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萌娘神话世界 > 正文 第6章 商央君
    齐琪吞了黄飞虎的天命,气势更是高涨。

        齐麟赶了过来,看着庞弼的尸身。

        穿云箭随着他的意念重回到华夏上古图里。

        “想不到使者居然还有玄天法宝。”白猿现身,看见刚才齐麟一箭杀死庞弼也是惊为天人。

        齐麟自己也没想到这些考古挖掘的文物居然也会变成宝物,并跟着自己灵魂穿越到了洪荒世界。不过华夏上古图还有几个诸如水火炮,蚩尤旗的东西没有点亮。

        “玄天法宝?”

        “是的,洪荒世界法宝一共分为了四种,后天,玄天,至天和先天。”白猿解释道:“圣人以下所炼制的法宝都是后天法宝,在洪荒最多,法宝的强大程度都要看修士本人的法力境界,厉害点的修士也能将后天法宝来抗衡更高级的法宝。”

        “至天法宝都是圣人教祖级炼制的宝物,这些宝物所炼的材料都是洪荒罕见,用神名天命,其力量已经逼近三十三重天,应该为至天。”

        “先天顾名思义便是和洪荒一起诞生的宝物,这些法宝威力绝伦,即使是‘始祖’级的神名都要忌惮三分,境界不够的修士想要操控只能落个神魂俱灭的下场。”

        “至于玄天法宝……是九天玄女娘娘炼制的法宝,九天玄女是洪荒世界最奇特神秘的神名,她炼制过诸多法宝,已经能自成一脉,高于后天,弱于至天,因此被叫做玄天。”

        白猿娓娓道来,齐麟听的很是认真。

        四类法宝识别也很简单,后天法宝天不变,玄天法宝能撼动苍天,至天法宝让天颤抖,先天法宝就是‘三十三重天’也要敬畏。

        不过使用撼天弓和穿云箭几乎耗尽齐麟的真气,要不是他修炼了两仪造化体,刚才那一箭就算杀了庞弼,自己也要重伤。

        “所谓封神一战,就是要彼此杀戮吗?”齐麟瞧着庞弼死不瞑目的尸身啧啧一叹。

        “就算没有封神榜,神名还是会彼此杀戮,只不过封神榜让这种杀戮更加心安理得。”白猿摸着长须。

        “弱肉强食的世界啊。”齐麟自言自语。

        白猿点头,觉得这句话太精髓了。“自古如此!”

        “齐琪你没事吧?”齐麟问。

        齐琪摇摇头,看上去只是做了一场简单的热身运动。

        齐麟解下了庞弼的储物袋,里面有一个须弥空间。黄飞虎是殷商一员大将,身为封神使者的庞弼也有不少东西,大多数都是补气练气的丹药,这些丹药正好可以给自己用来修炼练气九重天。

        除了刚链枪外,齐麟又找到了一件‘刺猪矛’的法宝,法宝需要念头控制,显然庞弼的念头修炼还未到家,不然刚才就能操控两件法宝攻击自己了。

        齐麟接着又找到了殷商大将军符印,其它部族供奉来的酒水美食和几卷文书。

        齐琪漠然看着齐麟在储物袋里找来找去,自己坐在一旁消化黄飞虎的天命。

        “找到了。”齐琪睁开眼,看见齐麟手中多了一枚黑色的书简。

        “使者就在找这个吗?”白猿问。

        “这是他的‘幽冥九指’,我现在神通太少,可以拿来防身。”刚才庞弼的幽冥指可是带来不少麻烦。

        白猿深以为然。

        齐麟接着又翻出了一个类似诏书的东西,仔细看了一遍,“万兽无疆幡,原来黄飞虎这次来万兽蛮荒是召集所有部落护幡旗去朝歌,纣王帝辛要开万兽无疆。”

        “万兽无疆幡是至天法宝,传说是此幡一共有十二枚,其中九件幡旗给了万兽蛮荒九个部落用来镇守蛮荒,十二枚一聚能开辟‘万兽无疆’大阵,非常的了得。”白猿也听说过万兽无疆幡的厉害。

        “这么好?能对付我吗?”齐琪玩味的问。

        “以大王现在的境界怕是进入此阵也凶多吉少。”白猿直言。

        “哥,我们抢过来吧。”齐琪舔了舔舌头,她有些兴趣了。

        齐麟正有这个打算,下月初是貔貅部落幡旗守护者的会武,夺魁者护送貔貅幡去朝歌,也顺便将这个身体原本灵魂的心愿了结。

        “那我们准备一下,过些时候就回貔貅部落吧。”齐麟嘿嘿一笑:“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回去看看那个叫商赐的少爷表情了。”

        貔貅部落。

        幡旗会武正在激烈的展开。

        部族百名成年男子展开激烈的厮杀争夺‘貔貅幡’守护者的权利,这一次和以往不同,除了能守护貔貅部族的貔貅幡外,还必须前往殷商都城‘朝歌’,对于常年困在七危山蛮荒的部落武者而言,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部族族长商乞和几位长老正襟危坐观望着比试场地,在商乞身后插着一杆大幡,旗上刻着古代的图纹,中间有一只貔貅图腾。

        “我看此次貔貅幡守护者非央君莫属,左右护法商赐,商猛可以担当。”一名长老望着场上战斗下了判断。

        “没错,央君不愧是我族百年一见的天才,从媿山历练回来居然打通了天罡脉,到了练气七重了。”

        “看来那个狼孩失踪没有打击到央君,反而让她能更潜心强大自己的武艺,不错,不错。”

        听着长老们的话商乞脸上忍不住挂着笑容。

        场中,一名褐色皮革衣服的少女正和一名威猛男子对峙,那少女体型曼妙,亭亭玉立,绸缎长发,星眸红唇,小麦色的肌肤,额头带着一顶额饰更显得清艳。

        她正是商乞的女儿,商央君。

        “央君妹妹真是厉害,居然已经修炼到练气七层了。”和她对峙的青年虎背熊腰,年龄约莫十八九岁,但是非常的老成,眼神沉稳。

        商猛,貔貅部落二长老商力的大儿子。

        商央君沉默,眼神像死水。

        商猛不敢大意,深吸口气,运转黑白浑元诀,这是貔貅部落传承下来的功法,能加深修为和法力,一共有七层境界。

        商猛微微吐气,洪荒真气化为两缕黑白之光绕过全身。

        “气如黑白,泾渭分开,商猛哥的黑白浑元诀已经到了第六层‘圆润’境界了?”商央君平静说着。

        “虽然我只有真气六重,但是黑白浑元诀已经圆润,央君,你要担心。”商猛一声大喝,一掌拍来。

        一道真气大手印朝着商央君重重拍下,此手印威力强大,宛若熊掌,就算是千斤巨石也要粉碎。

        此‘貔貅大劈掌’立刻让部族其他人为之惊讶。

        “厉害,不愧是商猛,这貔貅大劈掌修炼的这么刚猛。”

        “就算商央君有真气七重也不好对付。”

        貔貅大劈掌劈下来,商央君斜睨,柳眉一竖,掌心向上同样一招貔貅大劈掌打去,两道真气大掌印撞击在一块,发出巨大的震动,整个山林都在颤抖。

        “什么?商央君居然能和猛哥的劈掌抗衡?”

        几个长老都愣住了。

        商央君脚下一动,快速掠来,商猛运转六重地煞巅峰真气,双掌齐劈,无数的掌影漫天盖地的罩下。

        每一个掌影都将石头轰的稀巴烂。

        女孩长袖一挥,真气流转全身,化为一个伞状屏障,任由掌影打来,商央君脚尖一点,极为快速的穿过重重掌影。

        “黑白不分!”

        少女左右双指虚空一点,点去了商猛两肋穴位。

        这一点如蝴蝶穿花,优雅写意,两道真气穿在商猛胸口,青年身体一僵,剧痛无比,“啊!”他脚下一踩,强硬的立定身形,双臂如熊抱。

        貔貅抱桩!!

        这一抱仿佛有一头凶猛的貔貅兽将其揽入,几乎是两败俱伤的一招。

        商央君不动声色的手指再次一点,避开男人的一抱,接着掌心击在他的胸口,一道真气打出便把商猛重重击倒在地。

        女孩轻灵的步伐一璇,青丝伴舞,手指真气一收。

        “黑白浑元诀第七层‘如意’境界了?”商乞大喜。

        众人惊艳。

        “厉害,厉害,商乞族长真是有福,千金十七岁就能将黑白浑元诀修炼到最高境界了。”

        “不愧是我族天才!”

        长老们也佩服的说。

        “商猛哥没事吧?”商央君平静的问。

        商猛捂着胸口,“多谢央君妹妹手下留情,在下自愧不如。”

        “可惜比试不能动用法宝,不然猛哥的‘天乾盘’央君怕也不敌。”

        “呵呵,幡旗守护要靠自身的实力,法宝不能代表什么,再说央君妹妹也有‘水波镜’”

        商猛运转真气,部族医者急忙前来照看。

        商央君取胜便坐在父亲旁边的坐席,商乞欣慰的看着女儿:“你做得不错,本以为商玄死了,你会消沉,父亲是多虑了。”

        “女儿已经想明白了,生死有命一切都要看自己实力。”商央君摇头。“再说商玄他性格懦弱,或许早会有这么一天。”

        “懦弱对修炼是大忌!”商乞嗯了一声。

        接下来便是另外一场,胜者就会和商央君对决争夺貔貅幡守护者的权利,成为貔貅幡守护者就能拥有‘貔貅幡’来修炼,对于真气九重天的修士们来说是变强的机会。

        商赐在众人的注视下大摇大摆上了比试台。

        他摇着扇子,蔑视的瞧着部族弟子们:“哪位想来被我羞辱就尽快上吧,我还想和央君妹妹切磋呢。”

        商赐也有练气六层的实力,但是他修炼了祖传的‘离天诀’,神通如炮,招招不留余地,不死也要重伤,之前比试,好几个部族弟子现在都在昏迷。

        “我弃权。”

        原本应该上台的弟子知趣的弃权,他可不想未来几个月都在床上度过。

        “识时务者为俊杰!”商赐一声冷笑。

        看到他这么得意,部族弟子气愤又无可奈何,只能希望商央君能羞辱回来,不过以她的性格恐怕不会这么做。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凛冽的话语断来。

        “就让我来做你的对手吧!”

        听到这个熟悉声音,商央君眼皮忽然一挑。

        众人一看,就见一名麻衣少年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哗然。

        “不可能,你居然没死?”商赐大声叫道。

        麻衣少年讥讽的笑道:“做贼心虚的惊讶表情果然很精彩呀!”

        来人。

        齐麟也!
    热门搜索:性感舅妈性感舞者性感男体超性感美女桌面壁纸整蛊性感空姐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