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玉懒仙 > 正文 第九百零五章 变异
        寝殿里面传来一阵十分暧昧的音乐。

        与此同时,透过屏风,能够隐隐约约看到自己的床上有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

        此时她正斜躺在床上,手更是若有似无的做出一些撩人的动作。

        尤其是隔着屏风,那种似有若无的感觉,她若是个男的,怕是直接就走不动道了。

        然而可惜的是,玉兰思是个女的。

        而此时被她下了禁制的寝殿,为何还会有另一个女的?

        这不科学啊。

        她没有往前走,神识散开。

        然后一脸无语。

        不再犹豫,踏步走了进去。

        转过屏风,正好和床上的人影对上眼。

        果然,透过屏风看到的和亲眼所见差别还是很大。

        她转头看向窗台,果然出了一个花盆外,啥也没有。

        “你这是生了灵智?”玉兰思不确定地问道。

        因为这丫除了花朵上多了双眼睛和嘴巴之外,也就身体变大了一些。

        其他没有任何改变。

        身体依旧是花杆、叶子和根须。

        以及那大大的花朵脸。

        灵音花似乎并没有听懂玉兰思的话,依旧晃动着自己的叶子和枝干唱着歌。

        这下有了嘴巴,唱歌更方便了。

        玉兰思:“……”

        自己的血到底有啥?

        为啥一个二个都能变异。

        有榕跟脚提升也就罢了,这灵音花也变得这么奇奇怪怪。

        她走上前,灵音花的一片宛若手的叶子就伸了过来。

        玉兰思下意识伸出手捏住,然后它一个巧劲就跳了下来。

        口中的歌声奇奇怪怪的,没有特定的字句,仿佛是它自己创造的。

        反正听上去有些怪异,但莫名却有一些熟悉。

        尤其是那多花脸,怎么看都有一种好似在哪里见过的感觉。

        -

        她想破了头都没想到自己在哪里见过,只能归咎于梦里吧。

        灵音花虽然生了些灵智,体型也比之前大了许多,大约有刘菲菲的高度了。

        但显然不会说话,只能通过歌声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目前看来,这丫明显是挺高兴的。

        它回到自己的花盆旁边,还准备爬进去的,突然意识到花盆有些小了。

        懵逼地抬头看向玉兰思。

        好似在问:为啥我回不去了?

        玉兰思四处看了看,最后将视线放到了放在屏风旁边的一个大花瓶。

        这还是竺清买来送给她当装饰寝殿用的。

        花瓶上面同样也有花朵,看上去倒是挺适合的。

        她指了指花瓶的方向,灵音花还好不是智障,看得懂玉兰思的意思。

        然后捧着自己的小花盆一蹦一跳的过去了。

        根须当做脚,三两步就跳了进去。

        正好花瓶的高度合适,灵音花的花朵以及当做手的两片叶子露在外面。

        然后花朵晃来晃去地唱着歌,声音比之前小了许多。

        玉兰思让它小点声,它还真能自动调低声音。

        -

        寝殿里面有了声音,显得没有那么空旷。

        玉兰思这才坐在床上,思考起了夜童的事情。

        显然夜童应该是故意接近自己的。

        并且它未必没有直接离开震雳宫的能力,但它却依旧要隐藏自己的能力。

        玉兰思对它之前说的那些话,只信了两分。

        对于其他的八分,玉兰思压根一点都不信。

        只是夜童的来历比较神秘,她如今也没有别的人手可以帮忙查,最关键的是也没有查的方向。

        妖族和人族距离那么远,想要查夜童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反正看样子夜童目前是打算赖上自己了,那么之后定然还有机会。

        索性玉兰思也不多想,而是转而看向了灵音花。

        灵音花虽然开启了灵智,但显然因为跟脚比较低的缘故,即便有了一滴血,也不可能如有榕那般能够化为人形。

        而且虽然多了点智慧,看上去却多少有点弱智的感觉。

        反正能活着就行了,玉兰思没有再打算给它血的想法。

        -

        第二日去了初级班一趟,关苏上仙对玉兰思的来去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人家有师承,在仙学院学的多数都是关于仙界的常识知识以及她自己想学的。

        所以关苏不仅从来不会过问阻拦,偶尔还会给玉兰思行方便。

        专门给她整了个课程表,让她自己看看那些课想来哪些不想来。

        这倒是方便了不少。

        初级班的学生多数都是一些幼崽,所以课堂上的氛围刚开始还可以,之后就有些散乱了起来。

        毕竟你不能指望幼崽的自制力能有多高。

        所以课程的后面通常玉兰思都是直接离开的。

        这次也一样,玉兰思朝着关苏上仙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倒是没说什么。

        从初级班出来,玉兰思便朝着老地方走去。

        不过迎面却正好有几个小仙子走过来,看装扮也是仙学院的学生。

        想来也是仙二代之类的了,玉兰思看了一眼就自顾自地走路。

        没想到她们几个聊天却没有用神念,而是直接开口说了出来,并且也没有防着旁人听到。

        “武曲星君亲自去查了,也不知道是何人如此胆大包天。”

        “我大师兄亲自去瞧了,醪灿上仙可惨了。”

        “真的假的,都说他这次伤得很重,修为到底有没有下滑啊?”

        “听说丹田受损,虽然不重,但听黄岐仙官说想要养好可不容易。”

        “好似这次是专门针对醪灿上仙的,也不知他得罪了何人。”

        “说起这个,看不惯醪灿上仙的人可不少……”

        ……

        几个女仙叽叽喳喳的声音不断传来,不过走得远了,玉兰思便也听不到了。

        从这些话中倒是可以听出那个醪灿上仙是真的惨了。

        没想到还伤到丹田了。

        啧啧,这样虽然没有杀了他,却比杀了他还难受。

        毕竟上仙修为,便是肉体被毁,多的是可以选择的载体。

        但却故意将人家打成这样,想要养好怕是要耗费不少昂贵的材料。

        听到这些,心情莫名变得极好。

        不过去了老地方却并没有看到竺清的人影。

        玉兰思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一整天过去了,竺清居然都不在。

        她忍不住给竺清传讯,结果依旧没有回应。

        玉兰思有些诧异。

        这不应该啊!

        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人没来,也不回传讯。

        该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虽然玉兰思很担心,却也不得不先回去震雳宫了,因为有榕似乎要渡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