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末世神魔录 > 正文 0063 体育馆中的幸存者!
        “三点钟方向,150米距离,便利店二楼!”

        身为一个顶级杀手,堕落在战斗方面有着远超黄裳和刘鑫的经验。所以几乎就在黄裳中枪的瞬间,堕落也已经找到了敌人的位置,随后厉喝一声,举起手中的突击步枪,对准远处的一间一楼为便利店,二三楼为住宅的民房扫射而去!

        哒哒哒哒哒!

        刹那间,伴随着一连串枪鸣的响起,远处那民房二楼的一个窗口也是瞬间被子弹打成了碎片,大量碎玻璃从中洒落,同时一点殷红的鲜血也从那窗口后方溅射而出!

        “我草泥马!”

        而此刻黄裳也回过神来,感受着从左胸位置传来的阵阵疼痛,他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后怕之色,然后怒吼一声,将重机枪同样对准那个窗口,疯狂扫射了起来。

        要知道刚刚如果不是他感觉到危险,然后鬼使神差的侧了侧身体的话,那么这颗子弹很有可能就不是打在他的防弹衣上,而是打在他的脖子或者是他的脸上了!

        而一旦脑袋或者脖子这些没有被防护到的要害位置中弹,那就算是以他强悍的肉身和生命力只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这让他如何不怕?如何不怒?

        轰轰轰轰轰轰!

        重机枪的威力极为恐怖,再加上黄裳弹箱里面有曳光弹可显现弹道,辅助瞄准,所以仅仅只射空了几发子弹之后,其他的高爆燃烧穿甲/弹便击中了那个已经破碎的窗口,然后引发了一连串的剧烈爆炸,让那整个房间都陷入到了火海之中!

        “好了,先去体育馆!”

        看到黄裳这惊怒交加的样子,堕落赶紧劝了他一句。

        要知道如今四周涌来的丧尸已经越来越多,如果黄裳继续把弹药浪费在那个便利店的话,那么光靠他和刘鑫手中的两把突击步枪只怕很难从尸群之中杀出去。

        “恩!”

        黄裳也不是莽撞之人,听到堕落的话,他也立刻冷静了下来,然后重新调转枪口,横扫那些丧尸。而刘鑫和堕落也继续从旁辅助射击,只是这个过程中三人也变得更加小心起来,提防着可能再度出现的冷枪!

        在黄裳三人联手开路之下,他们终于在黄裳第二个弹箱弹药耗尽之际杀到了体育馆最外围的自动伸缩门的面前!

        此刻这自动伸缩门依旧处于紧闭的状态,不过一米五左右的高度对于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黄裳等人而言却算不得什么,所以下一刻他们便纵身一跃,然后再那伸缩门上借力一撑,三人便越过了伸缩门,进入到了体育馆中。

        只是在越过这电动伸缩门的时候,黄裳也忽然注意到,在距离大门不远处的地方居然有不少破碎的丧尸尸体,而且在这些丧尸尸体旁还有一具体型格外庞大,但身躯却有些干瘪,看上去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液一样的变异犬尸骸。

        看到这些碎尸和变异犬尸骸,黄裳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

        这些碎尸和那个干瘪的变异犬尸骸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难道这附近还有什么强大的变异生物或者变异丧尸不成?

        轰轰轰轰轰!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就在这时,那些尾随而来的丧尸也已经冲到了电动伸缩门的面前,然后剧烈的撞击了起来。

        还好这种电动伸缩门都是由锌铝合金制造而成,虽然硬度一般,但是韧性很不错,再加上电动伸缩门的是用多重结构组合筑成,对于外来的冲击力有一定的缓和作用,所以这些丧尸虽然将伸缩门撞击得轰鸣作响,摇晃不断,但短时间内却还是无法将其攻破,冲入体育馆的。

        “走吧,去前面的馆场里面,那里应该安全一些,而且还有水和食物。”

        看到那些丧尸被电动伸缩门挡住,黄裳也微微松了口气,然后继续朝着体育馆里面的馆场跑去。

        这个体育馆的规模不算太大,但也不小,其中最大的建筑就是那个室内馆场,里面不仅有着几个被铁门封锁的出入口,而且馆场内部还有一些便利店和自动售货机,只要他们到了这个馆场里面,那些看不到狩猎目标的丧尸应该也不会再这么疯狂的撞击大门,而他们也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很快,黄裳等人便来到了中央馆场那紧锁的铁门前。

        可就在这时,黄裳却依靠他那过人的听觉,隐约听到了一些从馆场内部传出的细微的谈话声和脚步声。

        “有人?”

        听到馆场内的声音,黄裳微微愣了一下。

        没想到这体育馆里面居然还有人。

        不过想想也是,这场灾变虽然恐怖,但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就杀光所有人的,既然如此那有人逃入这个体育馆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毕竟这有着铁门加固,而且还有一定物资储备的体育馆也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避难之所了。

        想到这里,黄裳便过去敲了敲铁门,沉声说道:“我知道里面有人,麻烦你们开开门,让我们进去避一避!”

        “不……不要……”

        然而听到黄裳的话,里面沉默了一下之后,才传出一个有些畏惧和犹豫的女性声音:“这里是我们的地方,你们别进来了,快点去其他地方吧,不……不然的话,我就,我就打开大门,把那些丧尸放进来了!”

        说到这里,那个人又强调了一下:“我不是在吓你们,我手上真的有电动门的遥控钥匙,你们如果不走的话,我就开门了,到时候你们会被那些丧尸吃掉的!”

        “你手上有大门钥匙,我们手上也有手/雷,如果你敢打开电动门,那我就炸掉这扇铁门,大不了到时候大家一起死。”

        然而听到那人的威胁,堕落却是冷笑一声。

        身为一个专业杀手,他不仅擅长杀人,而且对于人性也极为了解。也正因为如此,此刻他早已听出了门后那个人的外强中干,知道这人绝对不敢拼个同归于尽。

        所以下一刻,堕落也是接着说道:“要不这样,反正我也觉得到处都是丧尸,活着没意思,不如我们数一二三一起,你开电动门,我来炸铁门,怎么样?我开始数了哦,一,二……”

        “别,别炸门!”

        果然,堕落才刚刚倒数,门里面就传出了那带着哭腔的声音:“我们,我们开门就是了!”

        咔哒!

        随后,伴随着一声轻响,这馆场的铁门也终于打开,同时一个穿着一套运动服,看上去最多才二十多岁,带着怯弱之色的女人也出现在了门口。

        只是让黄裳等人吃惊的是,在这个女人的身后居然还有十几个孩子!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些孩子又是什么人?

        他们是怎么穿过尸群,避过灾劫,来到这体育馆里面的?

        一时间,黄裳等人的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

        “你们……你们是军人?”

        而与此同时,看到了黄裳等人所穿的迷彩服,那个女人怯弱的眼神中也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随后松了口气,赶紧说道:“你们早点说啊,我还以为你们是坏人呢,快,快进来再说!”

        “恩。”

        看着那女人惊喜的样子,和那十几个孩子略带怯弱,却又同样因为看见军人而惊喜的摸样,黄裳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走进了馆场。

        随后,那女人也是立刻关上大门,并上了锁,似乎生怕外面的丧尸闯进来一样。

        ……

        与此同时,在距离体育馆百余米外的一间房子里面,一些浑身带着烟熏火燎痕迹,看起来有些狼狈,但却手持着各种武器的人也正在凝视着体育馆所在的方向。

        看到黄裳等人进了馆场,为首一个脸上带着一条疤痕的光头也顿时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虎哥,那三个人进去了……”

        与此同时,站在光头身边,一个黄发青年说道:“这下麻烦了啊,之前那个小子还没回来,现在又来了这三个狠角色,要不我们别惹他们了吧?他们看起来好像是军人啊……”

        “军人又怎么样?你大哥我又不是没杀过?”

        然而听到那黄发青年的话,那被称之为“虎哥”的光头男却是冷笑一声,然后举起了手中的突击步枪,说道:“看到了吗?我这把喷子,还有你们手上的那些武器,哪个不是从军人手上弄到的?如果怕麻烦的话你就给老子滚,老子不要你这种废物!”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听到那光头男的话,那黄发青年立刻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看你姐姐伺候得老子还算不错,老子现在就把你给毙了,叽叽歪歪的。”

        光头男一巴掌扇开那黄发青年,然后看着远处的体育馆,眼中闪过一丝凶芒:“我哥说了,体育馆里面那个小鬼的能力很不错,如果他能在我们手下效力的话,那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所以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要帮我哥收服那个小鬼!”

        “至于刚刚那三个家伙……”

        说到这里,那光头男的神色也一下变得无比阴沉起来:“本来想着干掉他们,然后找机会弄走他们手上那些武器的,只是没想到居然失手了,而且他们的反应还那么快,如果不是老子跑得快,只怕已经跟刘三那小子一样被他们乱枪给打死了。”

        “算了,先等等看吧,看他们会不会离开,如同他们走了自然最好,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付他们。如果他们不走的话……哼,大不了去把阿豹叫过来,到时候他们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说完,那光头男便转过头,看着一旁地上一个被绳子绑住,甚至连嘴都被胶带封住的女孩,贴了舔嘴角,狞笑道:“你们几个给我好好盯着体育馆,大哥我先去爽一爽,等我爽完了就轮到你们了,哈哈!”

        说完,那光头男便一只手抓起那个女孩,然后笑着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关上了大门。

        随后,一阵阵痛苦的呜咽声和撞击声也从那间大门紧闭的卧室中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