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惊世狂妃:妖孽王爷枕上宠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势在必得!
        拓拔元这一次对于雪山芙蓉茶势在必得,现如今宋凌拿到了雪山芙蓉茶,那么拓拔元势必会全力针对宋凌,很有可能会对宋凌不利。

        然而雪山芙蓉茶只能是自己的,就算是那些老东西联合拓拔元一起让自己参加不了比赛,自己也能够利用其他的人去得到雪山芙蓉茶。

        想到这里,北秋辞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呵呵,还敢和自己斗?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吃素的?就算是党项的太子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得到了?

        想到这里,北秋辞更加洋洋得意了,能够将党项的太子和这些商贩们玩弄于手掌之中,这件事情让他足以十分兴奋。

        此刻的拓拔元,看着一脸笑意的宋凌正拿着雪山芙蓉茶,心里面一阵愤怒,眼底的恨意和杀气更加浓郁。

        一旁的拓拔锡感受到了一股子寒气,朝着旁边一看,才发现这股子寒气是拓拔元散发出来的。

        拓拔锡顺着拓拔元的眼神望去,发现拓拔元正凶狠的望着宋凌,瞬间拓拔锡心里面对于宋凌有些担忧,随即拓拔些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离开拓拔元之后,拓拔熙立马对着身后的窦河开口说道:“窦河,现在,立马把我们所安排的那些人所调出来。全力保护宋凌,按照本皇子那大哥的性子,绝对会对宋凌不利。”

        身后的窦河听到了这一番话之后,眼睛里面充满了惊讶,拓拔锡所带来的那些暗卫基本上都是悄悄出来的。

        而且拓拔锡一直都没有将这些暗卫给调出来,现如今为了宋凌,居然把自己的暗卫给调了出来,这值得吗?

        窦河眼底里面有些挣扎和疑虑,拓拔锡见着窦河没有动弹,瞬间更加有些恼羞成怒,看着窦河道:

        “怎么?还不去?本皇子现如今说的话你都听不见了还是不听了?亦或者是你还有其他的意思?”

        拓拔元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已经十分的不耐烦,窦河听到这话,一想到之前自己被拓拔锡重伤的那一幕,瞬间不敢武逆,立即点头道:

        “是,二皇子,属下这就去办。”

        窦河说完,转身就离去,而拓拔锡此刻的心情依然十分的担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宋凌所在的方向。

        对于这一次,拓拔锡没有想到宋凌居然真的能够获得冠军,这让拓拔锡有点头大。

        毕竟拓拔元对于雪山芙蓉茶势在必得,任何挡住拓拔元的人,都会被拓拔元给收拾干净。

        只希望这一次,宋凌能够侥幸逃生,毕竟自己身份特殊,也不能待在宋凌的身旁。

        宋凌看着手里面的雪山芙蓉茶,仅仅一眼,宋凌就看得出来这玩意儿绝对是不一般,一眼就让宋凌十分的喜欢,还未开封,便能够闻到一丝丝淡淡的茶叶清香。

        “宋凌,既然已经得到了,那我们就走吧。”楚临渊看了一眼雪山芙蓉茶,虽然楚临渊不懂得茶叶这玩意儿,但是眼前的茶叶居然是用红木包装起来的,那足以说明这个茶叶的珍贵。然后树林听到了。拓跋元的这一番话之后,立即点了点头,现在我觉得这个地方能与龙鱼混杂,还是要早点离开的好。

        宋凌想到这里,随即看了一眼拓拔元,果然看到拓拔元正一脸阴狠的望着自己,这让宋凌心里面有些洋洋得意,她就喜欢看拓拔元不喜欢自己又干不掉自己的样子。

        虽然宋凌很是幸灾乐祸,但是宋凌心里面也十分的明白,这一次怕是要经历一场大仗了。

        按照拓拔元那睚眦必报性子,绝对会为了这一盒雪山芙蓉茶,对宋凌等人下黑手。

        虽然宋凌不知道拓拔元需要这个雪山芙蓉茶做什么,但宋凌知道 此刻的拓拔元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了。

        随即宋凌看向了一旁的楚临渊,压低了声音开口道:“三爷,那边的那位一看就是不好惹得,待会儿我们离开的时候,尽量快一点,随时提防着。”

        楚临渊听到了宋凌这话,随即抬头望去,正好对上拓拔元的目光,看着拓拔元满眼阴翳的望着自己这边,楚临渊也不怒自威,浑身的气势瞬间就上来了。

        拓拔元察觉到了楚临渊强大的气势,更加难以置信,浑身也开始有些忍不住的颤抖。

        楚临渊的眼神,仿佛无形的大山一般,仅仅一眼,就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

        没想到党项居然还有人能够对上自己的眼神,而且这男人的眼神似乎比自己的还要更加可怕。

        想到这里,拓拔元更加愤怒,一个小小的贱民,也敢如此嚣张,简直是找死!

        “立马吩咐下去,只要这些人一离开,立马格杀勿论,把雪山芙蓉茶给本宫拿到!”拓拔元望着宋凌等人离开的背影,恶狠狠的说道。

        “是!太子殿下!”身后的侍卫立马应声而去,拓拔元浑身散发着戾气,一旁的李绮罗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想要离开双腿却又不听使唤。

        而这个时候,拓拔元忽然低头看向了一旁的李绮罗,眼神里面的阴狠依然存在着,李绮罗对上拓拔元的眼神,更加吓的脸色苍白。

        身后的南不忘正要走上前去,却被李绮罗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南不忘这个时候上来,无非是在火堆里找水,自寻死路。

        随即李绮罗强行稳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和害怕,故作一脸镇定的看着拓拔元,附和道:“太子殿下,您何必发如此大的怒气,既然那些人不听话的话,直接杀了就是了,雪山芙蓉茶一定是你的。”

        李绮罗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还是有些微微颤抖和害怕,刚才拓拔元浑身的戾气已经让李绮罗十分的畏惧害怕。

        而拓拔元作为党项的太子,向来都是以残暴凶狠出名,现如今拓拔锡也不在身边,李绮罗生怕拓拔元一个不高兴,杀了自己。

        拓拔元听到李绮罗这一番话之后,脸上的神情更加难看了起来,吓到李绮罗心里一阵慌乱。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