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暗杀都市之黑狗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迷雾重重!
        “哈哈哈,玩笑玩笑,都是玩笑,这不是担心你是燕赢派来的人吗?所以就试探一下。”

        伴随着秦枫神情变得阴冷,对面的男子却突然放声大笑,示意一众超智能机器人,全部退下。

        这一切都不过是这男子试探秦枫的把戏。

        “这种玩笑,还是少开为妙。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秦枫面露愠色,对方的一句玩笑,让秦枫更多的感受到了一种戏耍意味。

        “抱歉抱歉,不会了,我叫邱赋,你呢?”

        男子为了表示歉意,自报家门。

        而这男子的名字,更是让秦枫一愣,这邱赋,不正是邱月口中的那个他吗?

        “你的领导在哪里?我要去见他们,不要再和我耍花样!”

        秦枫没有回答,而是催促着抓紧处理正事。

        邱赋无奈,只能转身,领着秦枫几番兜转,来到了一栋建筑风格与之前格格不入的楼房。

        附近有电梯,秦枫与邱赋乘坐其中,来到了6楼。

        二人来到了一间房间前,邱赋上前敲门,然而房间的大门,却直接打开,显露出一片煞红的场景!

        “这是?!”

        秦枫瞪大眼睛,这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血腥恶心!

        “郑阶大人,胡珀大人!”

        邱赋愣在了原地,紧接着冲入到房间之中,对着面前的尸体,大声叫喊着。

        此时,呈现在秦枫眼前的,是数具惨遭扒皮的尸体,整个房间被这腥红的血液所浸染,令人心寒胆颤。

        这类杀人手法,秦枫之前见到过,是佛祖如骸!

        “禽兽,王八蛋!一定是你们政府的家伙,暗中行凶,开战开战!我们诺亚科技,与你们世界政府,不死不休!”

        邱赋看着眼前惨遭杀害的几人,转身对着秦枫大声咆哮着,甚至扬言要与世界政府开战。

        “你冷静一下,这件事情,绝对与我无关!”秦枫见邱赋如此激动,连忙出声解释。

        “无关?你们世界政府对于我们诺亚科技,什么时候给过真正的信任,如今因为区区一次袭击事件,便不分青红皂白,残害我们诺亚科技的负责人,你是将我们诺亚科技,当做白痴吗?!”

        邱赋怒吼着,同时从门外冲进数十名服饰统一的男女,将秦枫团团围住。

        “发生什么事了?嗯!郑阶、胡珀!”

        门外,另一名年长男子走进,看到了眼前的场景。

        “所长,世界政府想要抹杀我们!”邱赋怒吼着,同时锐利的眼神,死死盯着秦枫。

        秦枫想要反驳,不过周遭的其他人,并打算给秦枫这个机会。

        “在我们诺亚科技做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真当我们诺亚科技是摆设吗?!来人,给我拿下!”

        这名所长,在诺亚科技的地位不低,此时指挥着众人,打算拿下秦枫。

        “我说了,这是误会!真正杀害他们的,是佛祖如骸!”

        秦枫被逼得没法子了,他可不想在这里与诺亚科技的人发生冲突。

        “你当我们是白痴吗?那所谓的佛祖如骸,早在数年前便已经被诛杀了!”

        所长对于秦枫的辩驳,不屑一顾,依旧指挥着众人,准备拿下秦枫报仇。

        秦枫蹙眉,紧盯着逼近的众人,随时准备取出空间芯片中的暗金属拳套,与众人搏杀。

        这场恶斗,无论怎么解释,都无法中止,既然如此,那便用最简单,最暴力的手段解决。

        秦枫,打算与这些诺亚科技的人员,好好交手一番。看看这些被世人奉若神明的家伙到底有几斤几两!

        “呼呼呼呼!!”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众人只听到一阵狂风席卷而来,紧接着一道人影,出现在众人眼前,将秦枫与诺亚科技的人员,隔绝开来。

        “是你?!”

        “宗,宗申大人!”

        秦枫与诺亚科技的人员都认得这来人,不过秦枫并不知道这男子的真实身份,而诺亚科技的其他人,却将这男子称呼为“宗申”大人!

        宗申,世界政府最高战力,四巨头之一。

        如今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之前还与秦枫有过接触。

        “你,你就是宗申!”

        秦枫愣在了原地,这有点搞不清楚情况。

        这宗申,正是之前那名拉着自己搞什么外围投注的男子,不过此时的这名男子,与之前的轻浮邋遢不同,给人的感觉,变成了一股莫名的威严与强势。

        “诸位,闹剧到此为止吧!”

        宗申扫视众人,话语所过之处,尽皆一片沉默。

        “宗,宗申大人,我不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对于世界政府,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所长站了出来,义正言辞,质问宗申。

        “不,武斗大会的袭击事件必须要有个说法,而这一切的根源,便是液化*。普天之下,液化*这项技术只出自你们诺亚科技,我派人调查,也是希望能够还你们一个清白!”

        宗申解释道。

        “清白?那也用不着杀了我们的人吧?这几人可是明明白白的惨死在了这里!”所长不肯退让。

        “人虽死,却绝非我们世界政府所为。如果我们想要对诺亚科技出手,不会只杀这区区几人,而是让诺亚科技走向毁灭!”

        宗申傲然抬头,他的威严不允许质疑,世界政府的威严,也不允许质疑。

        只是所长这里,似乎还不打算退下,诺亚科技拥有的力量,足以与世界政府叫板。而宗申面对诺亚科技,最多只能给予言辞上的压力,真的要打起来,对双方百害无一利!

        “那个,我在进来之前,遇到过佛祖如骸,人极有可能是他杀的。”

        双方僵持之时,秦枫走了出来,出声说道。

        既然不是世界政府下的诛杀令,那么秦枫之前遇到的佛祖如骸,便有最大的嫌疑。

        “小子,别说傻话!佛祖如骸早就被诛杀了,而且就算他还活着,你觉得他有能力可以自由出入我们诺亚科技吗?难道你认为我们诺亚科技全都是一群白痴吗?!”

        所长怒火中烧,此时被秦枫这么一说,反而更加愤怒,对着秦枫便是一折怒吼。

        “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我确实看到了佛祖如骸,如假包换!”秦枫不肯让步,而是一口咬定自己绝对看到了佛祖如骸。

        当时的场景,秦枫还记忆犹新,佛祖如骸加持在秦枫身上的绝望,秦枫一辈子都不可能遗忘。

        “佛祖如骸?喂,你们诺亚科技不是有无死角监控吗?调出来看看!”宗申蹙眉沉思,既然如此,那就看看诺亚科技的监控。

        众人会意,在得到所长的允许后,调来了诺亚科技所有的监控图像。

        按照秦枫所说,监控的画面应该在此前一个小时左右。

        然而,众人在一番过滤之后,没有发现任何与秦枫口中佛祖如骸有关的人员图像。

        “这下你们又该怎么说?”

        所长看着毫无所得的监控,再次转身,面对宗申。

        这样一来,不但可以证明诺亚科技的人是世界政府杀的,还可以说他秦枫撒谎,意图不轨!

        毕竟,诺亚科技可是在世界政府的内部,除了世界政府,不可能还有其他人出现。

        “等一下,诺亚科技大门前的监控,你们有看吗?”秦枫不死心,而是想到了另一处监控。

        “大门的地方......邱赋,你去把那边的监控图像,调过来!”

        所长沉思片刻,那个地方的监控,确实被他遗忘了。

        邱赋得令,转身离去,片刻过后回到房间,对着所长点头,示意图像已经上传过来。

        “这是......”

        众人打开最后的一处监控,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时间,确实从这次的监控中,看到了异常。

        先是秦枫的出现,紧接着诺亚科技的大门被打开,从中走出了一名衣着白色医袍的高大男子!

        “就是他!”

        事情明了,秦枫起身,指着这名高大男子,出声喊道。

        “这家伙,为什么我们从来没见过?”

        邱赋也是失神,这高大男子明确是从诺亚科技走出去的,可是为什么诺亚科技那么多人,那么多监控,那么多超智能机器人,却没有任何察觉。

        “黑狗继承者,你当时在干什么,发生了什么!”

        宗申的关注点与他人不同,在场的其他人都在讨论为何会有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弟下,混入混出诺亚科技,而宗申关注的,是图像中的秦枫,站在原地浑身颤抖。

        “黑狗继承者,杀手!这小子不是世界政府的人?宗申,这是怎么回事!”

        宗申因因为一时失察,竟然当众称呼秦枫为黑狗继承者,这一说不要紧,在场的其他人,却瞬间沸腾了。

        而秦枫,也是颇为头疼。

        到底什么时候,这宗申竟然察觉到自己的真实身份。

        既然对方知晓自己并不是世界政府的官员,而且还是凶名赫赫的黑狗继承者,为何之前不对自己出手?

        “闭嘴!老子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们废话!”宗申不容他人质疑,瞬间将自身强大的气息,倾泻而出。

        原本还在争论沸腾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即便是诺亚科技,也没有任何理由,激怒一名世界政府的最高战力。

        “当时的你,是被那家伙吓得动都无法动弹了吗”

        宗申见众人沉默,转身看向了秦枫。

        “嗯,可以这么说,不过却不止如此。那家伙,当时给我的感觉,不是如何如何的恐惧,而是超越恐惧的绝望!”

        秦枫点头,却又摇头。

        佛祖如骸带来的冲击,并非言语可以形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