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冥主 > 正文 第30章 杀生剑经
        柳生刀斋很快就走了,他要走,除非钱塘君亲至,否则没人能留得住。

        季寥没注意这些,他还在思忖心中的疑惑。

        饕餮看出季寥的疑惑,说道:“圣皇子仍在为适才那个柳生刀斋对你出手那一下而困惑?”

        季寥点了点头,回道:“饕餮兄知道他最后那一招的玄妙么?”

        饕餮道:“我修行的路子跟他不一样,怎么会清楚,但我以为圣皇子没必要在乎,一棵树有一棵树的样子,一座山有一座山的样子,一条河有一条河的样子,圣皇子做好自己就好了。”

        季寥心里隐约有触动,他道:“饕餮兄意思是见性,也就是破去虚妄,回归真我?但我自忖已经懂得这些了。”

        大凡智慧生灵,都会有类似的思考,那就是我是谁,我从何来,将往何去,人生的意义又是什么,经过几世轮回,季寥算是比其他人看得要清楚明白一点。

        饕餮道:“难道圣皇子以为真正的自己便是某个特定的样子么?”

        季寥摇头道:“我知道真正的自己应该是复杂多变的。”

        饕餮笑道:“一棵树从幼小到成熟变化是惊人,一座山四时的样子是不同的,一条河随着时令会有深有浅,这些看似复杂多变,但我们绝不会把一棵树认作一条河,一条河看做一座山,圣皇子可明白?”

        季寥道:“是的,这是因为它们类别不同。”

        饕餮悠然道:“但河里有泥沙,有水草;山上有溪流,有树木;树木上有微尘和水滴。”

        饕餮的话虽然未说明白,可季寥却理解了。如果他往细微看,河里的泥沙堆积可以看做山,水草可以看成树;反之推论其余两种事物,亦有类似的答案。

        明明不同的两种事物,如果在细微处,却又有其他事物的特性。

        这就是“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但到最后仍旧是“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季寥因此明白了饕餮终于要表达的东西,如果他将自身观察得更细微,便可以见到更多精妙之处,自然也能从细微处理解柳生刀斋和钱塘君那一式的妙处,因为他本身便具备钱塘君和柳生刀斋身上的特性,因为万物是相通的。但这还不够,一条河如果全是水草,那这条河便死了,山里也不能全是水,树也不能被泥土淹没。

        旁人的东西再妙,亦要点到为止,保留自己的样子。

        否则便要走错路子,最后害了自己。

        季寥道:“多谢饕餮兄提点。”

        饕餮道:“我即使什么都不说,圣皇子自己也会明白的,因为有的人是一株草,有的人是一株树,有的是溪流,有的是宽广的大河,但圣皇子里最终却会是无垠大海,一株树好改变,大河亦容易改道,可是汪洋大海,却是很难有大的变化。”

        季寥不是第一次被人称赞,可饕餮对他的评价也太高了,难道他如今肉身的潜力真有那么可怕。

        他没有沾沾自喜,因为上天从来是公平的,有所得必有所失。

        但即使有失去,那也是将来的事。

        季寥并不会为此忧心,他仍是感谢饕餮,无论如何,坚持做自己,总是对的。他学会了钱塘君那精妙无双的一式,甚至可以凭此伤到柳生刀斋那样的对手,但开发自身潜力,仍是对他最好的选择。

        他不是第二个钱塘君,第二个柳生刀斋,只是独一无二的季寥。

        季寥于是提出另外一个问题,他道:“饕餮兄能胜过柳生刀斋么?”

        饕餮悠然道:“他可以在我手上走脱。”

        季寥顿时明白,饕餮是比柳生刀斋要强的,但也仅此而已。要是换做钱塘君,柳生刀斋现在恐怕没办法从钱塘君手上活下来,有钱塘君传授季寥的那一式可以证明。

        可是将来的话,柳生刀斋未必不能成为钱塘君那样的强者。

        柳生刀斋是幸运的,如果钱塘君没有将自己囚禁,恐怕不会任由柳生刀斋或者离开。

        因为无敌的强者是寂寞的,但这种寂寞,本就是他们亲手造成。

        扼杀对手,扼杀天才,扼杀奇迹,通往世界之巅的路,一直都是血淋淋的。

        季寥从某种意义上有些佩服柳生刀斋,这家伙一定能明白这一点,他敢来,着实需要勇气,也确实置生死于度外。

        相比之下,季寥很难做这种事。因为如果变强会有就此泯灭的危险,季寥很难去选择变强,他过去一直以来都是敢于挑战强者的,但冥冥中他也有感觉,自己仍能死而复生,而且多次的重生,切实证明了这一点。

        他的无所畏惧,建立在有所恃上,那不是真正的大勇。

        无生走过来,季寥和他四目相对。

        季寥心里暗道:这小子跟柳生刀斋亦是一路人啊。

        无生一样具备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敢于在生死界限中,追逐真正的道。

        无生道:“我又想起一门剑诀了。”

        季寥问道:“是你刚才施展的天河剑气?”

        无生摇头道:“不,它叫做杀生剑经。”随即他认真地对季寥道:“练成这门剑经需要很多很厉害的对手,所以以后遇到强大的敌人,请交给我。”

        季寥不由莞尔,说道:“虽然你的要求很奇怪,但我答应你。”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我希望在我遇到危险时,你能救我,像今天这样。”无生郑重说道。

        季寥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怕死。”

        无生罕见的露出迟疑之色,欲言又止。

        季寥接着问道:“你想说什么?”

        无生道:“我不怕死。”

        季寥笑了笑,说道:“我会救你的。”他没有继续追问,一个不怕死的人请求旁人在他危难时救他,一定是有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无生也有他自己的秘密啊。

        如果他愿意,他会说。

        这一会的功夫,洞庭湖波里浮现出一只硕大的神龟,将银龙驮着,同时游向季寥他们。

        “尊敬的客人,龙王陛下派我请你们到龙宫去,请上来吧。”神龟开口道。

        饕餮第一个上去,拍了拍神龟的脑袋,说道:“你个老家伙,见到我都不问候了?”

        神龟迟疑一下,随后恍然道:“饕餮公子也在这啊,我记性不太好,还请见谅。”

        既然神龟跟饕餮都是旧识,季寥他们更无迟疑,上了神龟的背。

        旁边银龙虽然奄奄一息,还是对无生开口道:“小兄弟,你为小龙仗义出手,小龙必有厚报。”

        无生本不是为了银龙才和柳生刀斋动手,但他此时没解释,说道:“那你能不能将龙神印借我朋友用一下?”

        青火顿时觉得无生可爱极了。

        
    热门搜索:性感电脑壁纸最性感的美女图丁柳元性感动漫性感美图性感美女视频海贼王娜美性感陈好性感两性霉素陈紫函性感图片性感小游戏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