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 正文 359、【车队失窃】
        席间,柳元德问方长:“先生要去南疆?”

        方长挟了片扣肉,点头道:“没错,之前的信中已经说了,我要去妖族那个青龙训练堂,寻找一样事物,以确认敌人的老巢在何处。”

        “先生有此法,可谓大善。”柳元德说道:“从收到的这些情报看,似乎是知道有天机遮蔽,他们将老巢藏得很好,从不显露在人前,传令也神神秘秘的,难以追踪到。”

        旁边于青菱则关注另外的方面:“先生是否需要协助?义军在南疆人手众多,也有许多修行人在那里,不停寻觅线索、清缴敌人,不若让元德开一份通行手令,但有所需,直接带着手令去寻找支援即可。”

        “善。”方长道,“用得上。”

        在宴席结束后,柳元德回到主账,开了份“持令者但有所需各级需全力配合满足”的手令,赠予方长,并进行了备案。

        临别时候,于青菱和柳元德一直送出营门三里,方长才与两人分开。

        ………………

        冬季的风从旷野上卷过,掀起散碎的沙石落叶,吹得微黄草尖儿摇曳不已,也掀起了路中央覆盖在马车顶上,厚实的油布一角。

        马车前方的坐着两个年轻小伙计,赶紧跳下车来,一边随着马车奔跑,一边用力拉紧绳子,试图将其捆好固定住,防止油布再次被吹起。少年人没有太多伤春悲秋的感愁,他们只是抬头看了看铅灰色的天空,便转回头来,继续做事。

        这里很靠南,冬季的风并不算冷,但跟着马车跑,可没有坐在车上舒服。

        所以他们急于将事情做完,以尽快回到马车前面坐着。

        方长正路过这里,他在官道上行走的速度,比旁边的车队还要快一些。

        对此行人们并没有感觉不妥,且不说这个快走的白衣人与周边环境放一起十分自然,最近天下不安宁,在路上行走的江湖人也不少,个个都有艺在身,走得快些不是罕见事情,而且他们中间有些很不好惹,所以也没人上前搭话。

        “你们两个动作快些,不然车队得停下来等你们!”

        车队的管事也看到那边的情况,狠狠责骂了几句,两个小伙计加大了力气,脸有些红。车队里面的其他人已经对此见怪不怪,倒是旁边,有个好心的中年人跳下来,帮两位少年捆扎货物。

        “诶?不对,怎地如此松垮。”

        中年人经验丰富,一上手就发觉了手感上的区别,也察觉了绳子不好绑的原因,原本应该紧绷在车上缠了许多道的绳子,其中几道已经松垮下来,所以拽散开的这头会受到不小阻碍,不能像之前那样绷紧拴上。

        不待他开口,远处经验更加丰富,还看得分明的管事,也察觉到了不妥:

        “停车!都停下!”

        车队凌乱地停下,前面不少车辆甚至有些不明所以,只是听到管事吩咐之后,下意识便拉住牲口停下。

        “靠边,咱们去路边检查一下货!”

        于是整个车队挪动,去路边上寻找空地停下,防止堵住道路影响后面人通行,这其实是官道上约定俗成的规矩。当然,不这么干也容易得罪人,所以大家也都愿意遵守,毕竟出门在外,讲究的都是和气生财。

        还好这里相对比较靠北,即使气温没有低到结冰,冬天田里依然没有种植庄稼,这让他们找到的空地虽然不够大,往旁边田里停一下也可以。

        方长早就放慢了脚步,停下围观。

        看到他们的动作、听到他们的动静,路上许多行人,也纷纷停下来,围在不远处看热闹。路途沉闷,生活也无聊,这种突发状况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兴趣。

        车队里面的管事人心情焦急,也没有精力时间去理会周围的围观者们。

        他大声催促着,让伙计们将车上的厚油布掀开,检查其中货物,甚至还找出来大秤,当场称量货物数量,和出发前账册上面的数量对比。

        还好这支商队运载的都是清货,这番倒腾不费什么力气。

        “货物少了许多!”

        本就看出马车上货物体积不对的管事,得知了这个令人有些崩溃的消息。

        他强行止住情绪,问来人道:“出事的有几辆车?损失多少?给我一个总数儿!”

        “咱们有三辆车的货物少了,大概有一百多斤。”

        管事顿时在原地转起了圈子:“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病急乱投医,他将几辆车的车夫伙计都叫了过来,在自己面前站成一排,挨个逼问去处。车夫伙计们自然是答不上来,无论他们怎么回忆这两天在路上和住宿时候的事儿,都不知道事情出在哪里。

        见到这幅景象,车队管事开始责骂。

        “你们真蠢啊,就不该雇你们。你们几个要是路上多小心些,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不然,为何别人车上的货都没少,就你们三个车上的货物少了?定然是出发前在客栈里面不仔细,被毛贼们抓了空子!……”

        被狠狠抢白了一顿,年龄大的低头不语,而有两个年龄小的,有些受不了,又担心自己被要求赔偿,竟然哭了起来。

        “哭哭哭!就知道哭!货呢?把货找回来啊。”管事的口中依然不饶,接着仿佛气不过,从旁边车上抽出根擀面杖,便要殴打。

        方长看不过去,上前阻止:“住手,不可伤人!”

        他看的分明,货物并不是这商队在之前住处丢失的,而是在刚刚被风吹起来的时候,就被不速之客直接取走。

        管事的闻言清醒了些,暂时收回了已经扬起来的擀面杖,他问方长:

        “你是何人?为甚么要管这种闲事儿?”

        方长微微拱手说道:“在下乃是江湖一散人,刚刚正好看见货物丢失的经过,却是与这几位兄弟无关,还请高抬贵手,饶下他们。”

        管事的这才注意看了看方长身上的装束,这一看顿觉对方不凡。

        于是他稍微收住了暴躁,将擀面杖放到一旁,而后向方长拱手道:“这位……壮士,关于我们丢失的货,可否有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