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蝶与谍 > 正文 第184章 又得消息
        1939年6月25日,离上次新四军事件过去了一星期。

        小林打电话,邀周林去喝茶,花间也在。

        现在就花间忙碌些,小林和周林闲得可以腌腊肉了。

        三个人坐着喝茶,突然谈到了上次袭击新四军的事情上。

        “河下还想通过这件事功升少将,现在看来是春梦无痕。”周林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他还有机会?”花间没有夹带个人情绪。

        “特别队的人死了五十个,人数少了一半,他还想斩首?斩脚都不够。”小林没好气地说。

        “他们又要开始行动了。”花间说了一句便不说了。

        急得小林的心象猫抓的样子,但是为了怕花间怀疑,他和周林便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缠。

        很快喝完了茶,告别的时候,小林让周林等他的通知。

        小林出了茶社,来到了一个日本餐厅。

        他的暗线就在这里等他,暗线是一个少佐。

        “听说赤本信次郎又要行动了?”小林问。

        “中佐你知道了?刚刚批准下来的。我也是在门外听到了赤本信次郎和河下在商量着如何去完善这个计划。”少佐说道。

        “具体内容是什么?”小林问道。

        “新四军马上要开参谋工作会议,所以特别队化装成保卫人员去会场。这是明招,目的在于吸引新四军保卫人员的注意。而还有一个暗招,就是潜入十个人进会场,安放定时炸弹,引爆高爆炸药,将整个会场炸成平地。这十个人不出来,他们守在炸弹旁,防止新四军抢夺炸弹。”

        “这一招厉害!成功的话,是一桩大功劳!”小林佩服道。

        “他们已经算好了每一步。进去的十个人由卧底带去。”

        小林惊讶道:“卧底有这大的能耐?能带人入会场?”

        “据说卧底是宣传干事,负责会场的布置与会场的维护。带人进会场,对于他来说是一点都不难。”

        “这次会去多少人?”小林问最后一个问题。

        “特别队的人全部出动,连赤本信次郎也去了。我出来的时候,赤本信次郎带着人坐车去机场,他们空投过去。”

        小林在回去的路上,一个劲儿地自言自语道:“炸死他!”

        快到宿舍时,小林想了想,便调头向外走去。

        十几分钟后,他又与周林摆开了战局。

        小林将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周林,周林好象没听见似的拿出两个酒杯,然后去酒柜拿酒。

        小林这时也来到了酒柜边,看着里面的红酒问:“我记得你有一瓶拉菲,怎么没见你喝?”

        周林翻了他一眼:“放到这里?半天就没有了。想喝拉菲?”

        小林吞了吞口水:“屁话!谁不想喝好酒?快去拿来!”

        周林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被小林推出了办公室。

        周林开着车回到了家,一到家马上将情况告诉了香君。

        “我准备今天同小林喝高了,制造没有发情报的现象。你马上将情报送出,顺便带几个菜回来。记得多带几个人保护,我怕他们想下手。”周林交待完后,便提着好酒出了门。

        而香君则开着周林的车子出了码头,她的车后有两辆车跟着。

        经过戏院的时候,香君的车子被几个小女孩拦住了。

        “什么事啊?”香君问那几个小女孩。

        “大师姐!玉兰姐又在发疯打人!”几个小女孩告状道。

        “玉兰是不是又喝酒了!”香君问几个小女孩。

        几个小女孩一齐点头,一副怕怕的样子。

        香君笑了笑,让后面两辆车的人等一下,她进去看看就出来。

        后面两个车子的人笑了,玉兰喝酒发酒疯不是一次了。

        香君进去后,来到了玉兰的房中,马上在玉兰的耳边将情报轻声的说了出来。

        等到玉兰确认记住了后,香君才骂了起来:“二十多的人了,还是个疯疯癫癫的样子,将来怎么嫁人?”

        “我不嫁人!”玉兰回了句,然后不理香君了。

        香君劝了两句后说:“我还有事!不同你扯了。”

        说着,香君便出了门,上车开车向宴宾楼驶去。

        香君走后,玉兰问几个小女孩:“你们的大师姐走啦?”

        一个小女孩跑到外面看了看:“大师姐走了。”

        玉兰整了整衣服:“我现在出去一趟,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

        几个小女孩将玉兰送上外面已叫好的黄包车,看着玉兰坐车离开,这才回到了院内练功起来。

        玉兰来到了书店,书店有人,有两个人在买书。

        玉兰随手翻了翻一本书,也装着看书。

        一会儿,那两个买书的人离开了,玉兰随着李自强来到了后院。

        玉兰将情况口述,李强拿笔抄写,一会儿的时间便写好了。

        李强将纸张给玉兰看,玉兰确认无误。

        “你听到的是,行动时间是今晚六点?”李自强问道。

        然后玉兰便离开了书店,坐一辆黄包车到小吃街买了些小吃。

        这些都是答应那些小女孩子的零食,凭这一手,玉兰便将戏院的人哄得好好的。要花钱?没事!香君每个月都要给她几个大洋。

        周林坐在办公室的门边看着香君进来,后面跟着三个行动队的人,他们的手上都提着菜盒子。

        香君帮忙将菜摆好,然后便出门了,她要回家去下碗面条,看样子周林又不用吃香君做的饭菜了。

        周林请小林坐下,两个人开着一瓶红酒,吃喝起来。

        吃了一半,有电话打进来,周林接了电话。

        “你说是女儿红好喝,还是杜康好喝!”电话那头有人问。

        周林向小林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正在吃着花生米,咬得很大声音的小林马上捂住了嘴。

        “你的儿子才喝女儿红,我不喝杜康,我喝二锅头。”周林想了想,对着话筒说道。

        “听说你有急事找我?”话筒那边的声音说

        “有一个赚钱的生意,一个星期前准备同你做,结果没联系上你,正好今天还可以继续做。”周林指了指门外。

        小林立即跑到了门外,四处看了看,向周林做了个没人的手势。

        周林与话筒那边的人谈好后,马上拉着小林就走。

        两个开车来到了上次周林遇袭的小木屋。

        小林让周林进去,他则持枪守在汽车边,给周林警戒。

        周林进去了五分钟后就出来了,出来后丢给了小林一张五千大洋的本票。

        “一人两千五!”周林对朝口袋装本票的小林说。请百度一下“扔书网” 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