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大唐腾飞之路 > 正文 1859 误伤
        楚姑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恐怕很难下一个准确的定义。

        在长辈眼中,她是知书达理的。

        在同辈当中,她是温柔贤淑的。

        在下人眼里,她是宽容大方的。

        或许,如果钦府没有出事,如果宁长真不死,如果宁立方等人争口气,可以撑起宁家的一片天。

        她可能会一直以这种形象,优雅的生活下去。

        但谁道世事难料!

        当巨大的钦府轰然倒塌。

        当强横一时的宁家四分五裂。

        当昔日盟友一拥而上,忙着瓜分她家中财富的时候。

        谁都想不到:以单薄的臂膀,扛起恢复钦府荣光这杆大旗,并立志要为宁家讨一个说法的,并不是宁立方几兄弟,而是面前这个身形柔柔弱弱的小女人!

        而且最为嘲讽的是,她甚至都不姓宁!身为一个别人眼中的外姓人,却成了宁家最后一个崛起的希望,这怎么看,都有些滑稽,也不知道宁长真如果泉下有知,会是一副什么样子的表情,想来,总归应该是很精彩的!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帮你稳定局面!”楚姑娘看到萧寒的表情,还以为他不信,不禁握紧了拳头,定定的看着萧寒说道:“我知道你最怕广州这边动乱起来,而我,在广州还有……”

        “先等等!”

        楚姑娘还想说什么,不料,萧寒听到这里,却是突然打断了她的话,朝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悄悄起身,提着桌上的茶壶就向背后的窗户走去。

        “萧侯,您……”身前,楚姑娘有些诧异,刚要开口询问,却见萧寒走到窗边,突然毫无征兆的将茶壶里的茶水向着面前那扇窗户猛然泼去。

        “嗷~”

        下一秒,随着那壶热茶一股脑的全泼到了窗户纸上,几道惨叫声立刻就在窗户外头响了起来!

        而听到叫声,萧寒也不犹豫,直接丢下茶壶,冲上前用力一推窗户,紧跟着又是“砰砰…”的几声闷响!那窗户像是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一样,又猛的反弹了回来,差点没把已经探出脑袋的萧寒再给砸回去。

        “谁?老…老刘?”

        捂着被窗框撞得都开始泛金星的脑袋,萧寒勉强从半开的窗户向外看去,不过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立刻惊的下巴都差点没掉下来!

        无他,只因为刘弘基那颗脑袋实在是太过醒目,哪怕在黑暗中,也是如此的灿灿生辉!

        “任青?小东,愣子!”

        嘴角猛的抽搐几下,萧寒再向刘弘基的旁边看去,果不其然,身边的这几个人是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全在这里!

        “怎么会是你们!”无奈的叹息一声,萧寒刚刚在屋里听到窗外的虫子突然停止鸣叫,隐约就猜到了外面有人偷听。

        所以,借回头的功夫瞟了一眼那窗户,果然发现窗户纸上多了几个小洞,于是才想出这个法子惩治一下偷听之人。

        但他真没想过,外面偷听的,竟然是刘弘基几人!早知道是他们几个,自己怎么也得把茶水烧热点再泼啊!

        “萧寒!”窗外,一只眼睛肿的老大,脑袋上还多出一个包的刘弘基正咬牙切齿的看向萧寒,那凶恶的眼神,就像要将其生吞活剥了一样!

        “你丫的是故意的是吧!”

        “我不……”萧寒被刘弘基的眼神吓了一哆嗦,刚要矢口否认,却突然间却想到,这件事,好像是自己占理啊!

        “嘿!我故意的?我还没问!你们这是在干嘛!”反应过这一点来,刚刚还心虚的萧寒立刻挺直腰板,理直气壮的指着刘弘基几人反问!

        “我……”

        这下子,终于是轮到刘弘基哑口无言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才想起刚刚小东的托词:“那个,哈哈,是天太热,我们睡不着,出来溜达溜达!”

        “天太热,溜达溜达,然后就溜达到我窗户外面了?”

        萧寒斜眼瞅着刘弘基,那眼神里分明写着“我要是信你,我就是大傻子”几个字。

        “萧侯,这是……”

        就在几个人隔着一道窗户大眼瞪小眼之际,屋里的楚姑娘此时也走了过来,看到外面这几个颇为熟悉的面孔,她也是吃了一惊。不过,紧跟着她又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再看萧寒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戒备。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们!哎……”

        萧寒很快就看出楚姑娘眼神的变化,心中当即咯噔一下,知道她这时一定误会了自己。

        但自己冤枉啊,眼前这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绝对是单纯的只为听墙角而来,无关于其他。

        “罢了,你们先都进来吧……”实在是不知道这事情该怎么解释,萧寒也只能让这几个狼狈的家伙也进到屋子,省的再让楚姑娘联想到更大的误会。

        很快,所有人就都进到屋子里坐下,原本空旷的小厅立刻就显得拥挤起来。

        萧寒没法子,只能后退半步,这才让狗熊一样的刘弘基坐了进来。

        “先声明,他们几个不是我叫来的!”好不容易坐稳身形,萧寒看看仍旧目露戒备的楚姑娘,摊了摊双手,很光棍的解释道:“如果是我叫来的,我也不会这么蠢,自己跑去揭发他们!”

        “那他们…”听到萧寒的解释,楚姑娘的脸色有所缓和,不过依旧皱眉望着刘弘基几人。

        “我想他们是误会你我之间……”萧寒嘿嘿一笑,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哦~”楚姑娘这时也听明白了萧寒的话,俏脸紧跟着微微红了一下,然后低下脑袋,不再说话。

        “都怪你们!”萧寒见状,在桌子底下暗暗踢了小东一脚,可怜小东平白无故就挨了一脚,却是连叫都不敢叫出声来。

        踹过了小东,萧寒又向着低头不语的楚姑娘拱拱手:“姑娘莫怪,他们几个虽然傻了一点,笨了一点,呆了一点,但好歹也是我的兄弟!所谓三个诸葛亮,顶个……咳咳!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咱们的事情,有他们做个建议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