是个变态,被他盯上的女孩多半都会没了半条命,正是因为这些恶名,令商圈内所有女人都闻之色变。

        签订合同当天,顾少坤点名让三元集团准备一个全是美女的小组。

        赵子明知道顾少坤为人,但为了顺利签订合同,他特意花重金去会所找来一群美女。

        可签约当天,事情突然失控。

        公司一个女职员中途送文件,却被顾少坤盯上,直接被他拖进酒店,致使女孩大出血,一尸两命......

        赵子明当时上前阻拦,还被顾少坤打断了一条腿。

        看来那怨念就是女孩死前幻化的,这才致使赵子明病倒。

        林凡虽然听的愤慨,但他不是菩萨,并不能什么事都管,只能说人各有命。

        林凡继续询问道“赵老板,三元集团有个叫方宇的人,能不能替我联系他。”

        方宇是林凡初中同学,也是最好的兄弟。

        当初女儿重病,方宇二话没说,将准备结婚的钱全部借给了林凡。

        若是没有方宇的帮助,他早就撑不到现在。

        后面林凡走投无路,方宇又多次给他送钱。

        可就在一个月前,他突然跟方宇失联。

        他还以为方宇跟所有人一样,还是选择了疏远他。

        赵三元微微一怔,叹了一口气道“方宇......死了!”

        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林凡如五雷轰顶。

        赵三元一脸内疚道“那个出事的女孩就是方宇女友,后来方宇去找顾少坤理论,不久后就传出他去顾氏集团偷商业机密,被抓后畏罪自杀的消息。”

        因为出了这些事,三元和顾氏集团的合作也泡汤了,而赵三元也赔了不少钱,赵子明没多久也病倒了。

        “欺人太甚,不可原谅!”

        林凡眼中升起一团杀意,拳头攥的嘎嘣作响。

        他一直以为方宇也跟别的亲朋一样,不想被自己拖累才会失去联系的。

        现在看来,是他错怪了方宇。

        畏罪自杀?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方宇去讨说法,被顾家人活活逼死!

        没有为什么。

        林凡认定是,那就一定是!

        “顾家?”

        “顾少坤!!!”

        林凡猛地一拳将别墅门前的石狮轰的粉碎,眼中一片血色。

        “兄弟,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报!”

        林凡眼中寒芒四射,杀意弥漫。

        “我会让顾家所有人到你坟前跪地磕头,该道歉的道歉,该偿命的偿命!”

        血债要用血来祭!

        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