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深海游戏:原来我已是神明 > 正文 第十九章地下电话(二)
        【主线任务已触发】

        【逃离绑架房屋】

        【任务介绍:不为钱财,只为游戏!你成了本地一个连环绑架杀人狂魔的目标,在你之前,已经有了五位受害者,种种迹象表明那五位受害者早已死去,但尸体至今仍未找到,如今,你是第六位被绑架者……活下去,逃出去!】

        【任务目标:在死亡之前逃离绑架者的房屋】

        “绑架,玩乐,然后杀人是么,典型的变态行为。”苏明这么点评了一句。

        但他立刻就想起了不对劲的地方,连忙转头看身后的墙壁。

        那里挂着一部老式的黑色挂壁电话。

        “绑匪会给受害人留电话?难道这也是他游戏的一部分么?”

        苏明暂且放下手中的餐盘,面色古怪的走向那部老式电话。

        但走了没两步,他立刻就发现,这部电话,电话线早就被剪断了。

        “嗨,我就知道,以深海游戏的难度,怎么可能留这么个BUG,让玩家开局打个电话等着救援就行了。”

        不再关注那部电话,苏明又坐了回去,一边吃着绑匪送进来的饭菜,一边继续看报纸,试图找到更多的有用的信息。

        结果上面除了前几任受害者的基本信息之外,几乎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尤其是关于绑匪的信息,一点也没有。

        全是一些当地警署发表的“请各位市民放心,我们一定尽早破案”、“案件已有重大突破,但具体信息不便公开”等等话语,苏明也不知道这个场景的警署是不是真的有突破性进展了。

        不过显然,寄希望于警署来救自己,毫无疑问是不可靠的,对于一个游戏而言,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乐趣,当然,除非这个场景设定的通关方法就是让玩家撑到警署来救援为止。

        “嗯,既然任务介绍上说了,前五任受害者都是在被玩腻了之后杀害的,那我倒也不用担心绑匪这是给我的断头饭,吃完就进来攻击我。”

        苏明一边端着饭盆安心的吃饭,一边在脑子里整理信息。

        “这些受害者的信息倒是有点意思,韩川,13岁,刘洲,14岁,罗晋,15岁,李远,16岁,萧扬,17岁,嗯,再算上‘我’,苏明,18岁。”

        “全是男性,而且非常精准的按照年龄大小的顺序,一个一个来。”

        不仅如此,苏明在仔细查看前几位失踪者的基本信息和失踪过程时,还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13岁的韩川,在他父母报警失踪后,仅仅过去一天时间,警方就又接到了14岁的刘洲的失踪电话,而刘洲失踪后两天,警方才接到了下一个失踪电话,再后面的,虽然报警电话时间稍有偏差,据报警人回忆,时间却是非常精准的多了一天。”

        “假设绑匪是在杀死一个受害者之后就立刻绑架下一个目标,那么,13岁的韩川只在绑匪手上活了一天,而14岁的刘洲活了两天,15岁的的李远则是三天……那么,‘我’,18岁,应该能活六天?”

        苏明再次环顾这个小小的、几乎什么都没有的房间,暂时仍未想到房间内有可以逃出去的办法。

        吃完了饭菜,苏明想了想,轻轻敲了敲铁门,以不卑不亢的声音冲着外面喊了一句:“你好,我吃好了。”

        没人回应他。

        “叮铃铃……叮铃铃……”

        但房间内却突然响起了清脆的电话铃声。

        苏明被吓了一跳,转头死死的盯着那部被剪断电话线的电话。

        “什么情况,闹鬼?”

        自己刚才绝对不会记错,那部电话绝对是被剪断了电话线,而这种老式挂壁电话,没有线怎么可能凭空响起铃声?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似乎是在故意告诉苏明,“这不是你的幻觉”。

        电话铃声音量很大,在这安静的地下房间就更大了,苏明甚至感觉,这声音连上面的绑匪都可以听到。

        但是,也不知道绑匪是睡着了还是怎么的,一点动静反应也没有。

        绑匪设定的陷阱?接了就杀人?

        终于,苏明忍不住了,哪怕待会儿绑匪就冲下来,他也要接。

        因为这铃声实在太吵了。

        他走了过去,拿起这部老式电话的话筒,为了防止这是绑匪故意打的试探他,所以苏明没有上来就报警,而是稍带谨慎的问道:“你好,哪位?”

        对面是个稍显稚嫩的声音,“我叫韩川。”

        苏明当场傻眼,他才看的报纸呢,韩川不是第一个受害人么,十三岁的那个,而且系统的信息,几乎就是告诉他这些人已经死了。

        “你是韩川?被这个绑匪绑架的人之一?”

        “是的,就是我。”似乎不在乎苏明的语气有多震惊,对方只是继续说道,“等一下绑匪会下来收走餐盘,他会说自己好像弄错了年龄绑错了人,打算送你走。”

        “一定要回答他,没有绑错,否则你也会死的。”

        “等等,什么叫我也会死,你真的死……嘟嘟。”

        然而,还不等苏明问出更多的信息,电话却是立刻挂断了。

        “什么鬼?”

        苏明面色诧异的放下已经挂掉的电话,又多看了几眼电话线,甚至拿起来确认了一下,确定这东西就是断的,和外界根本没有信息通路,正常情况下绝对不可能有电话能打进来。

        “嘎吱……”

        “咚、咚、咚……”

        忽然,他听到了上面传来的开门声,应该绑匪打开了进入地下室的那扇门,正在走楼梯。

        “嗯,看来上面那扇门是没有锁的,只有我面前这扇铁门是被锁住的。”

        苏明暗暗记下这点,将餐盘放回原地,然后静静等待着,看看绑匪是否真会如那个孩子所说,会有这么个套路。

        下楼的脚步声在铁门面前停下,然后,苏明听到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入眼是一个身高接近两米、体格健壮,带着骷髅面具的短发男人。

        男人的骷髅面具完全遮住了面孔,只有一对眼睛露出来,他那对深褐色的眸子透过面具,盯着苏明打量了几眼,又看了下被吃的干干净净的餐盘,沉闷开口道:

        “我好像弄错了你的年龄,你不是十八岁吧,我想送你走。”
    热门搜索:关之琳性感图片性感高校性感游戏4k福利两性故事男性假两性真两性畸形迪丽热巴性感图片两性健康知识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