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苏莫至尊武魂 > 正文 第2888章 暂时合作
        很明显,这些神族,对这遗迹,已经有所了解,无数万年的探索,就算此时,有神族少主级人物告诉他,拥有完整的遗迹地图,他都相信。

        而能够被流追月称作大机缘的东西,那就肯定逆天。

        林凡很好奇,传音问道:“是何机缘?”

        流追月没有隐瞒,道:“疑似从上古留下来的一门古法,被镌刻在一块母金上,在这洞穴最深处。”

        林凡瞳孔陡缩。

        他最需要的是什么?

        他曾仔细深思过,最缺的,便是各种古法,这与他走的路有过,炉养百经,汲百家之长,踏出独属他的路。

        破空声阵阵,一束又一束的闪电划破长空。

        这让林凡凝眉。

        来此地的人太多了。

        只因,他与麒麟子的交战声势太过浩大,惊动整个遗迹,但凡能赶来者,皆来了。

        “小王神。”

        “追月。”

        ……

        各种称呼,代表不同的阵营,虽未大战,但有一股压抑如火山将喷未喷时的气机流转,此地剑拔弩张。

        “算了。”

        小王神第一个开口,这压抑的气息随他开口顿时烟消瓦解。

        他看向林凡,道:“让他活,此事作罢,共探遗迹。”

        “他最终也要死。”林凡很冷漠。

        摆明了态度,且直言道,被他连续击败两次的对手,没有再让他正眼相看的资格。

        可以随意放过,饶麒麟子一命。

        当然,前提是,麒麟子需在他面前承认自己败了。

        “你是要击溃他的道心吗?我不许,尔等避退,待我先诛了这恶徒在论其他。”

        小王神太霸烈了,直接呵斥诸人,点杀林凡。

        林凡眼神刹那就冷了!

        他已经退了一步。

        只因,流追月口中天缘诱人。

        且,这麒麟子,不止一次被他击溃,本就不敌他,在他面前承认不敌,承认自己败了。

        这有何难?

        本就是真实。

        哪里来的击溃道心一说。

        林凡厉咤:“你要战,那便战,以生死作赌注,分出个高下,杀出个输赢,真以为别人称呼你小王神,你便是真神了吗?”

        “何必?”流追月开口,看向小王神:“你是想先除掉一个最强对手,不敢与木易入洞一争,生怕他夺了那个大机缘?”

        “我?怕与他争?”小王神眼神一下子就怪异起来。

        “不是这样?”流追月讥诮:“且,木易这个要求不过分,麒麟子本身就不敌他,被当众击败不止一次,承认自己一败有何难?知耻后勇,方是男儿本色。”

        小王神湛卢盯瞪着流追月的绝世容颜,瞬许后嘿嘿一笑:“我知道你是在激我,但我偏偏就吃这一套。”

        不得不说,这流追月的确了得。

        展露出一些小手腕,就让林凡刮目相看。

        明确知道这小王神的弱点,一击即中。

        他手抬起,指向林凡,道:“追月,你便看好,就这种废物,他怎么有资格与本尊一争?此次遗迹,他注定空手而归,本座会揽尽所有机缘。”

        林凡眼中杀气闪烁。

        这小王神已经不是第一次的点指他。

        太嚣张。

        当然,此时他也在想着那个机缘,那本古法,一切秋后算账。

        没有林凡的杀气镇锁,成为一摊烂肉的麒麟子慢慢蠕动,那张血色的符篆燃烧,许久后,麒麟子复活了。

        他双目无神,像是被废掉了,整个人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生气。

        林凡面无表情。

        浑然没将麒麟子的惨状放在心中。

        咎由自取罢了。

        且,如是此时了无生气的是他,这麒麟子肯定会各种羞辱与讽刺,让他身不如死吧?

        “我败了,败得彻底而干脆。”

        麒麟子在低语,像是在啜泣,呜呜咽咽。

        他一生都未败过。

        初尝败局苦涩是被林凡相赐。

        一败之后,他险些身死,但最后知耻后勇,更进一步。

        再遇时,以为可以一雪前耻。

        结果,拼尽一切,穷极所有后,还是一败。

        “你……杀了我。”

        “他、不敢杀你。”小王神竟然这般开口,带着俯瞰意:“在这遗迹中,谁敢动你我杀谁。”

        太霸气,说完此话,他的眼神如刀锋在林凡身上刮过。

        “湛卢。”麒麟子惨笑:“我败了,很凄惨,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废物,知耻后勇,不就是一败吗?去这遗迹,夺了那个机缘你我共享,学了古法后将他斩了,重塑道心。”小王神直接开口呵斥。

        麒麟子眼中亮光一闪,但随后又熄灭下去。

        “我保下你的命,别让我失望。”湛卢皱眉。

        麒麟子没有在出声了,只是眼中慢慢的凝聚起光芒。

        “来谈谈合作吧。”

        流追月很明显成为林凡一方这个暂时小团体的核心,她看向湛卢:“洞穴内,千难万险,你我皆知,故而,需齐心合力,不许内斗,至少在最大的那机缘未曾出现前。”

        小王神眼眸微眯,点了点头。

        他也知晓,这洞穴内,真的很危险,就算是族群中有将化道而终的老祖级人物进来,都不能探个究竟与彻底。

        “我盯着你,若你敢有点滴私心,定斩之。”

        小王神湛卢竟然又无故的点指林凡,这般赤裸裸的威胁,带着狞笑,薄薄的嘴唇勾起一个嗜杀的弧度。

        “别一再惹我,别逼我在此地杀你。”

        林凡是真的有点忍不住。

        “那就先来一战吧,此地斩你。”小王神直接开口。

        雷剑射出千尺寒芒,要一战,要杀人。

        流追月脸色大变,焦虑的一直传音,在苦苦相劝,若非如此;林凡真的暴起了。

        “好吧,一切为了古法。”林凡深呼吸。

        王神嘿嘿一笑;讥诮扫过林凡。

        他以为林凡怕了呢。

        “你也少说两句。”流追月美眸剜过小王神。

        这是一个杰出的女子,以最快的速度,就将入遗迹的一切事宜安排妥当。

        少主级人物轮班在前作为先锋,当然队伍最后方亦安排了少主级人物断后,而修为稍次的人,就在最中央。

        当然,修为稍次的这些人,也并非没有责任,在最强者抵挡住最大的危机时,他们也要出手,竭尽全力的应对相应的劫难。

        简单商量妥当,诸人结成铁桶阵型,迈入藏经洞穴中。

        
    热门搜索:性感比基尼女孩动感之星妖精萧蔷性感林允性感照片两性畸形尿道下裂性感夏装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