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星君传纪 > 正文 第一八一章 天梯的隐患
        “青龙之道,木象,运行守护之道,共计七宿二十八星。青龙之道修为高绝之星尊,尤其擅长占卜星相之术。那观星楼主于青龙一象,便有二百四十九度的星等,可谓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之强者!”后晋星殿祭司非常中肯的点评了一句,又说道:“然而在白虎之道,大祭司的星等度数同样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这不过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罢了!各位无须在意。”

        从旧历前朝开始,星君观测星宿,感悟天道,将星宿按照光亮程度分为一等至九等,共九个星等。一等星最亮,而九等星最暗。而仿照星等,星君们便将精神力的强弱进行换算:九等星计为一度,一等星计为九度。

        观星楼主青龙七宿二十八星,星等高达二百四十九度,这意味着他只有三颗星没有达到一等星而已,其它二十五星全部是九度的一等星!

        这一众祭司商议了一番之后便各自招出妖兽坐骑或者辅助类的纹器,四面八方的散了。

        唔,当然了,没有一个人向南。

        .......

        “七殿之一的后晋星殿的祭司们发起的搜索悬赏?”吴星狐疑道:“三英猎团是大裂谷一方势力,猎头悬赏令也是来自大裂谷使者,即所谓的使者令.......大裂谷的内部事情,什么时候轮到星神殿置喙了?”

        这时,吴星手上勾着的拘魂妖兽,尾尖仿佛司南指针一般的摆动了数下,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祭司们和那些猎头、猎团全都已经各自散了,我们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吧?继续赶路吧!”吴星说道:“只要不被误会与三英猎团一事有关就行了,其他的就不管那么多了。”

        众人从一座丘陵的洼地之中转了出来,继续向南出发。

        “我以为你们早就从天桥北口南下了。”吴星漫不经心的对旁边的杆哥说道:“沿着那一大片密林向东大约半个时辰的路程,不就直接进入后晋国境内了么?”

        杆哥揉了揉鼻头,苦笑道:“原本确实是有过这种想法的,确实是想去南楚国见识一番的。我们现在......正在攒钱,唔,过桥的路费。”

        “你的意思是......自从汉中水驿站暂别之后,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攒够过天桥的路费?!”吴星咋舌道,有些意外、不解。其余人等的表情也是相仿。

        千古一帝当年于两座天桥北口分别修筑了两座雄城,一名为“天堑”,一名为“通途”。那两座雄城,也分别是泰山国、后晋国目前的都城,民间也有据此为两座天桥起了“天堑桥”、“通途桥”之名。当然了,大裂谷以北习惯于这样的称呼,而南楚国显然是不认可这种名称的,而简单的分别称之为“东桥”、“西桥”。

        “说来话长。”杆哥解释道:“后晋国天桥北口这一段时间聚集了不少准备南下的猎头以及星君,我们在当中算是混了个脸熟,很多事情也是东拼西凑才知道的。”

        “根据星神殿的记载,如今天梯仍在逐年下降,下降的幅度大约在寸许。这,明显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星神殿自然将这种异象归咎于千古一帝,说是当年千古一帝强行从大裂谷上空‘路过’的天梯上截留了成千上万块巨石碑,先后用于修建天桥以及北方的长城防线,这才导致了天梯器阵运转凝滞继而逐年下降,终有一日天梯会尽数落于地面或者撞在崇山峻岭之上,葬送了星君重返天廷的最后希望。”

        听到这里,众人难免有些感叹。

        “一年下降寸许......天梯或许还要数千年的时光才会撞山吧。”小土挠挠头,然后又自嘲了一句:“天梯掉下来,先砸中个儿高的人,跟我没多大关系。”

        “那可很难说。”包达摇头道:“你们应该听说过天山之上时常会出现雪崩吧?据说雪崩刚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少量的积雪,在振动下滑的过程当中才汇集成了铺天盖地的雪浪。谁也不知道天梯现在处于什么状态,也许过个两三年之后下降的幅度就突然大增。”

        覃兰白了一眼这两个喜欢抬杠的傢伙,突发奇想,说道:“你们说.......天梯为什么不走‘直线’,而是在七国的登天台之间往复?当中还横跨了大裂谷......”

        那七座登天台虽然是千古一帝在位期间修建的,但是天梯这种看似毫无规律可言的运动轨迹确实让人莫名其妙。

        “关于这一点,我还真有一些不知真假的想法。”包达说完向吴星简单的示意了一下,顺风猎团的众人随即停下脚步,自然而然的站成了一个作战阵形。

        杆哥、毒草两人收不住脚步,走出好几步才停了下来,折返回来,看向顺风猎团众人时的表情、眼神明显多了一些惊叹,似乎正在好奇顺风猎团的众人是如何在快速奔跑行进当中做到心有灵犀、如臂使指的。

        这时,包达从他的竹箱笼之中取出了一张折叠好的兽皮堪舆图,展开来,小土、朵塔、吴星、包达四人分别手执其中一角。

        展开来的兽皮堪舆图,大约比茶楼大堂一张方桌桌面略大一些,上面有“星落大陆堪舆总图临摹版”的白文字样,图上除了山川河流地形地貌,其他更多的是大量蝇头大小的莫名其妙的字符、标注,估计只有不器坊内门弟子才能够准确的把握、阅读堪舆图上所承载记录的点点滴滴信息。

        星落大陆在堪舆图上占了大部分的面积,大陆之外的海洋便简单的以“波纹”指代了。

        “今年天梯的行进路线,是这样的.......”包达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堪舆图之上用手掌比划着。很明显,他手掌的轨迹,便是代表了天梯的轨迹。

        “这是天梯前年的行进路线.......这是大前年的.......”

        包达又比划了一番之后便停了下来,似乎有考究众人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天梯每年的行进路线都不是固定不变的?”毒草见众人都在低头沉思,便干脆来了一个“抛砖引玉”,将刚刚包达所比划的几次动作最浅显的部分说了出来。

        “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意思......”覃兰说了半句,看到吴星欲言又止,便作了一个你先说的手势,不料后者嘿嘿一笑,却说道:“镖头你先说,我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的。”
    热门搜索:性感超短裙性感沙滩2398两性生活视屏在线观看福利片性感的电影qq头像女生性感霸气美女综合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