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 正文 第556章 帮手 (求订阅、月票)
        听到别人讲述“未来”,其中还说到自己“惨死”。

        描述得历历在目,煞有其事,跟真的一样。

        江舟也不知是种什么滋味。

        哭笑不得?不屑一顾?惊悸惶恐?

        似乎都有一些,却又没到这样的程度。

        也谈不上相邻或不相信。

        就是在外边听了别人几句扯淡的闲话,感觉新奇罢了。

        江舟听着纪玄的回报,略作沉吟,朝曲轻罗道:“我听说,你师父对天机衍算之道十分精通,能知人过去未来,世道兴亡?”

        曲轻罗知道他的意思,轻轻放下茶碗,抬眼道:“师父修习我玄母教《九天生神章》,乃是数千年来,唯一一个将九天神章尽数参悟之人,区区天机衍算,自然不在话下。”

        “九天神章中,有《六壬大占》,能演天机之移变,能算人气运消涨。”

        江舟听到这里,看了她一眼。

        玄母教的《九天生神章》,他也不算陌生了。

        这东西似乎包罗万象,什么都有。

        每一部神章,都是一门世间顶尖的玄法真功。

        曲傻子似乎也只练成了其中三部,五方五色真功、八爻八相真功、九极九天玄女真功,便有如此道行修为。

        由此可见,那个玄母教主,真是道行通天之辈。

        曲轻罗这时话锋一转道:“不过,天机之变,乃天命所系,鬼神不容,纵有通天道行,也不可能轻易触碰,便有结果,也是层层迷雾,需以无上智慧,层层剥解,”

        她目光流转,朝江舟道:“市井之中,多有神算之辈,常以云山雾罩、模棱两可之隐语为人算命解煞,”

        “其中自然多是欺人之辈,但也不泛有真才实学者,便是出于天机难解之理,非为欺人。”

        “以我师父的道行,已是世间绝巅,哪怕只是算一个凡人之命,也不可能做到像那女子那般,如若亲见,巨细无遗。”

        江舟思索道:“这么说来,这女子是说谎了?”

        曲轻罗摇头道:“那也未必。”

        江舟见她似乎知道什么,不由道:“怎么说?”

        “这世间,除了天机术算之法,可以观人过去未来,还有一种可能。”

        曲轻罗道:“你去过阴世,也与阴司打过不少交道,当知阴司有三位冥君?”

        江舟点头道:“虽未谋面,却听说过些。”

        曲轻罗道:“这三位冥君之中,东君掌人生辰死时,何时生,何时死,皆由其所定。”

        “西君掌功罪善恶,人生时行善作恶,在其眼中洞若掌上观纹,死后功罪皆由定论,”

        “还有一位转轮王,手掌轮回,人死后往生,来世轮回,富贵贫贱,皆由其一言而决。”

        曲轻罗投来目光:“天机术算,能推凡人命势,那位西君,却能观凡人一生,洞若观烛。”

        江舟心中一惊:“这么厉害?那世间生灵在祂面前,岂不是一点秘密也没有?”

        曲轻罗摇头道:“倒也没有如此夸张,这位冥君所能观者也有限,我虽不知其中奥妙,但我等修行中人,只要凝炼阴神,或是神散金身,便能脱出祂掌中,此谓超生脱死,世人苦苦修行,很大一部分,所求者不过于此罢了。”

        江舟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要真是无所不知,那位冥君也未免强得离谱了。

        都能比得上彼世神话传说中的阎王爷了。

        他有些恍然道:“你的意思是,那女子的梦,其实便是得了那位西君托梦警示?”

        托梦游神,倒是符合鬼神一贯以来的行事习惯。

        曲轻罗却摇头道:“我不知。”

        “按理说,泄露天机,必有所噬,或以自身运势相抵,或损命伤身,或以通天道行强行抗衡,非不得以,无人敢轻易宣之于口。”

        “何况那西君能观人一生功罪善恶,若能轻易外示,天下岂不早就大乱?”

        “一个普通的妇人,又有什么值得那位冥君拼着反噬之厄,为其泄露天机?”

        “若其间真有我等不知的因果缘法,想要助她,以其身份道行,不说亲自出手,阴间派出一位鬼神直接出手便可,如此大费周章,甘冒大险,意义何在?”

        也是……

        江舟皱眉沉吟了半晌,又说道:“你真的不会演算?那女子真是个凡人?”

        虽然已经让纪玄查探出那女子的根底,但江舟也仍然没排除怀疑。

        即便是在这种鬼神四出的世界,这事也未免透着股玄虚。

        要不是曲轻罗说的这番话,他都要怀疑这女子是不是传说中的“重生者”了。

        既然有他这个穿越者,再多一个重生者,似乎也合情合理……

        曲轻罗却让他失望了,摇头道:“六壬大占与我性子不合,道行也远远不足,我并未习得。”

        江舟叹道:“既然如此,就占且不去管她了。”

        曲轻罗轻蹙眉头:“她所说之事,虽然玄虚难测,但事关你生死,岂能如此轻疏?”

        江舟笑道:“真假都分不清,还能如何?若她本就是一个陷阱,我岂不是自己往下跳?”

        曲轻罗却不认同,对江舟如此轻视自己安危颇有些着恼。

        眉头蹙得更深,说道:“她说你会死于虞礼围剿之下,自然是真假难测,但她竟将那虞礼的动向说得清清楚楚,甚至连虞国近来的兵力调动、种种布置,都有提及,这些事情虽是机密,你若想调查印证,也并非不可能。”

        江舟闻言,捻着两指,思索着那女子所言。

        这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不止是兵力调动,连虞国公近来似乎在大肆调动国中兵力,主要军力所在,甚至是屯粮之处,如此紧要的虞国机密,这女人竟也说得一清二楚。

        若说不是有意,很难让人相信。

        不过,是有人有意通过她来告知自己信息。

        还是想通过他来给自己设陷,也难以分辨。

        这种事,若是真的,那他对付虞国公那老阴比就容易多了。

        却也正因如此,这是一个很大很甜美的诱饵。

        按常理,他若得知这样的消息,就绝不会轻易放过,至少也会详加查探。

        查探这种事,他确实可以让别人去,就算是陷阱,也折不了自己。

        但去查的人恐怕就危险了,这也非他所愿。

        思索至此,他露出一个轻松的笑意:“你放心,这事,我自有打算。”

        曲轻罗疑道:“什么打算?连我也不能说?”

        江舟摇头:“那倒不是,只不过对付虞国公,我未免势单力薄了些,还需要找些帮手。”

        “什么帮手?”

        “江舟!”

        曲轻罗正在追问,一个大咧咧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本王已经转告我家老头儿了!他让你今晚过府一叙!”

        是广陵王。

        江舟朝曲轻罗笑道:“你看,帮手这不是来了?”

        7017k

        
    热门搜索:两性霉素b阴泡腾片怎么用性感的英文名字丝宝vip女人最性感的部位阿朵性感肉丝女迅雷美女国产自拍在线观看性感玉足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