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烈血传 > 正文 正文 第七章 算符
        “嗯,什么问题啊?”老头眯着眼睛问道,原本欢快的气氛立马不见了,烈爝也感受到了老头情绪的变化,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丝毫未变。

        “你知道我平常最不喜欢那些不切实际的学生!你想清楚了吗?”老头的眼神简直能将人吃了,不知什么时候教鞭也已经到了手里。

        “先生,我想清楚了!”这就是烈爝的回答。

        整个教室一瞬间充满危险的火花,底下的学生更是一个个不敢与老头对视,因为这个时候的老头就是一个火药桶,逮着谁就炸谁。

        此时也不得不为那个不及讲桌高的小身影捏了把汗。同时他们也自问,自己可没有这个勇气跟老头对着干,心中暗暗对小身影心生佩服。

        “我们来看第四测试题,这道题在初学三级的算经中的112页第一个示例有着记载,在大多数的情况下的解题方式确实如同先生的判别一样,但是在算经中还记载着,有一种特殊的情况下,这种算法需要进行一定的改变才能运用,但是没有详细的解法记载。而这道题恰好符合这中记载中说道的特殊的情况。”

        随着烈爝的声音,下边全是翻书声音,下一刻全都静寂无声。都眼神闪烁这看着讲台上的老头。

        老头当然觉察到这诡异的气氛,当即眉头一皱。这么多年了初学三级算经书自己可是从来都没有翻过,因为这些都已经在自己的脑子里了。别说是例题和注视的位置在哪,就是每个字的大小自己也能说上来。

        那么问题只能出在书的身上。

        老头突然想到自己的算经书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了,而现在孩子中的算经书可是新的。

        “你,把书给我!”旁边的学生立刻颤巍巍的将书交给老头。

        老头一翻,果然在初学三级的算经中的112页的第一个示例找到了相关的解法,而且在解法的后面确实发现了一小行的小字写着关于特例的问题。

        忽然大家都纷纷屏着一口气,看老头该怎么处理。

        “难道这家伙将这本算经都背下来了?我们整本书都没看完啊,而且先生也只教了一半啊!”教室里都是这样的窃窃私语。忽然大家想到了讲台上还不及讲桌高的身影的事情。

        其实桃园书院只是负责初学教学的一个书院,总共分为三个级别,初学一级,初学二级以及初学三级。还有别的跟高级的书院负责更高级别的教学,如中级教学,高级教学,以及特级教学。

        一般初级教学每一级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学习,按照书院的安排,每一级都安排了两年的时间进行教学,但是总有一些天赋异禀的学生,书院也是根据这方面的需求,为这些学生安排了特殊的考试,只要考试通过就可以进行下一级别的学习,前提是你的成绩要在你这个级别的前三名才行。

        这个考试不简简单单的只考本级别的内容,还对下一个级别的内容也要进行部分的考核,不然跳级之后往往会因为学习进程的问题而出现断层,先生可不会为你一个人再将知识讲述一遍。所以往往跳级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在桃园书院成立以来,也出现过不少的跳级生,但是这些学生只在初级教学中跳过一次的级,相比来说本来安排的六年的学习课程也需要四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

        但是今年书院里出现一个怪胎,就是就是不及讲台高的那个小身影。其实初学三级大多数都是十,十一岁的孩子,但是他不在其列,很多人都记得,他刚来的时候,说自己只有五岁的时候,自己等人眼珠子掉了一地的表情。

        毫无疑问他就是那些天赋异禀的学生之一,而且刚进书院就直接开始开始跳级,也就是说它在初学一级和二级就没有呆过,直接进入了初学三级,当时书院的先生们都对此十分的怀疑,也包括讲台上的老头,甚至在书院内引发了不小的风波,甚至进行了二次考核,但是事实的结果还是没有改变,他就是实实在在的通过了。

        起初刚来的时候老头还是十分的担心,但是半年的时间里,每个人都见证了他的厉害。

        第一次测试,就是第三,当时也是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第二次测试直接成为了第一。

        直至今日,也是他来到初学三级半年的时间,也是第三次的测试。所以本来大家对他取得第一的成绩并没有什么惊奇的,但是他再次带来了惊奇——那就是质疑老师的判别,而且看情况他的质疑还是对的。

        其实从小到大,自打进了书院,先生就是天,在这里,父母的话都没有先生的好使,也许是黄沙带给人们的印象太过深刻,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出息,所以对先生十分的尊敬,也赋予了先生很大的权力,更相信严师出高徒,这也是老头能够在学生中树立如此威严的原因。

        所以也就造成了先生的话就是至高无上的,先生讲述的 一切都是真理,无人敢反驳,也没有人有这个知识和能力去反驳。

        “难道今天要出现了吗?” 这是此时所有人关心的问题,关键是反驳的还是非常的有理有据。

        这时老头看着算经也陷入了沉默。烈爝在近前十分真切的看见而来老头的脸色的变化。

        先是怔怔的出神,似乎脸上的皱纹也出现了很多,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

        不过有一瞬间,烈爝从老头的脸上竟然捕捉到一丝的笑意,到最后这丝笑意竟然开始变的诡异,看的烈爝的心里也是有点发毛。

        “很好!”老头抬头的第一句就是重重的说出这两个字,脸上竟然挂着百年难得一见的笑容。

        但是底下的学生此时心里却有点心颤,简直比看见老头发威的时候更加恐惧,一时间都不知道老头要干什么!

        “这题确实是判别出了一点问题!烈爝,特等。”直至老头的第二句话出来,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这也是先生第一次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或者是失误。

        “先生竟然承认了自己的失误?”大多数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先生竟然会承认自己的失误?”简直不敢置信。

        看着底下的学生一副愣愣的样子,老头也明白这是为什么。

        咳哼!

        老头清了清嗓子,顿时下边的学生一个个正襟危坐。

        “其实犯错并不可怕,但是难得的是有一颗敢于承认错误的心。这一点你们要多向你们的先生,我,学习!还有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就是你先生我的问题,你们也可以直接了当的提出来,老头我虽然很不愿意相信自己会出问题,但是出了问题是绝对不会赖账的!你们也不要把先生看成洪水猛兽,你看今天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我也不是虚心的接受了吗?”虽然下边的学生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还他妈虚心接受,差点就抡起教鞭砸人了。

        不过烈爝倒听出老头话中也是很有几分真诚,毕竟不是先生都能忍受学生对自己的质疑,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倔老头。

        这一点其实烈爝也是很佩服老头的,任何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可能会想到的是多年培养的威严会不会因此而受损,大多数可能会选择避开或者是将这件事情糊弄一下就完事了。但是老头却没有,虽然这位先生培养人的方式在一定的程度上烈爝是不认可的,但是这份对事实的尊重确实是很令人倾佩。

        “好了烈爝,你也回到座位上吧!”看着还没有讲桌高的烈爝,老头虽然脸上没有笑容,但是也没有严肃之意。

        烈爝也是略感意外,老头竟然说的不是继续回去站着,而是回座位,这可是这么久以来烈爝第一次见到老头这样做的。甚至烈爝能够感受到老头内心其实是开心的。

        “好了,继续我们今天的课程!”老头的教鞭再一次敲击在讲桌上,土坯房里瞬间恢复了安静,事实证明老头并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威严受损。

        ······

        咚咚咚!

        “进来!”

        烈爝推开书院中那最小的土坯房的门,走了进去,小咩也跟着进去了。这个房间是先生门的地方,所以烈爝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脚步放轻。

        这间土坯房不大,跟自己家的屋子相差无几,但是屋子里却放着六张桌子和六张椅子,门的左右各一排,一排三个,整整齐齐。也昭示着书院的六位先生,不过此时却只有老头一个,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放学了,先生们和学生也都走的差不多了。

        “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烈爝轻声问道。

        “你来了,随便坐吧!”老头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烈爝坐。

        “没事,学生站着就行!”烈爝并没有坐,一是因为坐在先生面前感觉很不合适,而是那椅子的高度让烈爝有点望而却步。

        “好吧,站着也好,年轻人就应该多锻炼锻炼,坐多了也不好!”其实老头也是看了出来,也没有点破,就顺着烈爝的意思了。

        “其实今天找你来也没啥事,就是想问一下你最近的情况。”

        “先生,您想学生做什么?”烈爝可不觉得老头叫自己来只是为了了解一下自己的情况。

        “我想了解一下你对初学三级的课程的学习情况怎么样了?”老头的眼中充满了期待的眼神。

        “大概学的还行!”

        “你这还行是什么意思?”老头的语气有些不满,似乎烈爝的回答不合心意。

        “差不多已经吧初学三级的课程学完了!”烈爝如实的回答。

        “真的吗?”老头原本皱着的眉头一下飞扬起来。

        “真的!”

        烈爝听到老头长出了一口!看来是真的有事。

        “那你愿不愿意让我测试一下?”似乎还是有点不放心,老头再次试探。

        “可以!”虽然很明显的感觉到老头的心中装着事情,但是烈爝并没有打算去过问别人的秘密。

        随后老头从自己的桌面上开始了倒腾,最后中一堆旧纸中翻出了一张略微发黄的纸。纸上布满了奇奇怪怪的类似于算经的东西。

        “先生,这是什么?”烈爝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过去了,实在是这张纸上的算经竟然都是以一种特别的排列组合放置在一起,而且充满了一种特别的韵味。

        “这是算符!”

        “算符?”烈爝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但是他能够感受到这东西的非比寻常。

        “算符就是用最基础的算经的一种有序的排列组合。”老头耐心的讲到。

        “哎!先生,好像这些算经的解答又形成了新的算经了啊!”

        “什么?”老头一把 抓住烈爝肩膀,从肩膀上的那只手烈爝能够感受到老头剧烈的颤抖。

        咩!

        这时烈爝身后的小咩却突然前蹄刨地,将犄角的方向对准了老头。

        因为此时烈爝的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因为老头直接用一只手抓住烈爝把他提着离开了地面。
    热门搜索:两性猫扑两性情趣用品代理性感开放俄罗斯美女性感主播视频两性人的性生活韩国性感女星rosimm在线视频全集两性课堂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