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胎穿之后,整个山沟沟都暴富了 > 正文 第183章 省亲
        宋长乐若有所思,沉吟良久低声道:“皇帝应该不会这么损吧,除非他对宋家有所不满,没把当年的救命之恩放在心上,不然凭他的智慧不至于在大殿上直接曝出大哥的身份。“

        五郎赞同七七的话,“大哥不是蠢的,若是京中有不好的传言,肯定会有所应对,不急,不日大哥便要回来省亲,到时候事情如何自然就清楚了。”

        “多想也无用,还是等大郎回来了再说。”宋老太一向心大,不愿多想,摆摆手出去捣鼓她的菜地了。

        叶孝元是知县,儿子中了进士不用人报喜就事先知道消息,不过他也不小气,给衙役都发了赏钱,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另一边安南府作为祖籍地,县里也有派人去小柳村报喜,族长等一众村民都与有荣焉,虽然叶家不姓柳,但也是小柳村的人呐,一荣俱荣嘛。

        官差来报喜的时候,族长让人准备了爆竹,还有丰厚的赏钱,把报喜的人乐得咧嘴直笑,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倒。

        族长和族老们还办了三天流水席,钱是由族里出的,作坊这几年的生活越来越红火,村里赚的钱越来越多,族里不穷,有钱,摆的起三天的流水席。

        当然这事叶家人是不知道的,是族长和族老们的主意。

        从京城回黔州需要两月的路程,不过叶长安日夜兼程的赶路,省下一半的时间,一个月就赶回来了。

        “你这么急做什么,考都考完了,你慢慢赶路嘛,圣上不是多给了你一个月假期?”宋英娘心疼的看着大儿子有些疲惫的俊脸。

        “娘,我身子骨好,这点苦还吃得住,拢共才四个月假期,若是不快点赶路,哪有时间在家多待几日?”叶长安面容平和的笑着道。

        “大郎是我们家最出息的孩子,宋家和叶家的祖宗泉下有知该有多高兴。”宋老太走过来抱着叶长安高兴的又哭又笑。

        “大哥我真厉害,以后你就是朝庭命官了。”宋长乐也弯着眉眼在旁边夸了一句。

        叶长安满眼笑意的看过来,温和道:“只是个翰林院的小编修,正七品,不算多大的官。”

        “那也是全家最厉害的官。”宋老太再次强调,显然很看重这个大孙子。

        叶孝元原本也围在旁边一起高兴,不过他挤不过家里的老太君和自家夫人,只能靠边站,这会儿听了老太太的话更是摸着鼻尖有些尴尬。

        “奶,我爹也不错的,同进士也不是谁都能中的。”宋长乐怕爹心里会不得劲,赶紧朝老太太使眼神,让她注意点措词,没得夸了大孙子伤了女婿。

        女婿也是宋老太的心头宝,她怎么舍得奚落,刚才是高兴过头了,才没顾及到他的心情,这会儿反应过来,赶紧描补。

        “我家孝元也是争气的,最先做官的就是他,看他把黔地这穷乡僻壤治理的多好,能遇上他这样的好官,百姓都有福喽。”

        叶孝元嘴角翘了翘,谦虚道:“娘,你夸的我都要不好意思了,我能做好这个官,多亏了家里的支持,若靠我一个人指定不行。”

        “咱们是一家人说那客套话作甚,你能当官那是你自己的本事,不然我们就是想支持都无从帮起。”不管是孙子还是女婿宋老太都很看重的,不会厚此薄彼,这会儿都一起夸了。

        见家里人只围着大哥转,三郎觉得不能再低调了,他微扬起下巴得瑟道:“嘿嘿,圣上召见了我和四弟,还让我俩露了一手,圣人觉得我们功夫好,让我们进宫当侍卫,被我们拒绝了。”

        宋英娘拍了下他的后脑勺,“多大的人了,十八岁的小伙子,像你这么大的汉子别人早当爹了,你怎的没大没小敢在圣上面前摆谱,抗旨和欺君都要被问罪的。”

        三郎委屈脸,“娘,圣上没有问我们的罪,他可喜欢我和四弟了,说我们长得像外祖父,面容相似,功夫也一样好。”

        四郎在一旁用力的点头,“三哥说的没错,圣上的确这样说来着,我们求他把我们安排到军营,我们想靠实力往上升,不想进宫当侍卫,圣上哈哈大笑几声就答应了。”

        “军营,哪个军营,不会是黔州关外的军营吧?”宋英娘朝三郎四郎瞪眼。

        三郎四郎接收到娘亲凶巴巴的视线,觉得有些莫名。

        三郎说:“娘,爹在这边做官,离任期结束还有一年多呢,咱们自然不能去别的地方,黔州关外怎么了?辽人都赶出去了,我和四弟想杀敌都没机会,没仗可打很难立功的,没啥好担心的。”

        “这两年是没再打仗,但边关时有辽人来闹事,大仗没有,每年入冬小仗却不断,还是有危险的,你们俩性子太莽,我哪里能放心?”宋英娘没好气道。

        “娘,我们功夫又长进了不少,这一路上京也算历练,到了京城还跟人切磋过几次,人家都打不过咱。”四郎得意的透露。

        “什么,你们在京中还敢惹事,感情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上京前就几次叮嘱你们不可惹事生非,京城那是啥地方,皇城脚下,一块砖头随便砸下来就能砸中皇公贵勋,你们爹只是个七品芝麻县令,若你们得罪了京官,他可保不住你们。”宋英娘恼火的一人捶了一拳。

        三郎四郎立马捂住胸口咳了两声。

        “看看连我的拳头都顶不住,就问你们哪来的自信在外面和人打架,老实说,你们都和谁打过架?”宋英娘不依不饶。

        三郎心虚的垂着头不说话。

        四郎嗫嚅了半晌,气弱道:“就几个纨绔子弟罢了,好像是什么伯爵候爷的孙子,门庭都没落了,靠祖上的萌荫才有钱吃喝玩乐,这爵位是会降级的,这些人没真本事,还喜欢欺负百姓,我和三哥看不过碰见了就顺便教训他们一顿。”

        “人家再是降爵也是京中的勋贵,身份尊贵岂是你这个白身惹的起的,也是运气好,你大哥戴了血玉被圣上认出来,不然你和三郎估计现在还在蹲大牢,指不定还会连累大郎连官都丢啰。”宋英娘一针见血的点破。

        “那会儿大哥已经进场了,他没进场的时候我和三哥哪敢乱跑,大哥管的可紧了。”四郎傻乎乎的补充。

        “是大蠢猪吗你们,一下没人管就跑去闯祸,若是批卷的官员被施压,把你们大哥叉掉,那大郎就被你们害惨啦。”宋英娘恨铁不成钢的又捶了一下四郎。

        考官批卷就是画圈或打叉,比如统共有八个考官阅卷,若是有四个考官打了叉,那这名学子就危了,落榜的可能性很大,若全是圈,那名次就肯定靠前,所以宋英娘会说被打叉就惨了。

        “娘你轻点捶,我胸口疼。”四郎委屈巴巴的卖惨。

        宋英娘冷哼一声,到底没敢再动手,担心把儿子给捶伤了。

        “以后都给我长点心,这么蠢迟早要坏事的。”宋英娘苦口婆心的教导。

        四郎见她没那么生气了,又继续道:“娘,那几个纨绔被我和三哥收拾后,的确让京兆府的人来抓我们来着,差点押送大牢,不过还没进京兆府的大门,皇太孙就派人来传话,把我们截走了。”

        “皇太孙?”宋英娘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商昭。

        宋长乐眨了眨眼,看来三哥四哥在京中惹出来的烂摊子都是阿昭帮忙收拾的,真是难为他了。
    热门搜索:性感图片汤唯性感图片肠胃性感冒性感晚礼服白冰性感图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