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修真归来 > 正文 24.要什么请柬
    苏杭察觉到他的打算,却没有动。他在等,只要那手掌落下来,必让这对父子遭受平生最难忘的教训!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男人高兴的声音:“咦?大师,没想到这么巧!”

        张少的手掌还没落下,就被旁边的中年人一把抓住。他看着苏杭身后,眼中微有一丝疑惑。苏杭转头看了眼,正见展文柏快步走过来。

        展文柏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气氛不对,只是很高兴能凑巧与苏杭碰面。走到跟前后,他笑着说:“我以为自己来的够早了,没想到大师也这么早,今天不上课吗?”

        苏杭对展文柏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即便心中有怒气,依然表面不动声色的微微点头,说:“没什么好上的,就先来了。”

        “果然是高人,行事不一般。”展文柏哈哈笑着,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在抬头时,忽然看到台阶上的中年人,便笑着伸手:“张总也来了,幸会幸会。”

        张少的父亲看了看苏杭,又看看他,伸手与展文柏握了握,有些疑惑的问:“这个年轻人……展总认识?”

        这个问题纯粹是废话,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展文柏和苏杭的关系不一般。而且从展文柏的语气来判断,似乎对这个年轻人很是尊敬?这让张总很纳闷,展文柏的装饰公司,在全省位列前十,在本市当为龙头企业。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和苏杭有关联?

        展文柏呵呵笑起来,说:“何止是认识,苏大师还送我一样礼物呢,不过没送给唐老爷子的那份好,让我很是嫉妒。”

        他那带着七分炫耀,三分荣幸的语气,让张总身子一震,唐老爷子也收过苏杭的礼物?而门口的侍应生则愣住了,这个穷小子,真的认识唐老?

        还不等张总想问明白,展文柏已经拉着苏杭要往酒店里走。可苏杭却没有动,他摇摇头,说:“我没有请柬。”

        “请柬?老爷子亲自请你来的,要什么请柬?”展文柏一脸莫名其妙。

        侍应生吓的两腿发软,真是老爷子亲自请的?他结结巴巴的伸出手,说:“苏,苏先生,对不起,是我错了。您请进,不需要请柬,不需要……”

        “会不会坏了规矩?”苏杭问。

        侍应生把头摇的像拨浪鼓,连声说:“不会,不会,您请进。”

        就算再傻,也该看出不对了。从苏杭的话语中,展文柏判断出,应该是侍应生见人家穿的破旧,所以狗眼看人低。他不禁冲那侍应生冷笑,为了笼络苏杭,连自己这个大老总都要跟着跑前跑后。你一个侍应生,也敢看轻他?不过他没把这事说出来,而是训斥那侍应生:“以后说话做事小心点,别总以貌取人,丢你们酒店的脸!”

        侍应生哪敢反驳,连忙低头认错。见他态度诚恳,苏杭也不想太过为难,便提着手里的东西向酒店内走去。

        展文柏看见他手里的东西,好奇的问:“这是今天要送的礼物吗?”

        苏杭嗯了声,轻描淡写的说:“没什么价值的东西,看起来有趣而已。”

        展文柏哦了一声,没再多问。只是鼻子隐约闻到一股清香从苏杭手中散发出来,让他有点熟悉。台阶上的张总和张少,一个脸色阴晴不定,另一个则目瞪口呆。他们都想不明白,苏杭怎么跟唐老爷子搭上关系的。见苏杭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酒店内,张总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儿子,沉声说:“把你和这个年轻人的事情,一点不漏的告诉我!少说半个字,我打断你的腿!”

        张少脸色发白,不敢隐瞒,把抢了林巧巧,还没事给苏杭找点小麻烦的事情说了出来。张总听过后,直接扬起手,可看儿子那张与妻子极其相似的脸,又实在不忍心。再加上附近一直有人来往,他放下手,冷声说:“就这点脑子,也敢随便跟人结仇。别以为你爹我有点钱,就可以无法无天,这个世界的能人多了去,明白吗!”

        张少点点头,又有些不服气的说:“我之前调查过,他家里就是普通农村人,无权无势,本身也没什么可取之处,要不然的话,林巧巧也不会选择跟我……”

        “有的人善于隐藏,你这点脑子,能看清什么?那个女人立刻扔掉,不许再有来往!”张总盯着苏杭离去的方向,沉声说:“记住,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像他这样的人,不要正面来,如果要做,就要干净利落,不要给他任何翻盘的机会!”

        张少从老爹的话中,听出了几分意思,不禁有些兴奋的问:“爸,你想亲自……”

        张总看了眼侍应生,没有说话。他也是农村出身,当年发家靠的是一股狠劲。后来赚了钱,才洗白上岸。不过,那狭隘的思想却没有半点改变。哪怕知道苏杭与唐振中有关系,可张总依然决定要教训教训这个年轻人。让他知道,张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虽然近些年,公司的业务正不断往省城发展,但这里终究是他的根。以张总的能力,想找人对苏杭做点什么,并非难事。不过他从苏杭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知道这样的人是真正的野兽,如果不能一击毙命,便会迎来凶狠的报复。所以,他要等彻底摸清底细后,再找机会动手。

        苏杭并不知道张总已经产生对付他的心思,此刻,他和展文柏走到了宴会厅。那里已经坐了许多人,展文柏很是羡慕的说:“不愧是唐家,一呼百应,来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

        说着,他向苏杭告罪,表示看到几个知己好友,要过去问候一番。如果苏杭愿意的话,他可以介绍互相认识。不过苏杭并无这方面的打算,展文柏只好有些失望的独自离开。

        宴会厅很大,到处都是气球和鲜花。苏杭不断扫视周围,想找到唐振中的踪迹。他实在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打算把礼物送上,掉头就走。

        这时候,邓佳怡从外面走进来,一路与认识的人不断打招呼。作为今天的主角,她的打扮,实在让人眼前一亮。浅青色的长裙,缀着几朵清雅的兰花,裙子的长度刚好遮在膝盖。虽然看不到更多,可仅仅那白嫩的小腿,就已经令很多人遐思不已。

        那头乌黑的长发,挽了简单的头花,一朵兰花别在上面,与长裙互相呼应。这份清纯如仙女般的气质,看呆了许多年轻男人。

        邓佳怡很满意今天的造型,虽然简单,却不失大方。她向来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看着周围人着迷的眼神,更加肯定了这一点。只是,当她的眼睛看向某个位置时,心情忽然很不美丽。那里站着一个男人,怀里抱着个木盒子东张西望。虽然看到了她,却没有半点着迷的意思,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路边大妈一样。

        邓佳怡实在忍不住,便走过去,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杭早已发现了她,不过两人没什么交集,他甚至忘了这女孩是谁。眼下听见对方问,不禁有些疑惑:“你认识我?”

        邓佳怡差点气的昏过去,几天前才去找你说想学琴曲,现在却装不认识我?想用这老掉牙的手段引起我的注意?牙齿咬的咯吱响,邓佳怡愤愤不已的说:“不认识!但我想知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苏杭哦了一声,随口说:“来参加别人的生日会。”

        别人的生日会?邓佳怡立刻确定,苏杭根本不知道今晚的生日是为谁举办。这让她更感到羞恼,你来参加生日会,却不知道谁是主角?搞笑吧……她忽然想起,外公唐振中说过,苏杭很缺钱。这家伙,该不会是想来混吃混喝?

        可是,一个敢拒绝收唐振中为徒的人,会沦落到骗吃骗喝吗?

        这时候,唐振中和一位老人互相笑谈着,向这边走来。见到苏杭的时候,唐振中脸上一喜,步子快了许多。在他身边,还跟着好几个人。一个年轻女孩,一个中年妇女,还有一位,则是帅气的外国男孩。

        “大师,来的挺早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京大的郑教授……”唐振中一脸喜色的说。

        “我还有事,想先走一步。”苏杭打断了他的话,就要把手里的木盒递过去。

        “啊?这么快?”唐振中转头看了看邓佳怡,说:“得,反正你们俩都认识,这礼物,你还是亲手交给她吧。”

        苏杭和邓佳怡都微微一怔,前者没想到,这个莫名其妙跑来跟自己说话的女孩,竟是唐振中的外孙女。而后者也没想到,这个莫名其妙跑来参加自己生日会的男人,竟是外公请来的。这时,站在旁边的那个年轻女孩忽然跳出来:“不可以!佳怡收的第一份礼物,当然应该是我的才行!”

        说着,她把身边的外国男孩拉过来,说:“看,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怎么样,帅吧!”
    热门搜索:性感小女孩性感男体性感泳装女生两性生殖性感女神柳岩超性感美女桌面壁纸两性生活 姿势袁立性感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