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言灵有诏 > 正文 去城主府
        看着言灵严肃到狠厉的眼神,明蓉儿直接被震慑住了,压根没有去细品她到底说了什么话,直接就噤了声。

        花芳见此直接毫无骨气地选择了弃赛,明蓉儿回过神来一直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然而没有人再管她这边,主持人走出来道:“今年女子选美比赛中妍妍获得第一荣登魁首,可获得彩琼花一朵。比赛结束后可以前往城主府迎接花神降临。现在男子前三名角逐比赛开始,三位选手里功夫最高者获胜。”

        主持人说完话后,排名前三的男子便走上高台,去年第一名花伏长得人高马大,一身肌肉鼓胀饱满,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他走在台上回头挑衅的看了一眼走在后面的邪辛,邪辛不为所动漠然越过他走上台去。在经过他身边时,一道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你输定了!”邪辛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邪邪一笑丝毫不为他停留。

        比武没有说明规则,意思就是要三人随便比了,只要有一个人胜出就可以了。台上邪辛一人独自落在一旁,另一边是靠的近一些的花伏与武义,他俩互相看了一眼,皆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邪辛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句就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不如两人暂时联盟先将他压下去,然后两人再认真比。两人齐齐点了一下头,同时向着邪辛发起了进攻,花伏攻击邪辛下盘,武义攻击邪辛上盘。若是一般的人遇到这样两面夹击,必然是手足无措,偏偏邪辛不是一般人,他是魔族魔尊,这点人族的小伎俩,就连灵力都没有,怎么可能伤得到他,若不是因为要探清花城这个现状的背后隐情,他如何会自降身份同这群凡夫俗子较量?

        为了不引起太大的波澜,邪辛没有直接将实力展现出来,反而将自己的力道压到了普通人的地步,即便这样应付那俩人也足够了,在他们的攻击到自己这里的时候,邪辛一个急退离出他们一丈之外,抬腿一撂,将两人击开。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是忌惮之色,邪辛的身材在他们看来算是瘦弱无用型的,他们以为他顶多就是一个长着好看皮囊的花架子,这一交手便立刻察觉出来对方的实力完全不比自己低。估摸出来实力之后,两人再次暗中交流了一下,知道自己不能掉以轻心了,于是更加努力,可是在一番攻击之后,却依然不能拿他怎么办。知道自己碰到硬茬了,但是花伏不愿意自己就这样认输,于是他将武义抓到跟前道:“你助我一臂之力,等我见到花神必定带上你如何?你要知道,我们中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跟我合作放才有出路。”

        武义想了想自然也认同他的说法,道:“如何帮你?”

        花伏给了他一个眼色,而后两人继续攻击邪辛,手法越来越快,将邪辛一步步逼得后退。3800

        花伏看了看邪辛身后笑了笑而后就与武义直接上去攻击邪辛的下盘,就在邪辛想要将他俩击退时,武义忽然跑上去死死抱住了邪辛的双腿,花伏也趁机攻击邪辛的上部,现在邪辛若是想要避开这一击就必须得往后退,然而脚被固定住,若是要避就一定会倒,他此刻已经站到了高台边缘,这一倒必然会掉到台下,自然也就意味着他输了。

        两人都在等着邪辛后退,然而,邪辛只是看着他们笑了笑,道:“不陪你们玩了!”说完,他身上传出了一股力道将腿上的武义一下子震开出去,让他刚好落在了台下,紧接着他一个闪身移到了花伏身边将他一拎,一个过肩摔也将他送下了台。

        霎时台下传来一片喝彩声,一个个都为邪辛像是要疯了一般,而那两个人却依旧像是回不过来神一样,没有动静,直到台上主持人说完落幕词,直到人群散开还站在那里呆呆的。他们怎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邪辛会突然那么厉害三两下就将他们俩直接打败了。

        台上主持人走出来道:“现在比赛已经是尾声了,男女前三名都可以得到彩琼花一朵,琼花是美丽与富贵的象征,且从开花到凋谢不过两个时辰,而这朵彩琼花是花神娘娘为了这次的选美比赛特意培育的,此话蕴含了花神的神力,不仅效力加倍,而且花朵常开不败,希望你们拿回家之后好好照顾。”主持人说完就有六名侍女一人举着一盆散发着彩色灵光的美丽花朵,随着花朵被拿上来,一股奇异梦幻的花香从花朵身上往外弥散开。随着花香的散发,在场的众人仿如置身梦境,看到了自己最渴望看到的东西,一个个眼中都露出了痴迷的神光。

        言灵感觉到不对劲,转头看向邪辛,见对方也正看着她,眼神清明,而后她看向主持人,发现他与在场其他人一样,言灵点了点头。看来主持人也并不是十分知道其中的内幕了,也就是她与邪辛如今同是神体,所以这香味对她们的影响微乎其微。这个彩琼花看来也是不简单,为了不让在场众人被它影响地更深,言灵看了看邪辛,邪辛明白了她的意思,捏了一道禁制罩在了六株花上,瞬间香味便被隔绝,随着香味消失,人群里的众人渐渐回过来神,都有些恍惚,甚至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与此同时,天界一处遍地繁花的宫殿中,一名容颜绝色的美貌女子倏地睁开眼睛,她皱了皱宛如柳叶的细眉,眸中全是不耐的神色,同时她鼻尖的一点小痣微微一亮,这更是令她脸色阴沉。“是谁在坏我好事!”含着怒气的声音刚落下,女子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大殿中,徒留一阵香风。

        主持人也回过来神,看着依旧站在台上的众人,他开口道:“现在比美大赛可以落幕了,男女魁首这便跟着我一起前往城主府吧,到时城主会亲自给予二位应有的嘉赏,而且,城主说了,今日花神会降临城主府,需得二位魁首亲迎,这可是莫大的机缘呐!二位跟我走吧!”

        离开舞台不远又是遍地繁花,主持人并不见怪,也没有丝毫犹豫,习以为常地抬步往前走,言灵二人紧随其后。此处离城主府有一大段距离,二人跟在主持人身后边走边看,发现这个地方的居民好像除了跟美与花有关的东西外再没有其它别的营生,与外面的繁华城镇相比确实是大不相同,想来能到如今这个地步,这样的现状怕是维持了很久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