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民国投机者 > 正文 第八节 刺廖(三)
        我说大小姐,你这是演戏呢还是被劫了?”上下打量庄继华笑着问。

        “什么演戏被劫?”宫绣画初时莫名奇妙,继而现庄继华眼中的戏虐的笑意才恍然大悟:“我这是作农民运动。”

        这下轮到庄继华莫名其妙了,农民运动为何要穿成这样,愣了好久才想起彭分田说过要让农民相信你,先穿着打扮要象农民。

        “哈,哈,哈…..。”庄继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实在无法想象,宫绣画这种小姐挖土插秧,扶犁耕田的样子。

        “笑什么笑,人家是认真的。”宫绣画急得直跺脚,她这一撒娇,哨兵的眼珠子差点滚出来,不约而同萌生出把那个嬉皮笑脸的总队长一脚踢开的念头。

        “他们相信你了。”庄继华依旧笑着问。

        “当然…,”看看庄继华,声音顿时下调八度:“当然没有。”

        庄继华这时现哨兵的神色不太对劲,周围也有几个路人在注视他们俩,赶紧收敛笑容,正色的对宫绣画说:“到队部去说吧,正好巫山没出去。”

        “好呀,太好了。”宫竹画高兴起来,跟着庄继华就往队部走。

        这一路走来,庄继华现宫绣画在黄埔还认识不少人,沿途就有好几个军官与她打招呼,不过个个都面带诧异,庄继华感叹的说:“你认识的人真不少,比整编以前的我还多。”这倒不是假话,整编以前。庄继华就熟悉一期同学。二期还认识几个,三期的几乎一个都不认识。

        “他们都是,艾,你慢点。”庄继华不知不觉地就把度提高到平常走路地步幅,宫绣画要走两步跑两步才能跟上,这让她极端不满:“又没人追你,跑这么快干什么。”

        庄继华愣了愣。才现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便歉意的说:“哦,对不起。我在军营都是这样的。抱歉报歉。”

        说着压下脚步慢慢前行,宫绣画快走两步,与他并肩而行:“他们有得是血花剧社的。有的是白花剧社的,都到我们学校来演出过。一个学校两个剧社,也就你们黄埔军校做得出。”

        庄继华闻言苦笑,白花剧社是孙学会办的,孙学会地人从青军会退出去后。本想把血花剧社也搬过去,不过青军会不干。双方为此还干了仗,最后孙学会很有骨气的成立了一家白花剧社,专与青军会唱对台戏,青军会去那联系他们也去那联系,反过来青军会也如法炮制,就为这个两会也悄悄干了不少架。

        到队部后,蒋先云先也被宫绣画的装扮吓一跳,不过等听说宫绣画是为了走进农民才这样地,蒋先云连声叫好,庄继华笑道:“可惜她白费心机,她再打扮成什么样也是个大家闺秀,冒牌村姑。”

        蒋先云看看宫绣画也笑着说:“没错,是这样。”

        宫绣画俏颜愁苦地叹口气说:“唉,我也不知道那不对了,他们对我和分田大哥就不一样,对我总是客客气气的,对分田他们就亲热得很。”

        “我看没什么,日久见人心,这样挺好。”庄继华笑着说,他心里知道原因在那,试想一个受过高等教育,从小生活在锦衣玉食中,穿着打扮都是精心挑选,从小举手投足都有严格要求的家庭中长大地孩子,在这些中所形成的气质,岂是那些乡下田头生长起来的村姑所能比的。不过庄继华并认为宫绣画应该向那些村姑学习,应该是反过来。

        文明不应该向愚昧学习,宫绣画的文化气质代表一种进步,村姑做派虽然朴实,可却是落后蒙昧地代表。

        “这样还好?”庄继华的话让宫绣画很是意外,在村子里,不管她说什么,乡亲们都不相信,可彭分田不管说什么,乡亲们都相信。这让这个要强地姑娘感到非常没面子,也感到非常不解,她换下了那身洋学生装,换上这身村姑装,可还是一样。

        她认真学习党的文件,阅读《新青年》上的领袖文章,仔细领会其中的精神,她认为中央领导说得对,要革命就是要动群众,只有把群众动起来中国革命才能取得胜利。可动群众怎么这么难,彭分田给她说的那些她都作了,可……..。

        “不,文革,这你就说错了,她还需要向劳动人民学习,她身上这层娇气还没去掉。”蒋先云呵呵笑着反驳道。

        “哦,向劳动人民学习,学什么呢?”庄继

        的反问道。

        “自然是劳动人民的朴实,真诚…..。”

        “还有懦弱,愚昧,胆小怕事,封建迷信,不讲卫生。”庄继华面带戏虐,语气却毫不含糊。他想起了父母对他说过的那些知青的事,这无疑是另一种形式的上山下乡,文明向落后退却,知识向蒙昧让步。

        “文革你怎么这样说,帝国主义者也是这样说中国人民的。”蒋先云没想到庄继华会这样评价农民的。

        “正是我们存在这种缺点,帝国主义者才会这样说,当然他们是为他们的侵略中国找借口;可我们自己也要认识到这一点,只有认识到才能改变,单纯的理想不能让中国强大。”庄继华冷静的说。

        “不错,我承认我们的人民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可是要改变这一切,先就得动群公众,群公众动起来后,才能告诉他们这些,他们也才相信这些。而我们现在做的这一切是动群众的代价。”与庄继华无数次交流,已经让蒋先云明白单凭热情、理想,是不可能说服庄继华的,因此他先承认事实,然后才讲革命道理。

        “真是欲练神功….。”庄继华恶毒的想,嘴角不由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其实还有另一种更好的方法,比如先进行教育,比如宫同学,她可以先组织那些妇女学习。”

        “可她们都不相信她。”蒋先云打断庄继华的说道。

        “是不相信你们,”庄继华冷冷的打出一几重拳,农村的情况他还是知道一些的,孙中山和国民党的牌子在农村还是管用。蒋先云顿时语塞。

        “为什么不能用我们国民党的名义呢?让县党部出面,组织农民普及文化,学习我党制定的法律法规,如此才能真正把农村纳入政府管辖范围,才能真正把农村组织起来。”庄继华接着说道,不过他心里却在想,孙学会那些下乡搞调查的人不知做得怎么样了。

        “还是一样,国民党在农民心中的信誉也不高,不错,农民知道国民党的比知道**的多,但前些年,总理策略错误,造成农村农民负担加重,农民对国民党和政府都不相信。”蒋先云几句话就击粹了庄继华的设想,庄继华一时语塞,他没想到自己设计的改革思路居然就这样破产了。

        “革命总是需要牺牲的,我们投身黄埔,流血牺牲,是为革命;宫同学向农民靠拢也是一种牺牲,也是为革命。革命是条艰难的路,这条路必然荆棘满地,血流成河。”

        蒋先云说得太沉重了,庄继华却没有反对,反而对蒋先云的清醒感到庆幸。宫竹画不明所以,她还没说今天来找他们是什么事,没想到两人却先争论一场,可这两人的争论让她开眼界了,她在心里暗暗称道难怪李之龙和陈说庄继华口才无双,不过今天好像输给蒋先云了。

        “得,得,你们也别争了,”宫绣画站起来说道:“我今天来找你们是有事情请你们帮忙的。”

        “哦,什么事呢,还要宫大小姐亲自出面。”庄继华打着哈哈,心里却暗自叫苦,这个丫头的事肯定不是小事,要不然绝不会眼巴巴的跑这么远。

        “支持工农运动是我们革命军应该做的事。”蒋先云立刻表态支持。

        “先别忙,宫同学先说说什么事,这军队可不是我们俩的。”庄继华立刻收回蒋先云的话,要出动军队的事肯定不是小事。

        “瞧把你吓得,没胆鬼。”宫竹画鄙夷的斜视了庄继华一眼,然后对蒋先云说:“我们在刘塘镇动农民抗租抗息,那里的地主武装反抗,对这种反革命行动革命军不该进行反击吗?”

        “有那么简单吗?”庄继华嗤之以鼻,驻军出动,事情必定闹大,稍有不慎......

        “我看可以。”蒋先云毫不犹豫,支持工农运动,是革命军队的任务:“文革,你不要犹豫了,我们可以向周主任请示一下。”

        庄继华心说向他请示结果还用说,他考虑了一下对蒋先云说:“我看这事先不忙请示,先找大家来商议一下。”

        他心里涌出一个想法,他想通过这件事情,把士兵彻底转变过来,也让孙学会的同学看看怎么作农村工作。

        童颜巨_Ru香汗淋漓 大_尺_度双球都快溢_出来的大_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