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抗日铁血执法队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柔情似水
        等刘景占院长做完手术,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早已等候在外面的人急着迎上去问道:“手术顺利吗?”

        54师的兵痞们打探,是关心自家的头还能保住吗?因为杨胜武说了,如果赵光勋不死,暂且可以绕他们不死。(...

        杨胜武打探,是出于对晋绥军的维护,再怎么着,在太原城里,还能让几个外省兵痞把晋绥军军官打死,那不成了笑话,要他们执法队干吗?

        而张智打探,自然是挂念张钰,谁让自己这个当哥哥的热心揽事呢?况且,张钰这个美女护士对自己,就连外人都看出来有那么点意思,

        刘景占看见这么多人关心赵光勋的安危,心上略微心安,摘下口罩,小声说:“幸不辱命,赵营长保住命了。”

        众人,确切地说,是54师的兵痞们长长地出了口气,自然喜形于色。他们知道,执法队以后也没理由砍他们的头了。谢天谢地,阿弥陀佛!

        杨胜武见兵痞们还在围着刘院长,连忙止住:“各位,你们的心意已经有了,让刘院长休息一下吧,这几天,刘院长连轴转,已经疲惫不堪,就是铁打的人也架不住这么折腾。”

        刘景占感激地对杨胜武示意,沙哑这嗓子说:“今天多亏你们执法队赶来,在此,我代表医院全体医护人员谢谢了。”

        “要感谢的还是你刘院长,要不是你们这些白衣天使,忻口前线下来的官兵们还不知受多少苦呢。好了,医院的治安就有执法队来安排,你们医生只管安心做手术。要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再次捣乱,看我的大刀砍下他的狗头来。”

        “谢谢,谢谢。要不,这第二战区是军政部最放心的地方,就凭及时处置危机这一点,就比其他地方强。你替我谢谢张培梅将军。”刘景占真心说道。

        杨胜武答话道:“应该的。”

        张智见张钰混在一帮医生和护士当中一时没看见他,就悄悄走过去,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低声说:“唉,想啥呢?”

        张钰回头一看,见是张智,喜上眉梢,灿然笑道:“你,甚时候来的?”

        “就在刚才。我一接到你找我的消息,就急着赶来。”

        “走,我们到一个清静的地方。”

        张钰领着张智走到医院的护士办,本想和张智悄悄说些话,哪知,走到门口,从玻璃里看见有一个同伴正在配药,只好绕过去,走到宿舍,掀开门帘,见一个护士正睡觉。来不及退出,两人就站在地下说起悄悄话来。

        “哥,伤好了吗?我看看。”

        “快了,有你精心照顾,哪有不好的道理。”

        “我不放心,看看才知道。”

        说着,张钰上来就要拉开张智的衣襟,吓得张智赶紧用手护住,小声说:“别价,小心被人听见。”

        “我不嘛,就要看看。”一副撒娇的模样。

        “还有人呢!”张智实在没辙了。

        一句话说得张钰羞红了脸。张智抬头,看见张钰娇羞的脸,心里一动,感觉有个关心自己的妹妹真好。两人脸对着脸,张智明显感到张钰吐气如兰,直叫自己心里柔情似水。

        大约是两人的举动惊动了正在睡觉的人,这人好像实在梦呓中说话:“嗯,说话这么柔情。”说完,就翻个身子又继续睡觉去了。

        张钰也感觉出了自己的大胆,不由得感觉脸上烫。

        张智没经过这种场面,也像做了亏心事一样,再也不敢说话。

        就在这时,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进来一个护士,见当地站着两人,抬头一看,却是张钰和一个军官,又见张钰脸上红,像是撞破了两人的好事似的,急忙尴尬地说:“对不起。”说完,就立马退到门口。

        话音惊动了睡觉的人,此人睁开眼,见是同伴张钰,又见一个军官也在地下,好像刚醒来的样子,对两人说道::“我说呢,感觉有人在我梦里说些情话,还真有啊。”

        张钰羞红着脸着说:“我们说啥情话了,是你在做梦。”

        “对,做梦。”此人打趣着说道。

        “二丫,轮到你查房了。”门口的护士喊道。

        二丫叠好被子,临走时,还在看着两人。等走出宿舍,折回来,大惊小怪地说:“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前几天在这里养伤的张智,怪不得,当时是我们钰妹妹伺候的你,哦,我明白了。”

        等二丫走后,宿舍里清静了许多。张钰让张智坐在床上,径自给杯子里倒了一杯水,端过来,轻声说:“喝口水。”

        张智端起杯子来,兀自喝了一杯。张钰又倒了一杯,张智说道:“不喝了。”

        “哥,你说,咱太原城能保住吗?”

        “依我看,恐怕很难。”

        “那,到时可咋办?”张钰急了。

        “万一不保,只好先撤出来。可你在医院是护士,到时能离开吗?”

        “能不能那要看你。”

        “看我?咋说?”

        “你难道忘了,我本是山西大学理学院的学生,一个多月前,山西大学往南迁移,我和几个学生自动留下来,为抗战做贡献,又不属于他们医院里的人。到时,我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医院没这个管辖的权利。”

        “哎呀,瞧我记性。这不结了,到时,等太原不保,部队撤退时,你就到我们执法队来吧。执法队里也有一个医疗小队,里面尽是女的。”

        “好呀,那就说定了,不许反悔。”

        “你看我像是个反悔的人吗?”

        “哥,你知道我为甚认你做哥吗?”

        “你都说了好几遍了。你的哥哥也是个军人,是黄埔军校第10期毕业生,在蒋委员长的嫡系部队第88师当个少校营长,听说在上海打仗,长相和我差不多……”

        “哦,我都忙得昏天黑地,忘了。”张钰眼里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你看你,我不会说话,惹你不高兴了。”

        “没,是我想起我哥来了。”张钰知道自己太想与张智交流了,相同的话,再多也不厌烦,而男人却是惜字如金的。

        “好好保重。”张智劝着说。

        “你也一样,以后上战场小心些,别老是不要命。”

        “谢谢你的关怀,我会好好为你活的。”

        张钰一听,暗自留下泪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男人这么说体己的话。

        时间过得真快,没多久就到了晚上。

        杨胜武见医院的事情有了眉目,就决定撤兵,临走时,让张智暂留医院,为的是维护医院的秩序。至于为何让张智留下来,原因有二,其一,张智乃是一个还未痊愈的伤员,留在医院对疗伤有帮助,其二,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医院里的张钰对张智有好感,君子有成人之美。

        回到执法队驻地,杨胜武把自己的决定对张培梅说了,张培梅听后,非常赞同,并且把张智原先的人马,像白茂龙、付佑轩和巴力基等一干人也调到医院,加强医院的守护工作,至于武国华,则留在火狐小队,听候张培梅的调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