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血色的夜(四)
        月色明亮。

        寂静的庭院中,气氛微微尴尬。

        一个黑衣人尴尬地站着,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周围五具尸体,躺的十分安详,只是不曾瞑目的双眼中都透露出同一个问题:

        大哥你为什么要杀我?!

        大家不是自己人,好兄弟吗?

        程琳儿小嘴微张,小脸懵逼,本已心存决死之志,此刻却荡然无存。

        突然,她眼神一亮,仿佛绽放出一朵希望之花:

        “二狗子!”

        卧槽!

        这也能认出我来,姑娘你这都什么眼神啊?!

        江平正不知道用什么开场词,没想到程琳儿一口就叫破他的身份。

        “咳咳,姑娘那啥,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二狗子。”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程琳儿脸上的悲伤,愤怒全都不见,露出了一种失而复得的明媚笑容:

        “嘻嘻,难道你也想学他劫色?”

        江平瞧见程琳儿脸上促狭的笑,便知这傻丫头似乎认准了他。

        不过在他打算救下程琳儿之时,他就想过自己可能会暴露,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至于怎么救下来的人?

        就是那么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眼睛都不用眨一下的,几个杂鱼杀手也很配合演出,基本上没有占用什么台词空间。

        请叫我江·高手·平!

        不过……

        我到底怎么暴露的呢?

        “其实我只是一个路见不平,心怀正义,侠义与智慧的化身,阳光善良的美少年!”

        江平解开面巾,露出一张俊朗不凡的帅脸。

        早在准备跑路之前,他就恢复了本来面目。

        毕竟顶着二狗子的脸,万一路上遇到了熟人,岂不是很尴尬。

        而且据不靠谱传言,帅一点,运气也会好一点。

        程琳儿看着这张比二狗子起码帅出三条街的脸,微微一愣:

        “真的不是你?”

        “那我的二狗子呢?”

        还好这姑娘一向傻傻的,好忽悠。

        江平松了一口气,假惺惺道:

        “姑娘,我也不知道你的二狗子在哪,甚至连他是人是狗都不知道,你还是去别处找找吧。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是先顾好自己,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善良的。”

        “好了,我也要走了,照顾好自己,么么哒!”

        江平系上面巾,恢复冷酷杀手的装扮。

        听到前半句,程琳儿眼中的悲伤如潮水般涌出,可到最后又立马收住。

        她从门口跃起,朝着江平的方向,然后狠狠的,大力的抱住了江平。

        “就是你!”

        程琳儿好像一只八爪鱼似的,张牙舞爪地抱紧了江平,小脸上笑着流出了泪:

        “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呜呜呜……”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个大坏蛋!”

        江平:“???”

        “咳咳,姑娘你确定你没认错人?”

        江平语气弱弱的问道。

        程琳儿脸蛋埋在江平怀里,冷哼道:

        “哼!你还想骗我,你身上的味道,我就是再过十年,二十年都不会忘记,别以为换一张脸,我就不认识你。”

        嗅嗅!!!

        江平暗自深吸几口气,也没啥味道啊,倒是程琳儿身上一股奶香奶香的味道怪好闻的。

        “好吧,我摊牌了。”

        江平无奈地拍了拍屁股。

        嘶,好软,好弹!

        他低头看着不知何时脸上泛红的程琳儿:

        “俺就是二狗子,就是陈木。”

        “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

        这可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小问题,相反,还是一个生死攸关的大问题。

        他连程琳儿怎么发现他的都不知道,要是夜雨楼来追杀他时,也使用同样的方法,那他岂不是在劫难逃。

        程琳儿扭捏地摇晃了下身子,却没舍得从江平身上下来,声若蚊吟:

        “那你能别摸我了吗?”

        “啥?”

        “就是,那个,先把你手放开。”

        “哦。”

        “不好意思哈,没注意,”

        “咳咳,说正事!”

        江平背起双手,语气严肃,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如果忽略掉他身上树袋熊一般挂着的程琳儿的话。

        程琳儿搂紧了江平,脸上泛起幸福的笑,回忆道:

        “你还记得你跟我说的话吗?你说过,么么哒,是表达爱的意思,是不可以随便对人说的。”

        “嗯?”

        我有说过吗?

        江平努力回忆,好像,貌似,依稀记得有这么一回事。

        好像最开始的原因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吧。

        有时候他高兴起来,嘴里就会蹦出一些现代词语,有的跟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作为跟他相处最久的程琳儿,当然听过不少。

        每次他都搪塞了过去,还为此编了不少借口。

        只不过这些他都不记得了,这傻丫头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所以刚才就是因为一句么么哒,才暴露的吗?

        江平眼中不由多了一丝温柔。

        可能对于怀里的这个傻丫头来说,他说的每句话每个字,她都可以记得清清楚楚的,丝毫不在乎这其中到底有几句真几句假。

        不过……

        这就是女朋友吵架时,翻起旧账来为什么可以记得那么清楚的原因吗?

        太可怕了!

        江平的思维一下子转得很弯。

        “行了,又不让我摸,还想抱到什么时候?你好重的。”

        江平耸了耸肩,没好气道。

        程琳儿脸色涨得通红,眼睛水汪汪的,好像随时会滴水一样,但还是鼓着小脸,倔强问道:

        “那你还会离开我吗?”

        “当然……会啦!”

        江平说的一点犹豫都没有:

        “姑奶奶,我这是要跑路啊,不跑会死人的,你难道还想陪我做一对亡命鸳鸯?

        另外,你爹娘现在危在旦夕,你就跟我在这耗着?”

        “爹,娘……”

        程琳儿念叨一声,然后更加坚定道:

        “我不管!要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就算是死,我也不在乎!”

        程大长老听了一定得哭晕在厕所,这就是他的宝贝女儿,心肝宝贝啊!

        江平心里吐糟一句,然后正色道:

        “可我不想死,我也不想你死。所以你乖乖的听话,现在,立刻,马上去和你娘汇合,往……后山,没错,去后山那里,我知道你对后山地形很熟悉,带着你娘乖乖藏好。”

        夜雨楼一定派人把下山的路全都拦死了,现在下山,就是死路一条。

        反倒是青云山的后山,地形复杂,又连着其他山峰山谷,即便是夜雨楼也不可能疏而不漏。

        “那你会来找我吗?”

        “不死的话,就会。另外,我的真名叫江平,不要再叫我二狗子啦!”

        江平摆摆手,身影一点点消失在黑夜之中。

        “那我等着你,你一定要来找我啊!”

        程琳儿对着空荡荡的夜大喊道。

        无人应答。

        程琳儿抹了抹眼泪,低声给自己打气道:

        “不能哭,绝对不能哭!程琳儿,你要坚强,保护自己,保护好娘,他会回来的!”

        然后,转身朝着家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