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正文 第六章:朝议(求推荐!)
        待出了乾清宫,王安凑上前来,笑嘿嘿道:“恭喜恭喜,刘都督就要晋升锦衣卫指挥使了。”

        这时,感受到冷风的吹拂,刘侨才是发现自己后背已然湿透,摆手道:“王公公说的哪里话,皇上根本没提指挥使的事儿。”

        “咱家可是皇上的近侍,虽说没提,但刘都督晋位指挥使这事儿,应是八九不离十了。”王安笑了笑,拱手道:

        “这不,皇上见刘都督住的实在太寒酸,让咱家追出来,将承天门街的那处宅子赏赐给你居住,这就提前恭贺了?”

        “王公公言重了,我只是给皇上办事而已。”刘侨有些惊讶,讪笑几声告了声罪,便是转身离开。

        王安看了一眼他的背景,也是再次回到乾清宫。

        其实,刘侨打心眼里是不想要这处宅子的。

        承天门街,这是北镇抚司衙门的所在,距皇城也近,周围住户非富即贵,不是王公大臣,就是勋戚世家子弟,像他这样的人住进去,只怕会横生事端。

        不过既然已经决心为皇帝背锅,当那大奸大恶之人,刘侨也便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

        由于刘侨来的有点晚,朱由校处理完他的事情后,时间已经来到了卯时,也便是后世的早晨六点左右。

        没来得及休息,朱由校只好在王安的服侍下开始穿龙袍,准备去参加早朝。

        这是朱由校穿越过来当皇帝的第一次早朝,那种电视剧里山呼的场面自己就要见到了,兴奋感一下子冲淡了彻夜未眠的疲倦。

        本来大明早朝的时间还要更早,一般在凌晨三点左右,但是因为朱由校昨天刚登基,今日照例延迟朝会,卯时大内才开始鸣“三通鼓”。

        承天门上三通鼓毕,参加早朝的朝臣们手持章奏,分两列直抵皇极大殿。

        此时,一名鸿胪寺官员缓步走到大殿外的登天阶上,对着下面停住脚步的群臣喊道:

        “入班!”

        列队在皇极殿登天阶下面的文武官员经此一喊,便是左右两班齐进。

        文官由内阁首辅方从哲牵头“北向西上”,武官则是英国公张维贤领着“北向东上”,之后行礼山呼。

        “皇上万岁万万岁!”

        本来朱由校以为明代是没有“万岁”这个喊法的,其实不然,万岁这个喊法在先秦就有了,只不过清代以前用的都不多。

        平日觐见,一般都是叩问“圣安”或“圣躬安”,在大典或是新朝第一次早朝这种重要时刻,才会山呼万岁。

        看着眼前这一幕场景,朱由校感到说不出的震撼。

        后世在电视剧中无数次见过这个场面,但却都不如自己亲身体验来的猛烈,直到现在,他才算是体验到了当皇帝的快感。

        但很快朱由校就想到了,既然上朝被喊万岁这种感觉这么爽,为什么嘉靖和万历都不喜欢上朝呢?

        答案只有一个,屁事儿太多而且没什么用!

        果不其然,朱由校在龙椅上屁股还没捂热,就有一个长须老头跳了出来,这货手持一份奏疏,大义凛然地道:

        “臣礼部尚书孙慎行,弹劾内阁首辅方从哲十二条大罪!”

        话音刚落,又有几名御史、言官纷纷出列,行动举止都是一模一样,全喊着要弹劾方从哲。

        朱由校坐在上面看下边的群臣,就好像是老师在给小学生们上课,底下的动静甚至不用细看,就全都能一清二楚。

        孙慎行跳出来之前,那几个言官、御史就已经跃跃欲试,前者出来的下一刻他们几乎以同时间弹劾,明显早有预谋。

        此时跳出来给朱由校找麻烦这帮人,要想找出个共同点来其实也很容易,他们全是东林党。

        孙慎行是东林党的高官,堂堂一部尚书,余的那些小鱼小虾则是助长声势和提醒朱由校不要试图作对的作用。

        东林党的高官带头弹劾方从哲这个楚党领袖,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自己刚刚继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东林党们就坐不住了,在朝堂上排斥异己、党同伐异,这是惯用手段!

        然而,现在的这个朱由校会让他们如历史上那样轻而易举的控制朝堂吗?

        不存在!

        心中早有主意的朱由校没有吭声,因为他想看看方从哲的楚党是怎么反击的。

        然而,面对东林党来势汹汹的弹劾之风,楚党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击,个个蔫头巴脑的像只斗败的公鸡。

        皇极殿上静谧无声,在这种时候,身为楚党领袖及当今内阁首辅,方从哲不出来说点什么,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于是,方从哲站了出来。

        然而这位内阁首辅的话却也不是朱由校意料之中言辞犀利的反击,而是请辞!

        方从哲递上一份连夜写好的奏疏,无可奈何地道:“臣自认有罪,请皇上准臣告老还乡。”

        这不是什么以退为进的招式,这就是楚党在朝堂上没有斗过东林党的必然结果。

        按理说,楚党占着内阁首辅的位置,这该是一个极大的优势,然而他们就是逼得楚党放弃了首辅这个位子。

        东林党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事先朱由校就知道,他们在李选侍和崔文升的政变中处心积虑的要推自己上位,根本就没有安什么好心。

        说白了,他们是想要利用天启皇帝只有十六岁,对朝中局势并不如万历那样了解的先天条件,在长达几十年的党争中彻底占据上风。

        甚至,控制整个朝堂!

        方从哲这个时候请辞,就标志着楚党在这场延续几十年的党争中一败涂地。

        同样的,这也是东林党崛起的开始。

        不过,朱由校打算利用皇权去拉楚党一把,历史上那个所谓的“众正盈朝”局面,不要也罢。

        这个党争的局面到底如何发展,东林党会有什么后手,朱由校很感兴趣。

        看着孙慎行的弹劾奏疏,再看看方从哲的请辞奏疏,朱由校突然间勃然大怒,将两份奏疏全都摔到了御阶之下,喝道:

        “方从哲,受贿、结党、营私...看看你办的这十二件错事!”

        “这个首辅,朕还要你继续当,当的好了,权当将功折罪,若是当的不好,告老回乡也就不必想了,直接埋在北京城吧!”

        朱由校一番话下来,满朝哗然。
    热门搜索:张咪我的性感女友性感美女壁纸色美妹两性生殖健康性感大胸美女性感美少女韩国性感女主播甩奶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