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万劫踏仙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血人
        明月高悬于空,河岸的暮色透入出一抹猩红,伴随着凄咧的惨叫不断的回旋与耳。上千名修士疯狂的逃窜,可是血红的河流却不愿放过这来之不易的盛宴,河水翻滚着涌出河岸,朝着那些修士不断袭来。

        凡是被那河水淹没,瞬间便会化作一滩血水融入河流之中,王姜等人在远处看呆了,原本寂静的河流此刻竟然成为了暮色里最恐怖的存在。

        “这下完了!我们回不去,这可怎么办。”金谦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回到胡山寻求府君们的帮助,可是他们现在在河对岸,想要过去必然是要跨越这条河流的。

        “我已经传音空悬府君,可是还没有得到回复,他们现在可能也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在出现这样诡异的事情后,他第一时间就联系了空悬,不过内心也没有抱有多大希望,毕竟这河流展现出来的恐怖已经超过了寻常修士的理解。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往上城家的大本营冲吗?”看到远处肆意泛滥的血色河流,开始急切起来。

        “再等等,我们距离河岸还有一段距离,静观其变!”之时的他们前有豺狼后有虎豹,一时间确实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河流不停的吞噬着周边的修士,无一幸免皆化作壮大河流的血水。这时上城和平凌空而上,看向下面自己的杰作,内心兴奋不已。

        “族内记载竟是真的,这个发现如果传出去,我必将成为这一代里面炙手可热的人物!哈哈哈”上城和平悬于上空不停的自言自语,有时还放声大笑,好像疯了一般。

        河岸的对面,远处屹立着三道身影,两男一女正是三位府君,看着河对岸的上城和平自言自语,多有不解。不过眼下还是这条河流噬人来的重要,便不再去注意上城和平的变化。

        “妙成,你有何看法?”上玄问道。

        “不清楚,事发突然,无法判断!空悬你那边统计好这次的伤亡人数了吗?”

        空悬难得的面露悲伤,声音有点哽咽“粗略估计三百七十人,其中三位筑基期修士。啊!还有江来他们三人还在对岸,刚刚传音问我什么情况,我该怎么回?”

        “那小子如此嚣张?都杀到对面去了?”上玄有点难以置信。

        妙成“暂时不用回,情况不明,说多了反而让他们乱了手脚!三百七十人,这将是我们的毕生都洗刷不去的罪孽!上玄,你去周围看看还有没有幸存人员,带一个回来,我需要知道这里的大致情况。”

        上玄点点头,转身就消失在暮色之中。

        “为何支开她?想必你心中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了答案了吧!小时候你可是我们三人中最爱翻阅衡宫典籍的人,这白玉宫殿又和那些有关,想来你是知道点什么了,是吗?”空悬少有的认真问道。

        妙成回头看着空悬“三百七十人!”仰头闭眼猛吸一口周围的空气“啊..一切都是我们的罪过!”

        在度看向空悬“你应该也猜到了,又何必明知故问!错了就是错了,无需逃避!上玄她从小就不爱去衡宫,对于这样的场景多少有点陌生,既然她不知道,也就无需背负这样的包袱!毕竟不知者无罪。可是你我却不能逃避。”

        空悬低头沉默少许,月光的映射下,他的眼角似乎有一点星光闪过,看向妙成僵硬的露出一幅笑容“真的是,今夜的风也太大了!眼睛都进沙子了!还有你可不要忘了,小时候衡宫可一直是我陪着你去的,我何时弱过与你!”

        妙成露出一抹微笑“今夜的风着实有点凌厉!”

        嘿嘿,空悬傻傻的笑了出来。

        “告诉江来他们,就呆在原地,不要乱动,等我们过来!”

        “好!”空悬快声应道。

        这时的血红河流周边已经是无物可吞,河水渐渐化作一个巨大的人形,汇聚了大量血色河水的血人,却连眼珠也凝聚不出来,空荡荡的眼眶,竭力的站在河岸中央不断的低吼!

        “出现了,这就是衡宫记载能够存活无尽岁月的神道,也不知道眼前这个是在神道第几境!”空悬看着这个发疯的河流血人。

        妙成“能够存活到现在,其原先最少也是五境!神道修炼命系山川湖海,天地大势。所系之物不毁,其命不灭!就连修为也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衰弱,这是神道独有的特性。可是时间越长修行者本身越会迷失自我,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这也是神道没有广泛流传的原因,典籍上记载,上古天庭犹在时,神道也不过只有极少数人修炼!自无妄海断绝,雷罚消散,神道的踪影也不再出现,消失在了岁月中!如今在这白玉宫殿内竟出现神道的修炼者!太过突兀!”

        “哎,真没想到这条不起眼的河流竟然存在神道修行之人,他不应该是继续沉睡,保持自我思维吗?难道是这些血液刺激到他?使他从沉睡中醒来?”空悬有点把握不准。

        “伯公,留下的通灵媒介,你那还有没有?”妙成问道,上一次他的通灵媒介已经在无面女那用掉了,这个五境神道修士,现如今恐怕只有伯公才能制止他。

        “有,不过...”空悬还未说完,远处的上城和平,竟然只身来到神道修士血人的面前。

        上城和平居然没有被那股神秘的力量所吸引,取出一张破烂的纸张“伟大的河神啊!您可还记得曾经的约定,历经漫长的岁月,是我将您从黑暗中唤醒,遵循约定您应该答应我一个条件!”

        血人没有回应,也没也立刻将上城和平给吞噬,而是用他那空荡荡的眼眶看着眼前这个破旧的纸张,上面流入出他熟悉的气息,不过具体是什么,他一时回想不起来,不久他便呆呆的站在原地,开始回忆曾经的过往!

        上城和平也不着急,依旧将纸张立于身前,静静的等待着血人的回答。

        “这..上城和平怎么知道这里这些,难道我们被利用了?这场战斗是他故意的,难怪他要不远千里也要过来援助,感情是他有所图谋!那这些死去的修士,岂不是...”这一刻的空悬内心泛起巨大的波澜,对于那三百七十名修士,更加感到愧疚!

        妙成却是不为所动,在他看到上城和平出现在河流上空,他就有所猜测!只是现在亲耳听到,内心多少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没时间等伯公了,我去把上城和平赶走,不能让他继续进行下去!”虽然妙成不太明白上城和平究竟是想要在这个神道修行者身上得到什么,可是现在他必须得有所行动。

        “哎,你得等等!”还没等空悬拉住,妙成便蒙上眼睛只身而上。

        这时上玄带着一位年轻男子回来“这是怎么了?妙成他人呢?他要的人我给他带回来了。”

        空悬挡在她身前“哦!那个,你先带他回去,这里的事情我和妙成已经有解决方案了!”

        上玄皱眉“你们什么意思?妙成人呢?这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嘛?”

        空悬的奇怪态度,妙成的消失都让上玄心急如焚!

        “哎呀,真的是,你先回去,我待会和你解释!”空悬不断推着上玄往回走,心里却是非常担心妙成那里的情况。

        上玄对于空悬这样的态度,愤怒道“放开,有什么是我们三人不能一起承担的!何必总是瞒着我一个人,从来都是这样!小时候是这样,现在你们依旧这样!我不想一直都躲在你们身后,你明白吗?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空悬心急如焚,不顾其他亮出一道金色光印“道子上玄,即可掉头回去,不可停留!法到奉行!不得违抗!”

        上玄看着空中的金色印记,狠狠的看着空悬,眼中蓄满了泪水,原本精致的脸蛋也泛起一抹微红。

        她咬着牙齿,无奈的双手行礼“上玄听命!”带着那位年轻男子掉头再一次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空悬也知道自己这次做的太过分了,但是既然下定决心不让她知道,他必须狠下心来!长嘘一口气,看着远处的血人,上城和平还有妙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血人依旧痴痴的站立在那,不知在想些什么?

        心急如焚的空悬,没有看到妙成,内心的情绪更加杂乱。蒙上双眼,快速接近血人,凭借神识感应不停的寻找着他们的踪迹。

        王姜这边收到空悬的传音,内心的焦虑也稍微好转一点,三人看着远处的血人。

        还没等三人缓下神来,熟悉的金色手掌印,再次从远处袭来!“我去,这是和我们有仇啊!怎么又是这个?”金谦宝呐喊道。

        两人拉起还是虚弱的费合,急忙远离金色手印的攻击范围。

        “一定是妙成府君,走我们过去看看!”王姜提出意见,对于今晚发生的奇怪事情,他十分好奇,如果有谁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妙成必然是其一。

        费合急忙拉住王姜的衣角“不要过去,妙成和上城和平的战斗十分危险,不似寻常虚境筑基修士那般,便是我没有受伤,去了也有性命之危。你过去更是死路一条!”

        王姜被费合这么一提醒,顿时清醒过来!自己能够和寻常筑基初期的修士交手,不代表能和妙成这样的存在过上几招!自己有点飘了。

        “前辈说的是,是我心急了!”

        三人不断与妙成那边的战场拉开距离,可是妙成似乎故意往这边打过来,导致他们不停的往后退去,可依旧没能拉开安全距离。

        金谦宝忍不住开口骂道“我艹,妙成他故意的吧!”

        王姜还有费合就当没有听到似得,继续不停的往后退去。
    热门搜索:性感丝网袜美女视频性感女明星性感小护士两性夜话动漫性感美少女电影福利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