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算计天道
        难道是和左逸明有关?

        齐鹜飞突然想到。

        莫非是这家伙做了太多的坏事,而自己取走了九幽束魂草,没让他的魂魄借助九幽束魂草复活成功,从而带来的功德?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家伙究竟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啊!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和那条白龙有关。

        虽然玉龙三太子最终还是死了,但齐鹜飞把敖霸带下去,让玉龙三太子的龙丹有了寄托之身,也算是以另一种方式救了他。

        拯救一条被困海底近两千年的九品神龙,多了这么多功德也就说得过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救白龙的事是符合天道的,也就是说,是对的。

        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白龙说的话是真的。

        否则的话,天道就该倒扣齐鹜飞的功德了。

        只不过这背后所牵扯到的西游隐秘和诸多仙真圣贤,不知道在天道眼中又究竟是怎么看待了?

        而这件事带给齐鹜飞的影响,也不是他现在所能预料的。

        总之现在功德已经有了,将来再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它们都转化成洪荒真灵,就能被自己吸收,变成法力了。

        当然,这事儿不急。

        修为境界不到,这样做反而拔苗助长,适得其反。

        而且也得等机会,总不能平白无故招雷来劈自己吧?

        对大多数修行人来说,他们并没有办法把功德变成洪荒真灵,从而被自己吸收。

        功德本来就不是用来转化成法力的,它最大的作用是能够抵挡自己的劫难。

        对普通人来说,功德是不用领取的,它本身就存在,只要你做了相应的事情,功德就已经加身了。

        过去的修行人也是不用领取功德的,功德也不能转化成任何别的东西。

        但自从有了无量功德碑,功德就可以进行转化了。

        修行人通过功德碑领取功德,并不是额外增加了功德,因为功德本身就在你身上,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功德碑只是通过某种方式把本就属于你的功德量化,并在一定程度上实体化,变成了更容易驾驭的东西。

        它就不仅能抵挡你的劫难,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也可以把功德直接当成防御力。

        而齐鹜飞更加幸运。

        他手中有一面神奇的镜子,在功德消耗掉以后,还能把本应消散在天地之间的真灵收集起来,据为己有。

        别人的功德只能用一次,用完就还给天道了。

        而他却是一毛不拔,用完之后还要回收利用。

        如果把天道看成一个系统的话,这大概也是一个极大的bug。

        想到bug,齐鹜飞就又想到了师父无机子。

        他拿起胸前的这面镜子看了看。

        师父简直就是个超级黑客,不但在仙试院的考试系统里找到了bug,连天道都要算计一番。

        可齐鹜飞却不禁有点担忧,人再厉害,还能和天道对抗吗?

        你机关算尽,说不定天道早已知晓。

        而天道的算计,却不知道已经算到了哪一步,或许连你的前世今生,乃至过去未来生生世世,都已经算尽了。

        唉,师父啊,你到底是挖了个什么坑,让我跳进来了?

        可你老人家自己却拍拍屁股走了!

        齐鹜飞又伸出手,摸了摸眼前这块残碑。

        风化的斑驳让他感觉到了古老的苍凉。

        他仿佛摸到了天道的面孔。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能通过它获得功德?

        它和天道本身有什么关系?

        和昊天玉皇上帝手中那块无量功德碑又有什么关系?

        它怎么会被遗落在这里,无人过问?

        ……

        一连串的疑问从他心头冒出来。

        他晃了晃脑袋,把环绕在头顶的问号都赶走,然后便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小六子,你力气大,你来试试看能不能搬动这块石碑。”

        “这还不容易!”

        敖霸压根就没把这块石碑放在眼里。

        他往前走了两步,伸出手,轻轻抓住石碑,往上一提,就想把石碑提起来。

        可是石碑纹丝不动。

        “咦?”敖霸有点惊讶,“还挺重,小看你了。”

        他认真起来,双手捧住石碑,用力往上一抬,可石碑依然纹丝不动。

        敖霸有点不服气了,又往前走了一步,两脚分开,扎好马步,双臂张开把石碑抱住,然后吐气开声:

        “起!”

        石碑还是纹丝不动。

        敖霸涨红了脸,浑身的青筋都爆了出来,可无论他如何使劲,都无法挪动石碑一丝一毫。

        齐鹜飞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吧,这玩意儿有点怪。”

        敖霸却犟上了,说:“不行,我今天非要动动它不可。”

        他的脸越张越红,青筋越爆越粗,肌肉越胀越大,身上的衣服全都裂成了碎片,露出了健硕的身体和驼着的宽大的圆拱形背肌。

        紧接着,就听他大吼一声,身体就瞬间长大,变成了一条龙的样子,浑身都覆盖上了银灰色的鳞片,鳞片上又隐隐泛着一层白霜。

        而他那宽大的圆背上却多出了一个玄黑色的龟壳。

        齐鹜飞忽然感觉到自己胸前的镜子隐隐颤动起来,而随之脚下的山川也开始震动。

        被敖霸抱着的那块碑下的土地出现了许多条细小的裂缝。

        “啊……!”

        敖霸不停的吼叫着。

        石碑并没有被他移动,但石碑下土地的裂纹却越来越大,而敖霸的双脚也渐渐陷入了地下。

        终于轰的一下,地面塌陷了,敖霸的整个身体都掉了下去。

        齐鹜飞吓了一跳。

        可千万不能出事儿啊!

        要是敖霸在这里出了事,哪怕是受点伤,他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他正要到地坑里去找人,忽然大地猛地一颤,轰隆一下,整座废墟都被拱了起来。

        残垣乱飞,断瓦四射。

        一条长着玄黑龟背和银白色鳞片的龙从地下爬了出来。

        那块漆黑而又斑驳的,断裂的残碑,就立在他的背上。

        霸下?!!

        齐鹜飞不禁想起了前世神话传说中的龙生九子,其中有一子名叫霸下,又叫赑屃,其形似龟,喜欢负重。

        很多地方的石碑底下都有一只龙头龟身的动物,就是它。

        看来神话传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像眼前这块石碑,竟然真的只有他能背得动。

        敖霸背着石碑,走到齐鹜飞面前,头一歪,不无骄傲地说:“你看,再重我也背的起来。”

        齐鹜飞走过去,双手轻轻一捧,就把石碑从敖霸背上捧了起来。

        这一下可把敖霸给吓坏了,大惊道:

        “我擦,你怎么做到的?原来你力气这么大,一直深藏不露!”

        齐鹜飞摇头道:“不是我力气大,而是你断了它的根。”

        “它的根?”

        “没错,这石碑本身并不重,否则的话,这座山早就被它压垮了。之所以拿不起来,是因为它落地即生根,与大地融为一体了。”

        
    热门搜索:性感社区韩国性感女明星性感食人族在线观看两性霉素b性感壁纸美女性感三角裤两性生活视屏397两性相处高清影院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