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侯爷的农门福妻 > 正文 第12章结拜为异姓姐妹
        “秦叔,朝中情况如何?”苏敬贤不想秦澜清在他私人问题上过多关注,就把话题岔开了。

        “皇上依旧不问朝事,只顾寻欢作乐,身体日渐消瘦,哎,朝堂岌岌可危!还好有小侯爷走访天下,为老百姓着想,稳定了民心,替太子站稳了脚跟。只是宰相偏重三皇子,有些小棘手。”

        秦澜清想说的是万一侯爷干不过宰相,太子就得替换为三皇子,一切都糟糕了。

        所以侯爷才想牺牲亲生儿子的幸福,来个联姻,把宰相拉拢过来。

        “这宰相拥护三皇子的心一直那么强烈,就算外孙女嫁给了小侯爷,也改变不了他的初心吧?侯爷是自欺欺人吧!”铁墩看问题还挺有一套的。

        “你这时候就聪明了,侯爷当然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联姻不过是让剑弩拔张的关系缓和一下。”

        秦澜清叹了一口气。

        “本来侯爷也没有这个想法的,还不是听到了方阳公主离开皇宫了,就觉得是个机会,才让小侯爷留意着把方阳公主带到身边的。”

        “秦叔,我知道该怎么办了。”苏敬贤敷衍回应,他有其他思考,“时值南方农耕时期,你回京时先绕到南方,沿途让县官出力,帮着本地农户耕作,加强生产,等一季稻谷收成后,才能缓解缺粮。”

        “小侯爷,我知道了!”秦澜清打了个哈欠。

        “秦叔,你舟车劳顿太累了,去休息吧!”苏敬贤淡漠地回应。

        “秦叔,这边请!”铁墩就带着秦澜清离开了。

        苏敬贤开始拨弄他的琴弦,绵绵琴音升起,把他的情怀升华了。

        脑海里尽是冷迎春在他面前谈笑风生的样子。

        冷凝春并不知道苏敬贤在弹琴,对她有别样情怀。

        她此刻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沉睡中的方阳。

        她想着这个小丫头出现得太不正常了,恐怕有意图接近自己,得防着点。

        方阳感受到了有人看她,以为是邱枫出现了,低声呢喃着,“邱枫,不是不让你靠近吗?”

        “邱枫是谁?”冷迎春悠悠地问,这个丫头果然不一般。

        方阳听到不是邱枫的声音,吓了一跳,暗叫不好。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冷迎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好像心事被窥破,猛然坐起来,眼神闪烁,支支吾吾地问,“迎春,你看着我干什么?”

        “你好看,我喜欢看!”冷迎春灵机一动,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感动了。

        就在方阳松一口气时,冷迎春再次凑近方阳,严肃地问,“你还没回答我,邱枫是谁?”

        “他,他是我哥哥,我,我们走散了,我想念他,才,才在梦中说他的名字。”方阳低声说着。

        哥哥二字让冷迎春陷入沉思中,不自觉地想起了冷迎松,也就忽略了方阳口中的“哥哥”姓氏不一样。

        为了转移冷迎春的注意力,方阳把披风抓在手里凑近她,“迎春,这件披风太好看了,我很喜欢,你把它送给我吧!”

        她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把这披风变成自己的。

        “这是我的,恕不外送!”冷迎春清醒过来,抢过披风严正说明。

        这是她跟苏敬贤之间的联系,至关重要,丢了可不行。

        方阳目光幽怨地看着冷迎春,“不就一件披风吗?你要多少钱,我可以买。”

        “有钱难买心头好,给我金山银山,我都不卖。”冷迎春酷酷回应。

        方阳看到了冷迎春眼里的气愤,不敢说什么,只好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

        她的手碰到了身旁的包袱,随手拿过来,玉扳指从里面掉了出来。

        冷凝春大惊失色,迅速去抓玉扳指,已经被方阳抓在手里。

        “方阳,那是我的祖传之物,你把它还给我。”

        冷迎春紧张地看着方阳,真担心方阳摔下玉扳指就发现了空间所在,那就麻烦了。

        方阳躲过了冷迎春的手,把玉扳指放在眼前,夜光照射下晶莹剔透的,很美丽。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款玉扳指,觉得比皇宫里的任何物品都要好看,又很霸道地说,“迎春,送给我如何?”

        “不行!”冷凝春去抢,方阳再次躲开她的手,看到她快要抓住了玉扳指,就扔下来了。

        冷迎春伸手没抓住。

        完了!

        她心中骇然,闭上眼睛不敢去看眼前出现的场景,就怕方阳发现了空间之后,里面的稻谷都会成为方阳的了。

        “噔!”

        玉扳指掉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太响亮了,把冷迎春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玉扳指滚在脚边,这就捡了起来随身带着。

        “迎春,要怎么样你才能把玉扳指跟披风送给我?”方阳板着脸。

        “就算你把大俞国拱手相让,这两样东西我都不会让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冷迎春眯着眼睛看着方阳,怎么会有这么霸道的人,总想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怎么那么严肃呢?”秦潇潇从外边进来,手里还拿了吃的,“别愣着了,快过来吃饭吧。”

        冷迎春收了情绪就到了秦潇潇面前坐下。

        方阳看了一眼秦潇潇,又看了一眼冷迎春,不得不夹起了尾巴走了过来,扶着冷迎春的肩膀笑了起来。

        “迎春,我刚才不过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不要放在心里了。”

        冷迎春轻轻推开方阳的手,危险人物不适合在她身旁呆着,她还是要尽快摆脱方阳才行。

        “迎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想看看这两样东西在你心目中有多重要,并不是真的要霸占的。”

        方阳讨好地看着冷迎春,也在后悔刚才的行为太草率了。

        “迎春,方阳不是故意为难你的,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了,我们能在这里相遇,实属不易,不应该爱护吗?怎么能板着脸呢?”

        秦潇潇看不惯她们感情出现了微妙的裂痕。

        “潇潇……”冷迎春试图辩解。

        “什么也别说了,我听了本地人说,今晚月色明亮,不再下雨了,我们结拜为姐妹怎么样?”秦潇潇想一出是一出。

        “不好!”冷迎春不太赞同。

        “方阳,你说呢?”秦潇潇忽视了冷迎春的话,把话语权交给了方阳。

        方阳巴不得跟她们在一块,才能把握住苏敬贤的去向,就点了点头。

        “迎春,你看,方阳都没有说什么,你就不要瞻前顾后了,择日不如撞日,咱们就去结拜了,走了。”

        秦潇潇一左一右抓着她们的手就往外走。

        她太渴望有姐妹在身旁了,就不会那么寂寞。

        冷迎春很想告诉秦潇潇,不是谁都那么无害的。

        可她还说出口就被她们带到了屋顶了。

        月明星稀,春风拂动,远处的桂花散发出醉人的清香,很适合谈情说爱。

        秦潇潇把两个人按下跪下,自己跪在她们身旁,先举起了手,“苍天在上,后土在下,今我秦潇潇!”

        “我方阳!”方阳附和着。

        冷迎春不太想跟她们搭上关系,总觉得未来注定是各奔东西的,没必要给彼此留下眷恋,弄得悲伤不已。

        “迎春,到你了,快说呀!”秦潇潇推了推冷迎春的肩膀,让她赶紧接话。

        “迎春,你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不是特意要和你过意不去的,你原谅我吧。”

        方阳露出了委屈的目光,好像冷迎春不答应她就要哭了。

        “迎春,快说话了,老天爷都在看你了。”秦潇潇再次推了推冷迎春。

        冷迎春败下阵来,这就举起了手,“我冷迎春!”

        “我们结为异姓姐妹,不求同年同日死,但求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秦潇潇说出了心里话。

        她们两个接着说下去。

        随着三个响亮的磕头之后,结拜就算完成了。

        “我比你们大,我是大姐,接着是方阳,最后是迎春。”秦潇潇抓起她们的手,站起来看天空,欢呼雀跃朝远处喊着,“我秦潇潇有姐妹了,不再是一个人孤孤单单了。”

        这不考察人品就结拜,总是危机四伏。冷迎春看了看方阳,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方阳不是心机婊。

        “你们三个在那里干什么?”冷迎欢找了老半天才发现她们在这里,就很奇怪她们背着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结拜为姐妹了呢?”秦潇潇很得意。

        “姐妹?”冷迎欢看了一眼冷迎春,“你也跟她们疯吗?”

        “欢欢,你怎么说话的,我们都是苦命人,好不容易相聚在一块,怎么就不能结拜了?”秦潇潇反驳。

        “你能保证一辈子在一起吗?以后不都得要离开,何必徒增苦恼呢?”冷迎欢就是不想让冷迎春接受分离。

        “不结拜也结拜了,改不了,你就不要计较了。”方阳看了一眼冷迎春,身为姐妹,以后也会对她下屠刀的,真有点不适应啊。

        不管冷迎欢乐不乐意,三个女孩子就结拜了。

        三个人忽略他回到房间里,躺在一块看着屋顶。

        “迎春,我们还是不要去种地了,看看有没有大户人家要聘请小姑娘,暂时定个五年期限的卖身契,度过眼前的危机再说吧?”秦潇潇觉得这个主意比较好。

        “不行,我堂堂大俞国……”方阳突然意识到自己快要说出身份了,就收住了话,“我娘告诉我,再苦再难都不可以成为婢女,伺候人可没那么简单。”

        “我知道做下人不好,可咱们年纪小,也没有技艺,没办法而为之嘛!”

        秦潇潇哀叹连连,早知道今天那么难,还在家里时,就应该听从父母的话,认真学习,会点女工还能应征绣娘呢。

        “北方灾情不容乐观,我们得把稻谷种出来,解救苍生呀。”

        冷迎春实在想为小侯爷做点什么,报答小侯爷的救命之恩。

        方阳觉得解救苍生这事应该是她要做的事,而不是冷迎春该考虑的。

        “我知道一个叫林深的赤脚大夫,你们要是不想去种地,那我就带你们去见见他,看看他愿不愿意把你们收为小药童?”

        要做大事就不能把方阳带到身旁,冷迎春想把方阳放到麓城,带上秦潇潇到乡下种田。

        “那咱们就去看看?”秦潇潇觉得可行。

        三个人就进入梦乡,很早就出发去找林深了。

        林深所在的医馆在麓城闹市,一打听就到了。

        药店伙计没有看轻三个小女孩,礼貌询问她们看病还是买药。

        “我们像是有病的人吗?”秦潇潇不客气地看着药店伙计。

        “不像,是我唐突了!”药店伙计赶紧改口。

        冷迎春留意周围,药店收拾得挺整洁的,但没有坐堂大夫,也没有人来看诊,就问伙计林深在哪里。

        “他出诊去了,再过一阵子就会回来,三位姑娘如果不怕等,就坐下来吧。”伙计就带她们到了里边坐下来。
    热门搜索:性感电脑壁纸性感沙滩3下载闫妮性感两性情感两性刺激生活片免费视频中国老太卖婬hd播放性感小女孩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